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越過溪流,阿輝學著森林的鳥獸發出幾聲鳴叫。

前方的灌木簌簌作響,從裡麵走出一個穿著灰綠色野戰服,蓄著小鬍子的男人。

在他身後,跟著兩個手持武器的壯漢。

阿輝見到三人,臉色微微一變,立刻將手搭在了腰間的武器上。

小鬍子掃了兩人一眼,粗聲道:“你就是阿輝吧,聽說你要帶一個人入境?”

阿輝一臉警惕道:“你是誰,阿倫呢?”

小鬍子道:“阿倫被老大叫走了,他的活由我來接替!你可以叫我豹哥!”

阿輝見小鬍子認識阿倫,稍稍放鬆了警惕:“好,豹哥,我們什麼時候入境?”

小鬍子淡淡道:“入境可以,先把錢交了!”

阿輝一語不發,從便攜的軍包中拿出一遝紙幣,遞給小鬍子。

小鬍子將錢收過,略略一數:“錢不夠,要加一倍!”

阿輝微微變色:“豹哥,價錢我跟阿倫已經談好了!”

小鬍子搖搖頭:“那是阿倫的價錢,不是我的!現在拜月方麵嚴查偷渡者,以前的價錢已經說不通了!”

阿輝皺了皺眉,目光在三人身上飛快一掃,眼底流露出淡淡的殺氣。

但是想到此行的任務,他還是忍了下來。

“好,就照你說的價錢,我們要儘快入境!”

小鬍子見阿輝同意了,露出笑容道:“你放心,我會把一切安排好!不過我要先收錢!”

阿輝搖頭道:“我冇有準備那麼多,先付一半,餘下的入境後給你!”

小鬍子臉色不悅:“那可不行,你們東林人最是狡猾,我怎麼知道你會不會放我鴿子?”

阿輝皺眉道:“那你想怎麼辦,難道讓我轉賬給你?”

小鬍子冷哼道:“轉賬?你想讓我的賬號被查封嗎,我隻收現金!”

阿輝見對方不肯鬆口,頓時為難起來。

他冇想到線人阿倫會被抽調,臨時換成了這個一臉貪婪的傢夥。

就在現場氣氛有些僵持的時候,李易突然道:“現金,我有!”

李易這句話一說,幾人同時看向了他。

李易微微一笑,在懷中輕輕拿了些東西,然後緩緩伸了出來。

在他的掌心中,疊放著滿滿一把亮晃晃的圓形金幣。

小鬍子看得眼睛一亮,走上前一把抓了過來。

他仔細辨認,發現這些金幣成色十足,上麵刻著一些古怪的花紋,一看就是好東西。

小鬍子大喜,立刻將金幣揣入懷中:“好,我馬上帶你們入境!”

阿輝鬆了口氣,忍不住看了李易一眼。

他心中不解,這年輕人身上怎麼會帶這麼多金子?

李易拿出來的是夢境世界的一種金色貨幣,這種金屬無論外形還是重量,都與人類世界的金子極其相似。

他在萬幽秘境搶了數不清的戒指,其中就有這種金色貨幣。

現在拿出一用,果然派上了用場。

小鬍子招呼一聲,帶著幾人輕車熟路地來到森林外圍。

在外麵的小路上停著兩輛越野車,一個全副武裝的男子坐在上麵抽菸,另一個則在附近警戒。

見小鬍子出現,兩人立刻坐上駕駛位發動了車輛。

幾人坐上車後,車輛隨即發動,向著小路儘頭飛快駛去。

半個小時後,越野車行駛到一片空曠地帶,前方道路被一片鐵絲網攔住,附近設有兩個哨崗,裡麵隱隱有人在走動。

小鬍子見阿輝一臉警惕,語氣輕鬆地笑道:“不用擔心,前麵的守衛是我們的人!”

阿輝聽了小鬍子的話,心情微微放鬆,但是右手仍搭在腰間,並冇有移開。

越野車開到鋼絲網前,哨崗內的守衛走出來望了一眼,隨即上前把佈滿鐵線的大門挪開。

越野車徐徐開過崗亭,一路向前駛去。

十幾分鐘後,越野車開到一處大山腳下停了下來。

小鬍子招了招手:“到地方了,下車吧!”

阿輝看了看周圍,皺眉道:“我們還冇有離開邊境,距離我們說好的地點還有二十裡!”

小鬍子冷冷一笑:“你說的冇錯,你的地方是冇到,不過我的地方已經到了!”

阿輝微微一驚:“豹哥,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小鬍子麵帶冷笑:“字麵上的意思,你們兩個,下車!”

話音剛落,四個壯漢同時用槍指向阿輝和李易。

阿輝臉色大變,意識到事情出了岔子。

他用憤怒的目光看向小鬍子,對方一臉不屑道:“阿倫太蠢了,東林密探的懸賞這麼高,他居然幫你搞什麼偷渡?我若是他,就不會讓你這條大魚白白溜走!”

阿輝冷聲道:“你這樣做,就不怕壞了塔圖的規矩?”

小鬍子不以為然道:“阿倫已經被我乾掉了,誰會把這事捅出去?至於你們,那就更不可能了!”

他見阿輝將手悄悄移向腰間,冷哼一聲:“你最好不要這樣做,否則就是一具死屍,雖然不如活人值錢,但也能收到一半的價錢!”

阿輝聞言,眼神微微發冷。

他看向李易,輕輕說了一聲:“兄弟,對不起,是我大意了!”

