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衡見李易一昧躲閃,信心大增,暗道此人不過如此。

除了動作靈活些,完全不像會功夫的人。

李易自修行魂力以來,精神影響無處不在,能夠天然抹去對手的實際感知,形成一種感觀上的誤差。

在普通人看來,李易形貌平凡,身手泛泛,冇有絲毫的出眾之處。

這是巫師們常見的偽裝,但隻對實力低於自己的人有用,換了同級或者修為高深的人,幾乎就冇有效果了。

李易此刻就在用這種方法誤導對手,令王衡形成感知上的錯覺。

王衡連出了七八招,雖然氣勢很盛,但卻遲遲冇有打中李易。

他心裡有些發急,這會兒周圍有不少人圍觀,正是宣揚唐拳的好時機,搞不好會帶來一波廣告效應,給正和拳館召來更多的生源。

“必須儘快拿下對手!”

王衡心裡發狠,胸膛吐氣開聲,丹田發力,一擊炮拳轟向李易。

這一招又快又狠,正是王衡壓箱的絕技。

徐本昌見王衡使出了拿手功夫,雙眼微微一眯。

“看來師弟又長進了不少,這一拳又沉又重,換了他也要小心應付!”

“哎呀!”

圍觀的灰馬甲歎息一聲:“年輕小哥要敗了!可惜了,支撐了這麼長時間...”

話還冇說完,王衡撲通一聲,結結實實摔在地上。

眾人同時愣住,以為是自己看錯了。

再揉揉眼,仔細一瞅,冇錯啊!倒下的正是先前那個咄咄逼人的傢夥。

隻見王衡滿臉痛苦地倒在地上,雙手捂住腹部,額上流出豆大的汗珠,一時半會是起不來了。

李易讓了王衡幾招,覺得此人的唐拳還不如蔣珞櫻,頓時失了興致,一拳撂倒了對手。

“師弟?”

徐本昌見王衡倒地,心中一驚,立刻上前檢視。

“師兄,我...”王衡腹痛如絞,疼得話都說不出來了。

“師弟,你怎麼了?”

王衡眼看就要得手,怎麼突然倒下了?可他全程冇有見到李易反擊,師弟是怎麼受傷的?

“難道是突發了疾症?導致還未得手,就先犯了病?”

徐本昌檢視王衡臉色,果然像是犯了胃穿孔,或是急性腸炎的症狀。

“我,我...”

王衡本來就痛得說不出話,此刻更是有苦難言。

在他快要打到李易之際,對手以極快的速度在他腹部搗了一拳,速度之快,根本讓人無法反應。

這人藏得好深啊!出手之快,居然連師兄也冇能看清。

王衡心裡泛起一絲寒意,正要提醒徐本昌。

卻見師兄毅然起身,傲然道:“我師弟突發疾病,這一場就由我代替他和你過招!”

眾人一聽,頓時恍然大悟。

“我說這人馬上就要贏了,怎麼突然倒下了呢!原來是犯了疾病!”

有人質疑道:“這病也犯得太巧了吧?”

“無巧不成書嘛,再說了,我也冇看見那小哥還手啊!不是犯病還能是什麼?”

徐本昌轉身好言安慰王衡:“師弟放心,我會迅速料理此人,然後送你去醫院!”

王衡大驚,拚命拉住徐本昌,想阻止他與李易動手。

哪料徐本昌以為他怕痛,皺眉道:“暫且忍一忍,我們練武之人,小小病痛算些什麼?”

王衡憋屈得心裡直罵娘,我是怕痛嗎?我是怕你捱揍丟人!

吃瓜群眾見徐本昌要出手,頓時又起了興致,興奮之餘,人群中居然響起了叫好聲。

晨跑中年男道:“高人,這一局你怎麼看?”

灰馬甲搖頭道:“這還用說,這人既然是那位的師兄,功夫想必更高一籌,小哥自然抵擋不住。”

徐本昌聽到眾人的議論,心中暗暗得意。

隻可惜在場的人都不是練體術的,冇人認出他是天海武體界的大佬,唐拳五段的高手。

徐本昌走到李易身前五米處,傲然出聲:“記住,今日敗你之人,乃是正和拳館徐本昌!”

徐本昌故意將名字說得洪亮清晰,好讓周圍的人都能聽見,以後名聲傳揚出去,也不至於被人叫錯。

話音剛落,徐本昌動了。

他打算一擊必殺,然後儘快將師弟送去就醫,因為師弟看起來病得不輕,容不得他浪費時間。

砰!

這一拳打得結結實實,發出皮肉撞擊的巨大聲響。

隻見徐本昌口吐白沫,渾身顫抖的倒在地上,身體彎曲得像個蝦米。

圍觀的人目瞪口呆,一個個滿臉錯愕,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

灰馬甲驚得眼珠子都快飛出來了,他隻看到徐本昌氣勢洶洶地撲向年輕小哥,然後乾脆俐落地倒在地上,開始抽搐著打擺子。

“難道這位也發病了?”

晨跑中年男一臉茫然,傻乎乎地呢喃道。

“是速度!好快的速度!”

灰馬甲突然驚覺:“年輕小哥的速度太快,對手來不及反應就被打倒了!”

“可我都冇看到他動手?”有人質疑道。

“能讓你看清,那還叫高手嗎?”後知後覺的灰馬甲不屑道。

“說得也是,看來前麵那人不是犯病,也是被他打倒的!”

“那還用說?”

有人附和道:“這纔是真正的高手,不出手則已,一出手驚人啊!”

“咦,小哥呢?高手呢?”

眾人驀然驚覺,那位疑似高手的年輕小哥,此刻已經杳然無蹤,不知道去了哪裡。

李易到公司上了一天班,晚上剛回到家,還冇來得及歇口氣,屋外傳來砰砰的敲門聲。

李易打開門一看,迎麵站著一個四十多歲,趾高氣揚的中年婦女。

中年婦女一見李易就毫不客氣地道:“李易,找你可真不容易!每天早出晚歸的,我來了好幾次都冇見著人,不會是躲著我吧?”

李易摸摸頭:“怎麼會呢?我這幾天工作有些忙,在屋裡呆的時間少了些。”

“行了,彆解釋了!”

中年婦女把手一伸:“這月房租呢?”

李易這纔想起來,自己每天勤於修煉,順帶著教功夫,忘了三天前是交房租的日子。

他連忙道:“吳嬸,我這就給你轉過去!”

李易拿出手機,轉2000元給中年婦女。

吳嬸身上轉來嘀得一聲,她拿出手機仔細看了看,這才滿意地說道:“下次可彆忘了,否則我就要把房子收回去!你要知道,我這房子不知道多少人想租呢,我肯租給你,已經是你的福氣了!”

吳嬸喋喋不休地說了一大堆,最後扔下一句:“過段時間我的房子要漲租了,你做好準備吧!”

不等李易回答,吳嬸扭頭就走。

她這次來除了收房租,就是通知李易漲租的事,至於李易同不同意,她就不管了,反正這房租她是漲定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