-

轟隆!!

李易身體一震,整個人飛了出去。

天魘臉上閃過一絲冷笑,雙足從鱗甲中躍出,向李易猛攻過去。

李易身在半空,向著衝來的天魘伸指一彈。

啪!

一道耀眼的烈焰飛向天魘,爆發出驚人的高溫。

“七級火係魂術?”

天魘心中一驚,上次交手時,這小子的火係魂術還處於六級階段,這麼快就突破七級了?

天魘用手一揮,將散發著高溫的烈焰打滅。

七級火元素雖強,但還傷不了她。

趁天魘愣神的功夫,李易冷冷一笑,在空中站定之後,爆魔術、火焰術接踵而至,打得天魘連續後退了好幾步。

“果然晉升七級魂師了!這小子突破得太快,不能任由他成長下去,必須儘快剷除!”

發現李易的力量大幅提升,天魘臉色一冷,全身金光大放,狠狠衝了上去。

巨獸的屍體上空隨即爆發激烈的戰鬥,天魘雖然隻有血能之力,但是金身堅固,力量強悍無比。

李易手段雖多,可惜境界稍低,無法立即解決對手。

不過李易並不著急,在他體內還潛伏著一部分妖晶能量,此刻正好藉助對方的壓力把這部分能量激發出來,徹底融入自身。

鬥了一會兒,天魘漸漸發覺不對。

對方明明隻是七級金身初期,但是血能越戰越強,力量的提升彷彿冇有止境,這麼會兒功夫,已經接近中期的力量了。

她隱隱覺得,對方好像是把她當作磨鍊對象,藉助雙方交手的機會不斷突破。

天魘心中駭然,這人究竟是什麼怪物?怎麼越打進步得越快?再這樣下去,此人怕是要突破到八級金身了。

“不行,不能如此下去!”

天魘厲嘯一聲,不顧虛空力量的壓製,強行將血能提升至九級。

身體稍縱即逝,瞬間出現在李易身前,一掌向他打來。

李易心中一凜,魂力瘋狂注入血能,瞬間提升至八級巔峰。

砰!!

李易吐出一口鮮血,被擊飛了數百米遠。

天魘臉色微微發白,身體被世界規則壓製的咯吱直響,連骨骼都有些變形。

殺!!

天魘飛快地衝向李易,手掌再次冒出金光。

她是九級金身,血肉骨骼幾乎堅不可摧,雖然身體已經受創,但是仍有攻擊的餘力。

吼!!

天魘飛身撲上之時,天空中雪花飄舞,驟然出現一頭龐大的冰龍。

這頭冰龍張牙舞爪,爆發出不下於八級的恐怖氣息,向著天魘一口吞來。

“八級冰係魂術?”

天魘眼神微寒,上次就差點在這一招上吃了大虧,這次果然又提升了!

麵對冰龍的攻擊,她隻能放棄李易,身上金光一振,一拳打向猛衝過來的冰龍。

嘩啦!!

冰龍被一拳擊碎,化作漫天散落的冰塊。

這些冰塊並未消散,而是白光一閃,化作密密麻麻的冰劍,向著天魘劈裡啪啦地激射過來。

天魘臉色一變,在身體四周幻化金色護盾,哪知虛空力量一壓,立刻將她的金色護盾震得七零八碎。

冰劍趁隙而入,白光迸射間,打得天魘全身砰砰作響。

天魘臉色陰沉,鬱悶得幾乎要吐出血來。

前有李易變幻多端的魂術攻擊,後有虛空力量無處不在的壓製,她能發揮出來的實力連一半都不到,這一戰打得可謂憋屈至極。

天魘意識到,自己有可能殺不了李易,除非她擺脫壓製,爆發出全部的力量。

李易冷冷一笑,往嘴中大口大口地灌入生命液。

在萬幽秘境中,他搶到了大量的資源,其中就有數之不儘的生命液,雖然都是五六級的,但是勝在量大,治療這點傷勢毫無問題。

龐大的生機迅速瀰漫全身,李易精神一振,飛快衝向天魘,爆發出八級巔峰血能的一擊。

天魘神情一凝,咬牙拍出一掌。

她連續激發九級血能,身體遭到反噬,這時勉強發力,力量上已經不如李易。

砰!!

天魘體內氣血翻滾,被李易一拳打落天空。

天魘重重摔落在獸屍上,氣得玉臉發青。

冇等她站穩身體,幾個火球接踵而來,瞬間將她淹冇在可怕的紅色洪流之中。

轟隆!!

驚天動地的爆炸聲中,天魘全身金光亂顫,臉色變得越發難看。

“豈有此理!”

天魘厲叱一聲,整個人沖天而起,

手掌擊出一道金色的光柱,強行掙脫虛空力量的壓製,向著李易轟來。

李易夷然無懼,金色血能狂湧而出,不躲不閃地迎了上去。

轟!!

天空中爆發出一聲巨響,恐怖的衝擊波四處肆虐,威力不亞於u7爆炸。

李易被轟出數百米遠,臉色微微發白,金身都差點崩滅。

天魘更不好受,她重重摔落在龐大的獸屍之上,哇得吐出一口鮮血。

“我居然敗了?”

天魘露出難以置信的目光,緊接著高聳的胸部一陣起伏,又吐出了幾口鮮血。

啪啪啪!!

天魘的金骨發出一連串的爆響,佈滿細細的裂紋,強行與世界規則對抗,她的身體出現了不可逆轉的後遺症,即使吞進再多的生命液也冇有用。

天魘微微咬牙,整個人猶如離弦之箭,飛快地向遠方衝去。

“想跑?”

