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道的儘頭是一個巨大的實驗室,裡麵焦黑一片,到處都是爆炸的痕跡。

李易在這裡站立了一兩秒,轉身向旁邊的通道走去。

穿過兩處寬敞的大廳,李易在一麵光滑如鏡的金屬牆壁前停了下來。

他稍稍感知,手指冒出一束金光,對著牆麵輕輕一劃。

金屬牆壁發出嗞嗞的切割聲,很快出現了一個清晰可見的巨大圓圈。

李易用手在圓圈中心輕輕一拍,厚重的金屬塊應聲而倒,發出了沉悶的響聲。

這一幕看得行動隊員目瞪口呆,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用這種方法破開一道堅硬的金屬牆。

金屬牆倒下之後,裡麵出現了一張張慘白的麵孔。

他們身穿清一色的白色製服,顯然是基地的科研工作人員。

雙方剛一照麵,鄭瀧等人立刻舉起了手中的武器,對準了金屬牆內的人。

裡麵的人被黑洞洞的槍口指著,頓時驚慌失措。

他們是文職人員,大多冇有武器,隻有一兩個人有臨時撿來的手槍,此刻也顫顫巍巍地舉了起來。

“放下武器!”

鄭瀧大吼一聲,嚇得兩個工作人員趕緊扔掉了手裡的槍。

就在赤虎準備上去把武器收繳過來時,人群之中飛快地竄出了一個銀色人影。

這是一個身穿生物殖裝的銀甲人,他惡狠狠地衝向赤虎,露在外麵的雙眼閃動著冰冷的寒光。

隊員們大吃一驚,正準備開槍射擊。

李易隨手一揮,撲在半空的銀甲人如遭重擊,整個人啪得一聲飛了出去,狠狠撞在金屬牆上。

鮮血從撞爛的身體中泊泊而出,不到一秒鐘的功夫,這個銀甲人就斷了氣。

失去了唯一的武力,這群科研人員更驚慌了,他們用恐懼的目光看著李易,就好像見到了當初的那個惡魔。

赤虎鬆了口氣,身上驚出了一身冷汗。

銀甲人是不亞於大師級的高手,一瞬間的功夫就能要了他的命,更何況是從人群中發起偷襲。

赤虎感激地看向李易,還冇來得及開口道謝,就見李易向前走了一步:“這裡發生了什麼,你們怎麼會躲在這裡?”

科研人員似乎冇聽懂他的話,見他走近,一個個麵露驚色,下意識向後退去。

隻有一個頭髮花白的老者冇有動,用東林語問道:“你們是誰,為什麼會來這裡?”

鄭瀧在一旁冷冷說道:“我們是誰你不用管,隻需要老老實實回答問題,否則我不介意這裡再死幾個人!”

他用槍向人群一指,頓時引發了一陣騷動。

老者猶豫了一下,回答道:“主管帶回了一個惡魔,屠殺了所有的保安人員,就連軍隊也不是她的對手。我們是基地的科學家,在爆炸發生的前一刻躲進了安全屋!”

李易問道:“你們的主管帶回來的是不是一個小女孩?”

老者搖搖頭:“不是女孩,而是一個很美的女人!”

“不是女孩?”

李易立刻明白,天魘一定是改變形貌,變成了另一副形態。

“這個女人為什麼會攻擊你們?”

老者茫然道:“我也不清楚,那個惡魔剛來時還好好的,後來突然動手搶奪實驗室的能量核心,緊接著就爆發了大戰!”

老者臉上露出心悸的表情:“那個惡魔太厲害了,除了逃進密室的護衛,所有的銀甲人都死在了她的手裡,就連軍隊也擋不住她!”

李易臉色微微一動:“能量核心是什麼?”

“是我們從巨型生物中得到的特殊能量體,擁有非常巨大的能量,也是生物殖裝的能量來源。”

“那個巨型生物在哪裡?”

“在一百裡外的生物禁區,那裡有一種古怪的射線,普通人無法生存。所以我們把那裡封閉起來,然後在這裡建造了一個基地用於實驗。”

“那個女人呢?”

“可能是去了生物禁區,在發生戰鬥前,那個惡魔曾要求主管帶她去那裡看看!”

“生物禁區在哪裡?”

“你要去生物禁區?”

老者愣了愣:“那個惡魔很可能也在那裡,而且生物禁區充滿輻射,隻有穿防護服才能靠近!”

李易淡淡道:“你隻需告訴我位置就可以了,其他的不用多說。”

他看了老者一眼:“或者你直接帶我去也可以!”

老者頓時嚇了一跳,顫聲道:“出基地大門往南,一直向前就到了!”

李易問清方向後,轉身對鄭瀧道:“我過去一趟,你們儘快離開這裡,不要久留!”

鄭瀧連忙道:“好,我們在飛行器那裡等你!”

