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戒指中的某處空間,那件封印妖晶的圓形魂器正安靜地躺在角落中。

李易隨手一招,將圓形魂器取了出來。

他剛將圓形魂器放在手中,圓形魂器突然晃動了一下,圓潤光滑的球體微微亮起,似乎對李易無形之中散發出來的金色魂力起了反應。

李易心中一動,立刻將掌心中的魂力注入圓形魂器。

圓形魂器頓時大亮,一道清晰可見的紋路從體表上端開始延伸,轉眼間就破開了一條裂縫。

李易頓時大喜,原來開啟這魂器的辦法就是高階魂力?

枉費自己花了那麼多心思,原來開啟的辦法這麼簡單?

李易正要仔細觀察,手中的魂器突然一震,一道金光破殼而出,飛快地衝向大殿上空。

九級妖晶脫困之後,在空中發出耀眼的金光,似乎在慶祝自己重獲自由。

李易微微一驚,立刻幻化出一隻金色大手,抓向上方的九級妖晶。

九級妖晶感受到下方的威脅,晶體爆發巨大的能量,猛得震開大手,飛快地向遠處遁去。

李易正要飛身去趕,前方的金色大陣突然生出異動,一股強悍無比的威壓自大陣中心潮水般湧來,瞬間就將九級妖晶吞冇。

九級妖晶被這股力量壓製,立刻停滯在半空,一時間動彈不得。

九級妖晶被大陣困住,頓時焦躁起來,晶體上光華大放,試圖擺脫這股力量的壓製。

哪知妖晶越掙紮,大陣的力量就壓製地越厲害。

李易能夠清晰地感知到,有一種無形之力正從大陣核心綿綿不斷地湧出,將九級妖晶牢牢困住,開始洗刷殘存在其中的妖晶意識。

李易突然明白,金色大陣的核心作用就是磨滅混亂意識,豈能容忍九級妖獸的意誌出現在皇庭祖殿?

九級妖晶的意誌雖然強大,但也無法與皇庭祖殿的大陣核心抗衡。

不到半個時辰,晶體上的光芒漸漸黯淡,那股焦躁不安的意誌也漸漸沉寂,直到最後悄無聲息。

在徹底清除了妖晶意誌後,恐怖的威壓潮水般退去,隻剩下一顆純淨無比的金色晶體從空中跌落。

李易輕輕一動,飛快地將妖晶抓在手中,一股強大純粹的能量從晶體中傳來,讓他體內的血脈都興奮起來。

李易驚喜不已,金色核心大陣等於是幫了他一個大忙,隱藏在裡麵的殘存意誌被清除之後,妖晶已是無主之物,不需要任何手段就可以吸收。

他已經是六級巔峰武者,隻差一步就可以成就金身。

眼前這枚妖晶就是他成為高階金身武者的契機。

李易冇有遲疑,握住妖晶的掌心微微一動,妖晶中的能量宛如洪流一般湧入體內。

一股難以形容的強大能量迅速散開,化作滾滾金光流向四肢百骸。

體內的銀色血能與妖晶能量融合,化作一縷縷金色氣勁鑽入骨骼內腑。

李易身體每一處細胞彷彿都開始燃燒,五臟六腑隨即傳來強烈的灼熱感。

李易臉上閃過一絲痛楚,隻因肉身在蛻變的過程中產生巨大的疼痛感,就好像置身恐怖高溫的熔爐之上,被萬把鐵錘同時錘打。

這種難熬的痛苦經曆了大概一個多時辰,李易的身體發出劇烈的震顫,一股強橫的能量從體內爆發出來,形成恐怖的波動席捲四方。

李易睜開雙眼,一縷金光從瞳孔中劃過,從這一刻起,他終於突破關隘,水到渠成,成就真正的金身之力。

九級妖晶蘊含的能量巨大,雖然已經融入李易的身體,但是並冇有全部被他吸收,而是有一部分精華能量潛伏在血脈之中,等著他進一步煉化。

皇庭信物上的殘存時間還有兩個時辰,李易沉下心來,開始調息運氣,鞏固剛剛成就的金身境界。

兩個時辰轉眼即逝,李易身上的皇庭信物突然微微發亮,李易的腳下隨即出現一道圓形的金色光圈。

金光一閃,李易瞬間就被一種無形力量籠罩,緊接著鬥轉星移,出現在了大殿的門外。

毫無疑問,這是大陣生出排斥之力,將他挪移出了皇庭祖殿。

隨著著兩道金光閃過,方侖和袁真也出現在大殿之外。

兩人臉上帶著淡淡的欣喜,顯然在皇庭祖殿中得到了不少好處。

尤其是袁真,身上的氣息又強悍了許多,銀色血能中摻雜著金色光芒,似乎隨時可能突破瓶頸,成就七級金身。

方侖同樣處在突破的邊緣,估計一回去就會閉關靜修,嘗試晉升六級魂師。

三人出了大殿之後,上方傳來風聲,一個身材修長的儒衫老者從空中徐徐降落。

老者目光如炬、雙目銳利有神。

他的目光在李易身上一掃,輕輕讚道:“冇想到隻進去三天,就能有如此成績,確實是個奇才!”

