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袁真臉色隨即一變,沉聲道:“殺!”

身後九個虎精虎猛的萬妖府弟子一躍而起,向著隱藏在暗處的圍觀者撲去。

方侖目光遙看遠方,也說了一聲:“去吧!”

九名懸峰殿弟子同時動身,向著不同的方向飛撲而去。

隨著兩大流派的弟子身影落下,周圍立刻傳來一片慘呼之聲。

有人從陰影中竄出逃離,不料外圍出現一群衣著與沐青辰相似的魂師,掌中藍光一閃,將他們打得倒飛而回。

山坡後的祝弦臉色一變:“不好,中計了!懸峰殿和妖府把我們引到這裡,是想趁機清除秘境中所有的勢力!”

話音剛落,遠處有三人飛快地向山坡衝來。

這三人都是懸峰殿的弟子,其中一人身上雷光環繞,正是李易曾見過的溪垣。

溪垣一來就盯住了祝弦,隻因祝弦是四級後期魂師,在他眼中是對麵幾人中修為最高的人。

啪啦!!

一道電光劈下,打得祝弦渾身亂顫,身上差點冒出焦煙。

他連忙運起魂力抵擋,心中暗暗叫苦。

雷係是最暴力的元素,天生攻伐強大,是所有魂師最不想麵對的敵人。

偏偏對方就認準了他,一出手就是霸道無比的雷係魂術。

兩人交戰之際,另外兩個懸峰殿的弟子也動了手。

其中一人伸手一招,地麵的野草毫無征兆地飛躍而起,一下子就將越芯的兩個師兄牢牢束縛。

他們大驚失色,拚命激發魂力向外掙脫。

哪知草藤越纏越緊,宛如鋼箍一般把他們捆綁起來。

連山流的兩個弟子見勢不妙,立刻拔足逃離。

懸峰殿第三位魂師冷冷一笑,手掌上土黃色的光暈一閃,前方的地麵突然塌陷,出現了兩個巨大的坑洞。

兩人剛好奔到此處,一時猝不及防,立刻跌落下去。

他們正要跳出大坑,腳下的泥土突然變得粘稠無比,把他們牢牢吸了進去,無論他們如何掙紮都無法動彈。

懸峰殿一個木係魂師,一個土係魂師,瞬間困住了暮武流和連山流四名魂師。

祝弦也被溪垣打得節節後退,轉眼就落入了下風。

越芯見兩位師兄被困,頓時心急無比,立刻衝過去營救。

懸峰殿的木係魂師見他衝來,掌心藍光一閃。

地麵的野草紛紛彈起,草尖閃動著鋒利的寒芒,宛如利箭般向越芯射來。

越芯微微變色,他站定身形,雙掌前伸,大量風刃飛出,將射來的草箭擊落。

木係魂師見草箭受阻,嘴角泛出一絲冷笑。

他掌心一翻,一道巨大的光束擊出,直奔越芯麵門而來。

越芯運勁一擋,對麵的魂力瞬間炸開,將他打的連連後退。

僅拚魂力,對方比他強得太多。

越芯連退幾步後,足尖一點,準備施展風係魂術飛到兩位師兄身旁,先將他們救下再說。

不料腳下一緊,雙腿不知什麼時候被幾條草藤緊緊纏住。

越芯一驚,正要用風刃斬落草藤,眼前藍影晃動,一道耀眼的魂光已經衝到了他眼前。

倉促之下,他隻能拚命激發護身魂力抵擋。

隻聽轟得一聲,越芯身前光盾破碎,人也被擊出十幾米外。

越芯臉色煞白,還冇來得及站穩身形,天空中響起大量破空之聲,無數利箭向他傾瀉而下。

越芯已經來不及躲避,正準備咬牙硬挺之際,眼前人影一晃,一個身影擋在了前麵。

李易看著襲來的箭影,伸手虛空一抓,無數草箭淩空爆碎,變作草屑紛紛落下。

木係魂師見此情景,臉上微微色變。

冇等他反應過來,對麵的人影輕輕一晃,轉眼就到他的身前。

“好快的速度!”

木係魂師神情一凝,身前藍光閃動,立起一道堅固的魂力護盾。

李易隨手一拳,六級血能轟然爆發,直接擊穿護盾,一拳打在木係魂師的身上。

哇得一聲,木係魂師口中噴血,整個人猶如斷線風箏飛了出去。

另一位土係魂師見同伴受傷,頓時勃然大怒。

他大吼一聲,雙掌上抬,一道十米多高的土牆從地麵翻起,帶著千鈞之力,向李易重重壓了過來。

李易渾身銀光閃動,砰得一聲打在土牆之上,強大的血能爆發出去,將巨大的土牆打得支離破碎。

“六級血脈武者?”

土係魂師神色錯愕,冇等他反應過來,一隻拳頭已經擊碎他的守護魂力,正中他的腹部。

土係魂師慘叫一聲,被打得騰空而起,步了同伴的後塵。

“怎麼回事?”

另一處戰場,已將祝弦擊倒的溪垣臉色一變。

在他的感知中,兩位師兄弟的氣息突然急劇下降,雖然未死,但是顯然受了重創。

他目光一掃,發現兩個同伴臥伏地麵,似乎已經重傷不起。

正在驚訝之際,一個身影突兀地出現在了眼前。

“好久不見!”

李易打了個招呼,緊接著一拳擊出,瞬間撕破溪垣的護身雷光,將他打得倒飛出去。

李易現在是六級巔峰武者,近身之戰近乎無敵。

溪垣是雷係魂師,雖然有越級戰鬥之力,但仍擋不了他一拳。

“這人認得我?”

溪垣腦海中隻來得及閃過這個念頭,隨即渾身劇痛,被強大的拳力震得暈厥過去。

李易僅用三招,就擊倒了懸峰殿三位實力強大的魂師。

越芯目睹這一幕,隻驚得目瞪口呆。

他看著從半空中落下的李易,結結巴巴道:“你,你到底是誰?”

李易目光看向草原中心的方向,淡然道:“我是李易!”

緊接著移動腳步,向著遠處大踏步而去。

越芯看著李易的背影,心中頓時恍然:“無饜魔,原來他就是無饜魔?”

認出對方的身份後,越芯臉色忽然大變,似乎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草原中心,沐青辰、方侖、袁真三大年輕高手負手而立,靜靜地注視著周圍的戰況。

方侖突然輕咦一聲:“咦,他真的來了?”

沐青辰微微一笑:“此人貪婪,知道你們在此決鬥,一定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方侖皺眉道:“可我們並未真正動手,他現在已經知道我們的計劃,為何不跑?”

沐青辰自信地笑了笑:“不論是誰,隻要來了這裡,就算想走也走不了,包括此人在內!”

方侖盯著遠處的山坡,微微皺眉:“速度很快,已經擊敗了我的三位師弟!”

話音剛落,一個身影從遠處出現,大踏步向他們走來。

袁真突然悶聲道:“此人是六級血脈武者,就讓我去對付他吧!”

沐青辰道:“袁兄可彆小看此人,他不僅僅是六級武者,還是六級魂師!”

袁真冇有吭聲,而是看著走來的人影,眼中精光閃動,燃燒著炙熱的戰意。

“六級魂師嗎?”

方侖意外道:“居然比我們的境界還高,看來此人天賦不錯啊?”

沐青辰點點頭:“確實是個難得的天才,可惜出身一個冇落流派,否則倒真有可能成為與你我比肩的對手!”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