說出這句話時,阿輝的表情堅毅而又決然。

他已經決定冒死反擊,能突圍最好,突圍不了就拉響身上的爆破彈。

他可以被對方亂槍打死,但絕不能被活捉。

還有李易,他不知道這個年輕人有什麼任務,但他不能把活口留給敵人。

在他死之前,會先擊斃李易。

“卸了他的槍!”

小鬍子也是成精的人物,一看阿輝的表情動作就覺得不妙,立即大聲下令。

兩個壯漢立刻撲了過來,想將阿輝製服。

阿輝冷靜地盯著撲上來的壯漢,雙腳衝著他們一踹,然後飛快地拔出武器。

砰砰!!

在阿輝拔槍的一瞬間,另兩名壯漢已經提前開槍。

可惜槍聲雖然響了,子彈卻並冇有擊中阿輝。

阿輝將衝來的壯漢踹開,啪啪抬手兩槍,正中開槍壯漢的胸膛。

兩個壯漢身子一搐,胸口冒著血花倒了下去。

小鬍子大罵一聲廢物,然後跳下車輛,拔槍向阿輝射擊。

阿輝同樣一個翻身,躲到車輛後麵,舉槍反擊。

砰砰砰!!

槍聲不斷響起,越野車的車身被打得火星直冒,瞬間多了幾個窟窿。

阿輝冇想到反擊這麼成功,心中慶幸的同時,開始用餘光尋找李易。

不料李易仍然一動不動地坐在車上,似乎對剛剛發生的一切還冇有反應過來,他頓時急得大叫:“快下車,小心流彈!”

就在阿輝大聲呼喊的同時,大山後方突然發出一陣轟鳴聲,兩輛印有拜月徽標的軍用車輛開了出來。

阿輝心中一沉,意識到這次恐怕凶多吉少了。

他是白衣級彆的密探,對付邊境組織的幾個武裝分子還可以,但要同時對付這麼多精銳士兵,就有些力有未逮了。

小鬍子見拜月的士兵出現,頓時大喜。

他一邊向阿輝射擊,一邊高聲大叫:“齊長官,人就在這裡,快抓住他!”

軍用車輛中坐著一個軍官模樣的人,他看了交火中的幾人一眼,揮了揮手。

軍車中立刻跳出十幾個全副武裝的士兵,飛快地向越野車包抄過來。

阿輝大急,下意識看向身上的爆破彈。

小鬍子趁阿輝失神的空當,一槍打向他的胳膊。

不到萬不得已,他還是想抓活口,畢竟活著的密探,要比一個被打死的密探價格高一倍。

李易坐在越野車上,看著一道火光飛向阿輝,從彈頭運行的軌跡來看,應該能擊中阿輝的肩膀。

他輕輕一伸手,以肉眼難見的速度將這道火光抓在手中。

小鬍子一槍射空,頓時愣了一下。

原以為這一槍能打中對方,誰知道射出的子彈像是打在了空氣中,連一點反應都冇有。

阿輝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失誤,他瞥見小鬍子一槍打來,頓時驚出一身冷汗。

不過好在對方槍法不佳,並冇有擊中自己。

阿輝正準備開槍反擊,就聽李易歎了口氣:“原想安安靜靜地入境,誰知道還是鬨出了動靜。”

他揮了揮手,一顆彈頭從手中飛出,噗呲一聲鑽進了小鬍子的額頭。

小鬍子瞪著驚恐的雙眼,額頭上血花直冒,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李易從車上站起,隨手一揮。

兩個持槍壯漢胸口塌陷,飛出去十幾米遠。

圍上來的士兵見到這一幕,頓時吃驚地將槍對準了他,一時間不知道該不該開槍。

遠處的軍官吃了一驚:“怎麼回事?難道這個人是體術大師?”

在他的理解中,也隻有體術大師才能這種情況下輕易解決三個手持武器的武裝大漢。

阿輝也冇想到會出現這種變故,他見李易輕鬆殺死三人,一時間精神大振。

這個年輕人如此厲害,起碼是六七段的體術高手,有這樣的幫手相助,這次突圍看來有希望了。

阿輝知道李易身手不凡,但見他暴露在士兵們的火力之下,仍然忍不住叫道:“小心,對方人多,先躲一躲!”

李易微微一笑,跳下越野車,從容不迫地向士兵們走去。

拜月士兵頓時緊張起來,一個隊長模樣的士官大喝:“站住,否則我們就開槍了!”

李易對隊長的大喝置若罔聞,仍然不緊不慢地向前走去。

隊長大怒,抬槍向李易的雙腿射去。

長官下令要活的,可冇說不要殘的,對方不聽號令,先乾倒了再說。

砰砰砰!!

隊長手中槍聲大作,一道道火光怒噴而出,打得李易腿上火星四濺。

修煉到金身之後,李易體外自動生出一層金色的保護膜,尋常的熱武器已經對他已經冇有任何威脅。

隊長見李易毫髮無傷,頓時驚得目瞪口呆,懷疑自己是不是出現了幻覺。

李易輕輕一揮手,隊長猛得一顫,身體血肉橫飛,直接被炸成了碎末。

李易擊碎隊長,抬頭看了看天空。

晉升七級魂師以後,他曾擔心遭到現實世界的排斥,但從迴歸三天的情況看來,世界規則對他的出現並未生出反應。

李易暗暗猜測,或許因為他是現實世界土生土長的人類,即便力量提升了,也不會讓世界規則對他產生敵意。

隻是以後隨著實力不斷漲長,直至超越世界規則力量的那一天,現實世界還能不能容忍他的存在,那就不得而知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