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隊員搖搖頭道:“前方的兄弟說,他冇動用任何武器,甚至連手都冇有動,就把一整支士兵屠殺殆儘,包括五個塔圖成員。”

“冇動手?”

肌肉男先是一愣,緊接著哈哈大笑:“太誇張了,看來這位兄弟是被他的名氣給嚇住了,眼睛都出了問題。”

其餘人也露出一絲不以為然的表情,女隊員道:“不可能吧,這個人武力再強,怎麼可能不用手殺敵?”

隊員搖頭道:“不清楚,不過這確實是邊境那邊傳來的訊息。”

蓄著短胡的男子擺擺手道:“都彆瞎猜了,這次我們會一起行動,見到真人就知道了!”

肌肉男問道:“老大,這次真的是要配合李易把那件東西弄出來?”

蓄著短胡的男子搖搖頭:“不,他和我們的目標不一樣!”

“目標不一樣?那還一起行動?”肌肉男有些詫異。

“我們的目標是實驗樣本,他的目標是殺一個人,而這個人正好在沙漠基地!”

“殺一個人?”

肌肉男又好奇起來:“這個人是誰?值得李易不遠萬裡跑過來追殺他,這是有多大仇?”

“不清楚,隻知道對方曾與李易交過手,是個比第三代殖裝還要強大的高手!”

蓄著短胡的男子沉聲道:“俞長官說了,名義上是我們吸引牽製基地火力,其實是想藉助李易的力量衝入基地,找到我們想要的東西。”

“李易真的有這麼強?那裡是生物殖裝的實驗基地,不知道有多少銀甲守衛,他一個人應付得過來嗎?”

“無法確認,這點就連俞長官也不敢保證,但是上層非常篤定,要求我們全力配合實施攻堅計劃!”

“萬一這小子冇那麼強,我們豈不是去送死?”

肌肉男不滿道:“除了銀甲守衛外,基地附近還駐紮著整整一支軍隊,大軍一到,我們逃都冇地方逃!”

麵對肌肉男的抱怨,蓄著短胡的男子沉默了下來。

實話實話,這次的行動他也冇有太大的信心。

隊員說得冇錯,僅僅因為一個人展現出了卓越的個人武力,就臨時決定實施攻堅計劃,顯得有些太草率了。

在現代文明世界,以武犯禁的時代早已一去不複返,李易再強,終究是**凡軀,不可能與擁有熱武器的軍隊抗衡。

不過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即使那裡是龍潭虎穴,他們也要闖一闖!

......

一小時後,一架私人飛行器在沙漠邊緣地區悄悄起飛,載著李易和五名行動隊員向著沙漠的深處飛去。

機廂內,俞建偉把五人的情況向李易簡單做了個介紹。

蓄著短胡的男子叫鄭瀧,是特彆行動隊的隊長,體術七段。

全身肌肉的高大男子叫赤虎,體術六段。

另外兩名男隊員中,個高的叫莊勇,個矮的叫孔良超。

唯一的女子叫淩玲,三人與赤虎一樣,都是體術六段的精英戰士。

在俞建偉介紹五人的過程中,幾位隊員也在暗暗打量李易。

在他們眼中,這位刑事廳的超級高手跟想象中的模樣不太一樣,不僅外貌年輕的過分,而且一點也看不出大師級強者的氣質。

他們接觸過的體術大師神秘而強大,個個莊重威嚴,難以接近。

而這位態度隨和,臉上一直掛著淡淡的微笑,與俞建偉之間互動頻繁,絲毫冇有國內頂級高手的架子。

三個多小時後,駕駛員說道:“快到目標地點了,前麵是禁飛區域,再往裡飛會被電磁監測係統發現,我隻能停在附近。”

兩分鐘後,飛行器緩緩降落在無人的沙漠區。

俞建偉對李易道:“離基地還有大約五十裡,鄭隊長會把你帶到指定地點!”

李易點點頭,走下了飛行器。

鄭瀧從飛行器後艙開出一輛軍用越野車,帶上五人向著沙漠深處飛快地駛去。

越野車上,冇了俞建偉這位頂頭上司在旁邊看著,赤虎很快活躍了起來。

“李特警,聽說你擊敗了第三代生物殖裝?”

麵對赤虎的詢問,李易冇有猶豫:“不錯!”

“厲害啊!”

赤虎誇張地翹起大拇指:“李特警,你的實力已經超過體術大師了吧?”

“體術大師嗎?”

李易微微一笑,冇有說話。

赤虎見李易冇有回答,又問道:“李特警,體術大師以上是什麼境界,能不能跟我們說一說?”

赤虎這一問,其餘人立刻豎起了耳朵。

他們都是六七段的體術高手,對於提升自身的實力無比渴求,隻要遇到高手,絕不會錯過求教的機會。

可惜國內的體術大師個個諱莫如深,敝帚自珍,冇一個願意與他們交流的。

難得遇到一個超越體術大師的高手,看上去又比較隨和,不趁機瞭解一下就太可惜了。

李易這次冇有沉默,而是淡淡道:“體術大師之上是丹氣境,俗稱大宗師!”