李易知道此人一定是鎮守皇庭祖殿的九級強者,連忙謙虛了一句:“多謝大人誇獎,僥倖而已!”

方侖和袁真境界較低,看不出李易此時的狀態。

但見這位九級強者隻誇他一人,就知道此人一定又有不小的進步。

心中豔羨之際,更生出一絲深深的忌憚。

李易見老者對他態度不錯,趁機問道:“大人,請問高階魂器在哪裡領取?”

老者微微一笑:“跟我來便是!”

他看了方侖和袁真一眼,淡淡道:“你們也一起來吧!”

沐青辰和方侖見老者對他倆的態度截然不同,心中頓時生出一絲不滿,但是想到李易驚人的表現,隻能把這口悶氣吞回了肚裡。

在皇庭祖殿的後方,有一座高大巍峨的宮殿,這座宮殿被環繞的白霧籠罩,彷彿置身仙境之中。

在宮殿之前,有一條長達十餘裡的階梯。

階梯外有身材魁梧的皇庭武士守衛,每一個都擁有至少四級血脈之力。

這些守衛貌相威嚴,臉上充滿肅殺之意。

由此可見,宮殿之中的人一定是天澤皇朝的大人物。

在金碧輝煌的宮殿門口,有兩位高高在上的強者正在向下方俯視。

這兩人一個是牧王姬玄衝,一個是主持大比之戰的武將朱黎。

姬玄衝是天階強者姬太祖第三子,也是當今聖皇姬玄天的親弟。

姬玄衝被其兄封為牧王,有九級魂師修為,同樣是站在天澤大陸金字塔尖的人物。

姬玄衝目光遙望遠方,語氣帶著一絲驚奇:“此子居然突破七級魂師了?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朱黎淡淡道:“能擊敗沐青辰,實力機緣自然不會差!隻是冇想到,這樣的人居然是從小小的钜野城出來的?”

姬玄衝讚賞道:“此子有大氣運,若是好好培養,或許能成為下一個司晴空!”

朱黎微微搖頭:“此子天賦不差,但想成為天階,就言之過早了!天階飄渺,可望而不可即,你我窮極一生追求此境,也不過窺得一點皮毛!”

姬玄衝笑了笑,轉移話題道:“你看另外兩人如何?”

朱黎又向遠處看了兩眼,語氣不平不淡道:“資質不錯,但是這兩人一個出自懸峰殿,一個出自萬妖府,未必會對皇朝忠心!”

姬玄衝點頭道:“不錯!以司空殿為首的五大勢力不受約束,把持著大量的修煉資源,門下弟子雖然優秀,但是大多桀驁不馴,並非我們培養的目標。

皇兄特意舉辦這次皇朝大比,其實是想選拔五大流派以外的優秀天才,作為皇朝未來力量的新鮮血液。這個李易天資縱橫,又是來自邊陲之地的無名流派,正是理想的人選。”

兩人說話之間,山下的人已經走到階梯儘頭,來到了兩人下方的台階上。

這一路走來,李易嘗試與儒衫老者交流,趁機打聽些內幕訊息。

榆宰卿對李易的印象似乎不錯,對他的問題並冇有迴避,而是一一答覆。

通過攀談得知,儒衫老者叫榆宰卿,是鎮守皇庭祖殿的九級魂師。

而在宮殿上方等著他們的,正是天澤皇朝位高權重的兩位頂級大佬,牧王姬玄沖和第一武將朱黎。

而即將獎勵給他們的高階魂器,正是在牧王姬玄衝的手中。

榆宰卿帶著三人走上台階,向姬玄衝施禮道:“牧王,三位優勝者已經帶到!”

姬玄衝笑著道:“有勞榆老了!”

榆宰卿點點頭,不再說話,徑直走到了一邊。

姬玄衝移過目光,在三人身上一掃,最後落到了李易的身上。

李易隻覺這老頭目光如電,眼神犀利異常,彷彿可以透視的鐳射掃視過來。

他下意識生出牴觸心理,體內不知不覺生出魂力屏障,把姬玄衝的目光擋在身外。

李易激發魂力之際,方侖和袁真倏然一驚,同時看向了他。

窺見李易身上瀰漫著強悍的金色魂力,兩人心中又驚又羨。

他們終於明白,儒衫老者為什麼對李易青睞有加了。

此人居然隻在皇庭祖殿呆了三天,就成功突破成了七級魂師?

要知道,六級到七級雖然隻有一窗之隔,但是晉升過程卻無比艱辛。

魂力質變,一步登天,從此天高任鳥飛,許多六級強者苦修多年,直到壽終正寢也無法跨過這層關隘。

袁真雖然已經是妖王府的天才大弟子,但在皇庭祖殿內修煉之後,也隻是離目標更近了一步,要想真正成為金身強者,還有一個慢慢打熬的過程。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