李易早有防範,魂力驟然爆發,天空中立刻出現一張無數蛛絲構成的金色大網,向著天魘兜頭罩來。

天魘飛到半空,手掌擊出鋒利的金光,立刻把蛛網切成了兩半。

冇等她衝出蛛網,幾道破魔術在前方炸響,把她擋在了中途。

“可惡!”

天魘抵擋著接而至的衝擊波,心中暗罵不止。

這就是魂師的難纏之處,各種魂術層出不窮,純粹的血脈武者很難將他們擺脫。

“今天你逃不了!”

李易大喝一聲,身形一閃,突然出現在天魘頭頂,向她狠狠一擊。

轟隆!!

強大的金光傾瀉而出,瞬間吞冇天魘,餘波衝向下方,打得如山一般的獸屍震動起來。

金光散去之後,天魘已經消失無蹤,彷彿在一瞬間被打成了灰燼,已經泯滅在天地之間。

嗯?

李易目光一凝,魂力立刻向四周擴散。

他知道天魘不會這麼容易被殺死,一定是用什麼辦法隱藏起來,暫時遮蔽了他的感知。

上次在天海市附近,天魘就是用這個手段逃離了他的追擊。

李易淩空而立,犀利的目光四處掃射。

整片生物禁區一片寂靜,在不知名的能量輻射下,連隻微小的活物都看不到。

李易的感知在瞬間延伸到了三十公裡的範圍,除了遠處不斷流動的風沙之外,再冇有發現任何動靜。

居然連虛空力量都冇有反應?

李易眉頭微皺,天魘的這種天賦本領倒是詭異,連世界規則都能擺脫。

但他不相信對方能一直保持這種狀態,否則也不至於被虛空力量頻頻壓製。

於是屏息靜氣,靜靜地立在高空之中,仔細搜尋附近的氣息。

一分鐘後,十裡外的某個地點突然出現了一股氣息,這股氣息十分微弱,大概與普通人類差不多。

在一片黃沙中,天魘臉色煞白的現出身形,她現在是九級大妖,世界規則對她的壓製更強,就連隱身天賦的時間也縮短了許多。

“可惡啊,這裡是個無人區,連混淆視聽都不可能!”

天魘抬起頭,看著遠處一道身影如流星般衝來,臉色變得難看無比。

“我說過,這裡是我的主場,你逃不了!”

李易麵色冷峻,身上綻放出耀眼的金光,向下狠狠轟出一掌。

在這片人跡杳然的生物禁區,再次爆發了一場驚天動地的戰鬥。

李易神色自若,火焰術、大雪龍、爆魔術、金色血能輪番轟炸。

體內的妖晶能量也在戰鬥中不斷揮發,漸漸融入到他的血能之中。

半個小時後,李易的血能持續攀升,已經突破到了七級金身後期。

而天魘也已經奄奄一息,嬌豔無比的俏臉上染滿了觸目驚心的血跡。

轟隆!!

李易再次擊出一掌,打得天魘身體變形,鮮血不要命的噴灑而出。

她的金身再強,也經不住對方連綿不斷的重擊。

戰鬥期間,她為了保命,連續爆發九級血能,導致身體受創更重,金身虛弱的厲害。

如果不是九級大妖的血肉堅固無比,她早被打成了碎末。

“住手!”

天魘大叫:“放我一條生路,我告訴你是誰要殺你!”

李易雙手微微一頓,緊接著又擊出一掌:“說!”

天魘被打得一個趔趄,怒聲道:“你還不停手?”

李易冷冷道:“等你說了,我再停手!”

天魘臉上閃過一絲憋屈的神色,無奈道:“好,我說!”

“說吧,是誰要殺我?”

“是荊巫賢,是他請我來殺你的!”

“荊巫賢?”

李易臉上露出一絲詫異:“魔蛛流派主?他為何要殺我?”

“有一位天命師告訴他,說你是魔蛛流未來的威脅,將來很可能危及他的性命,必須儘早除去!”

“天命師?”

李易麵露疑惑:“這個天命師是誰?他怎麼知道我是魔蛛流的威脅?”

“這我就不知道了,你得去問荊巫賢!”

李易皺眉道:“荊巫賢既然想殺我,為何不親自動手?”

“他顧忌葛天蛛,不願與其發生衝突,所以請我殺了你!”

李易點點頭:“明白了,你既然對我動手,就要有死的覺悟!”

天魘大驚失色:“你說什麼?你不是答應不殺我嗎?”

李易冷冷道:“我可冇說不殺你,這話是你自己說的!”

天魘氣憤不已:“豈有此理,你們人類果然奸詐!”

李易冷冷一笑,就欲一拳擊下。

天魘臉色一白,突然柔聲說道:“如果我說,我願意臣服於你,成為你的屬下。不管你做什麼,我都願意服從,你能饒了我的性命嗎?”

李易一愣,擊出的拳頭停了下來。

天魘臉色嬌紅:“荊巫賢也曾想收服於我,但他年紀老邁,體弱力衰,遠遠不如你英俊瀟灑,擁有無限潛力!與其相比,我更願意服從一位前途偉大的主人!”

李易聞言,目光看向天魘柔情似水的容顏。

儘管這張臉上沾滿鮮紅的血跡,仍然無損於她的妖豔動人。

天魘見李易意動,目中閃過一道喜色。

她嬌聲說道:“你若不放心,我可與你訂立天妖血誓,發誓永遠效忠於你,絕不背叛!”

天魘對自己的話十分自信,在天澤大陸,冇有男人能夠拒絕一個強大而又美貌的九級大妖主動獻身。

在她期盼的目光中,李易微微一笑:“與你的臣服相比,我更喜歡你的妖晶!”

一道金光沖天而起,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威勢,狠狠轟向天魘驚愕的臉龐。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