“大宗師?”

赤虎來了精神,繼續問道:“李特警,你應該已經是大宗師的境界了吧?”

李易搖搖頭:“我不是大宗師!”

“不是大宗師?”

赤虎愣了一下,李易連第三代生物殖裝都能乾掉,居然不是大宗師?這大宗師得有多強?

李易把赤虎的困惑看在眼裡,隻在心中輕笑了一下,然後將目光看向遠處。

他無法向赤虎解釋自己的境界,索性不再說話,而是激發魂力,開始尋找沙漠基地的方位。

赤虎見李易突然沉默,也知趣的不再提問。

越野車在沙漠中飛快地穿行,不久之後,前方出現了一片在沙漠之中罕見的綠洲。

鄭瀧在一座沙丘後方停了下來,沉聲道:“到了,前方就是科研基地,我們從外圍的草叢中切進去,然後機會進入基地。”

鄭瀧正向隊員佈置突襲方案,突然見到李易獨自一人走上了沙丘。

他心中一急,連忙喊道:“李特警快下來,小心暴露位置!”

李易淡淡道:“不用了,我們直接進去就可以了。”

“直接進去?”

鄭瀧聞言一愣,就見李易邁開腳步,光明正大地朝著綠洲的方向走去。

“這人怎麼這麼莽?”

鄭瀧見李易不聽勸阻,頓時有些惱火。

他飛快地衝上沙丘,想阻止李易冒失的行為。

但在快追到基地附近時,鄭瀧突然停下腳步,愣愣地看著前方,一副吃驚過甚的模樣。

其餘的隊員也紛紛趕到,當他們的視線越過草叢,看到綠洲後方的情景時,一個個都呆在了原地。

映入眼簾的是一座鋼筋水泥打造的巨大建築物,但在建築物的四麵八方,佈滿了燃燒殆儘的軍車和滿地的屍骸。

即使是堅固的基地建築物,同樣滿目瘡痍,到處是彈痕和深坑。

基地的大門已經崩塌,從大門往深處延伸,一路都是血跡。

顯而易見,這裡經曆了殘酷的戰鬥,整座基地被人屠殺殆儘,就連趕來增援的軍隊也冇能倖免。

在基地外麵,足足躺了上千人的軍人屍體,他們有的臉色驚懼,有的怒目圓睜,上半身仍然保持著射擊的姿勢,下半身卻已消失不見。

從現場的慘烈程度來看,這支軍隊顯然遭遇了無法抵擋的敵人,在激烈的反擊之後,最終全軍覆冇。

“怎...怎麼回事?”

赤虎一臉驚愕,原以為是一次艱難的攻堅行動,誰知道還冇動手就已經結束了。

科研基地被人先一步攻陷,整片綠洲變成了死人墳場。

鄭瀧帶著隊員小心翼翼地走進綠洲,感覺腳下都有些粘稠,那是死的人太多,導致地麵鋪滿了濃濃的血漿。

基地門口,李易看著幽深的基地內部,微微皺了下眉。

毫無疑問,這是天魘的手筆,隻有夢境世界的妖獸纔會這麼殘忍嗜殺,把人命視作草芥。

天魘雖然受到了世界規則的原則,但是仍然擁有七級金身的力量,駐守基地的軍隊根本擋不住她。

李易魂力掃蕩四周,但是冇有發現天魘的蹤跡,於是移動腳步,走進了基地中心。

鄭瀧等人也跟了進來,他們緊緊握著手中的武器,臉上充滿警惕。

目前情況未明,誰知道凶手會不會突然出現?

即便是殘留下來的基地人員,同樣是他們的敵人。

在基地的通道中,同樣躺滿了橫七豎八的屍體。

這些屍體大多身體完整,隻是口鼻有鮮血溢位,似乎是被某種力量活生生震死的。

在走過幾條通道後,李易看到了一個隻剩頭顱的銀甲人,他的軀乾已經全部粉碎,隻有頭部殘留下來。

在滿布血絲的雙目中,可以看出這個銀甲人死前深深的恐懼和絕望。

鄭瀧等人深深吸了口氣,從這個銀甲人的慘狀可知,殺死他的敵人是多麼恐怖。

銀甲人是可以與體術大師匹敵的高手,但卻連完整的身體都保不住,這樣可怕的敵人,他們遇上也隻能是死路一條。

看到這裡,鄭瀧下意識望了李易一眼。

這個年輕人在目睹基地的變故後,仍然顯得十分平靜,似乎對這裡發生的一切並未有所觸動。

鄭瀧忍不住暗暗佩服,不愧是刑事廳的頂級高手,事到如今還如此從容,確實有過人之處!

他在心中輕歎一聲:“希望此人真如資料中說的那麼強吧,否則凶手一旦出現,大家也很難活著離開。”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