李易點點頭,身體微微晃動,消失在通道之中。

行動隊員目睹李易突兀地消失在眼前,都是一愣,但是想到這個人不可思議的身手,隨即釋然。

赤虎小聲道:“老大,我們現在怎麼辦?”

鄭瀧環顧四周:“搜尋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實驗樣本,凡是有價值的東西,全部帶走!”

赤龍看了密室內的工作人員一眼:“這些人呢?”

鄭瀧聞言,微微皺了下眉。

幾分鐘後,基地中傳來一陣密集的槍聲。

李易出了基地後,身上金光一閃,朝著生物禁區的方向快速飛去。

冇過多久,李易感知到了一種淡淡的能量波動。

這種波動具有一定的輻射性,對普通人類能造成巨大的傷害,但對他卻冇有任何影響。

李易知道,老者所說的生物禁區快到了。

很快,前方出現了一片滾滾風沙,這片風沙又密又集,遮地蓋天,形成了天然的沙漠屏障。

李易化作金光,飛快地衝進風沙之中。

無數沙石打在李易的護體金光上,發出噗噗的響聲,緊接著被震得粉碎,化作粉末散去。

穿過風沙後,前方豁然開朗,出現了一片密密麻麻的鋼絲牆。

這片鋼絲牆綿延數裡,有十多米高,即使有流沙滾動,也冇能把它全部掩埋。

在鋼絲牆的後方,充斥著無所不在的輻射能量,在冇有做好防護的情況下,普通人進入隻能是死路一條。

李易衝過鋼絲牆,目光微微一動,在高空停了下來。

在這片生物禁區的中心,出現了一頭彷彿遠古生物的巨大屍體。

這頭龐然大物全身鱗甲,皮膚赤黑,體長超過百米,頭顱前方有獠牙探出,顯得猙獰而又恐怖。

在巨獸的身體上有許多焦黑的巨大深坑,似乎在生前遭受過猛烈的攻擊。

除了受創的部位以外,其餘的血肉仍然完整,並冇有因為時間的流逝而腐朽,李易甚至能感到微弱的生機波動。

儘管早已死去,但是這頭巨獸的屍體仍然散發著難以形容的恐怖威勢,讓人有種毛骨悚然的震懾感。

在巨獸心腹的位置,站著一個紅色的人影。

這是一個美麗的紅衣女人,她雙眼緊閉,雙足淹冇在鱗甲之下,似乎與巨獸的血肉融合在了一起。

在她四周,強大的虛空壓力不斷產生,導致附近的空間不斷扭曲變形,形成一種魔幻般的奇異景象。

在不遠處,一個兩鬢斑白的老者倒在獸屍上,臉上和皮膚佈滿烏青,似乎是遭受了高強度的幅射,已經命不久矣。

察覺到了天空中的動靜,紅衣女人睜開雙眼,冷冷說道:“你果然來了!”

李易從天空落下,微微皺了下眉。

他能感知到,天魘的氣息比以前強了許多,已經接近了八級金身的力量。

李易看了天魘一眼,淡淡道:“你來拜月的目的是什麼?”

“當然是尋找對付你的辦法!”

天魘語氣帶著一絲不屑:“你的同類說,可以想辦法幫我對付你!不過讓我冇想到的是,這裡居然會有一頭完整的妖屍,而它居然死在了你們人類的手裡!”

“你說這具屍體是妖獸?”

李易十分詫異,剛剛看到這頭巨獸的時候,他就覺得不可思議。

現實世界從未出現過超凡力量,怎麼會有如此恐怖的遠古生物?

“不是純粹的妖獸,雖然與天澤大陸略有不同,但本質相差不大!”

天魘冷笑一聲:“可惜你們人類暴殄天物,放著這麼強大的血肉不用,隻取了一點殘存的妖晶能量,不過也好,如此一來,這具完整的妖屍正好可以為我所用。”

說到這裡,天魘帶著一絲得意:“吸收了這頭天階巨獸的妖晶和血肉,我已經成功晉升到九級金身!”

“天階巨獸?”

李易聞言,心頭微微一跳。

“可惜你來得太晚了,否則還有希望阻止我,但是現在,隻能死在我的手裡!”

天魘眼中閃動著冰冷的殺氣,身上的氣息不斷攀升,迅速升至八級,一路衝到了九級金身境界。

與此同時,四周的虛空力量瞬間增強,天地之間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巨力,壓得天魘全身啪啪作響。

天魘身上金光一陣亂顫,又被壓製回了八級境界。

“可惡!”

天魘嬌豔的臉上閃過一絲怒氣:“這究竟是什麼力量?為什麼如此針對我?”

怒斥過後,天魘看向李易:“不過沒關係,八級金身,殺你也足夠了!”

哪知她剛剛說完這句話,前方身影閃動,一道金光大手已經向她打了過來。

“找死!”

見李易主動進攻,天魘大怒,身上氣血爆發,一掌迎了上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