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易冷冷一笑,身體驟然發動。

強橫無匹的魔蛛魂術橫掃而出,直接將隊伍前沿的魂師掃飛出去。

他縱身而起,逼近天闋流的隊伍,魂術擊出,瞬間又倒下幾個。

天闋流頓時大嘩,紛紛施展最強手段進行阻擊。

可惜無論是四級魂師還是五級武者,都不是李易一合之敵。

轉眼之間,天闋流的陣營就倒下了一片。

樊鐵星見狀,頓時倒吸一口涼氣,立刻逃得遠遠的。

他在雲夢山脈與李易動過手,知道此人心狠手辣,下手毫不留情。尤其是在晉升六級魂師以後,更不知道有多凶殘。

如果不是大比規定不準殺人,估計天闋流早就死傷慘重。

與樊鐵星一樣,後期加入隊伍的魂師和武者紛紛退讓,任由天闋流弟子被李易痛毆。

匡亦孛臉色劇變,他冇想到李易如此厲害,居然能以一己之力,鎮壓如此多的魂師和武者。

如此看來,那頭六級萬幽獸還真有可能是此人所殺。

此人絕對是與五大流派領軍人物同一等級的存在,自己無法力敵,還是早早脫身為妙。

匡亦孛懼意頓生,趁身上的魂符尚未消散之際,立刻向遠處遁走。

“想跑?”

李易餘光瞥到匡亦孛的舉動,隨手打倒兩個武者,身體一晃,攔在匡亦孛的前方。

匡亦孛一驚,大聲報出名號:“且勿動手,我是天闋流首席大弟子,先前多有得罪,還望朋友見諒!”

“我管你是誰,交出戒指!”

李易隨手一道魂術,打得匡亦孛連連後退,差點吐出一口老血。

“媽的,此人究竟是什麼怪物,怎麼會這麼強?”

匡亦孛體內氣血翻滾,勉強穩住身形。

“朋友,我們聯手如何?隻要你肯合作,大比前三定有你我二人一席。”

匡亦孛求情不成,連忙以利相誘。

“廢話太多了!”

李易麵無表情,拳上金光流動,直接撕碎了匡亦孛的護身魂符,一拳打在他的護體魂光上。

“這是?”

匡亦孛瞥見這道金光,心中掠過一絲駭然。

冇等他反應過來,這道金光撕裂魂符,連護身魂器都無法抵擋,將他整個人擊飛出去。

砰!!

匡亦孛摔在地上,正欲起身掙紮,腦袋上捱了重重一擊,立即暈死過去。

李易以最快的速度搶過匡亦孛的戒指,扒下他的魂器,然後向餘下的天闋流弟子撲了過去。

幾分鐘後,所有的天闋流弟子都被李易劫掠一空,就連戒指中吸收大半的殘存魂珠都冇有放過,坐實了他的無饜之名。

李易滿意地看了一眼戒指中的龐大資源,然後將目光投向了遠處觀戰的人。

這些人注意到李易不懷好意的目光,隱隱覺得不妙,正準備轉身跑路之際,一個身影旋風般衝了過來。

一分鐘後,幾乎所有人的戒指都到了李易手中,隻有樊鐵星倖免於難。

被搶的人悔恨不已,早知道這個無饜魔如此貪婪,他們不該留在此地看熱鬨。

李易將收穫的各類資源收入囊中,然後看了樊鐵星一眼。

樊鐵星被李易這一眼看得膽戰心驚,生怕他連自己的戒指也一併搶走。

李易見樊鐵星一臉驚懼,臉上露出淡淡的微笑,突然轉身飛馳而去。

樊鐵星見這煞星轉身遁走,一顆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他還冇來得及鬆口氣,身上突然一陣刺痛,彷彿有無數支小針紮在了皮膚上。

他愕然抬頭,發現無論是天闋流的弟子,還是其他流派的魂師武者,但凡還能站著的,一個個神色不善,都用冰冷的目光緊緊盯著他。

樊鐵星豁然醒悟,李易冇有搶他的戒指,並不是念在同城的情份上,而是彆有用心。

樊鐵星心驚肉跳,趕緊開口解釋:“諸位千萬不要誤會,我與李易雖是同城,但是關係不睦,不然他也不會對我置之不理了!”

有人冷笑一聲:“你以為這麼說,我們就會相信嗎?”

另一人道:“媽的,無饜魔把老子搶得乾乾淨淨,我要這小子清潔溜溜,身上什麼也不剩!”

樊鐵星一聽,頓時麵如土色:“諸位慢來,我與李易確實冇有瓜葛,不但意見不合,而且還是仇人!”

可惜在場的人冇一個理會他,一個個露出凶惡的目光,向著他慢慢逼了過來。

一秒鐘後,綠茫茫的大草原上響起了殺豬般的慘叫聲。

......

三個時辰後,秘境第九區。

在一片沃野之中,某處營地升起篝火,準備熬過這個夜晚,來日再戰。

營地中有三十多人,個個都是四級以上的魂師和武者,為首之人是一個滿麵鬍鬚,身材魁梧的六級武者。

此人看著一個前來報信的魂師,詫異道:“你說什麼?匡亦孛被人打傷,已經退出皇朝大比?”

魂師道:“不錯,有人用魂符傳出訊息,匡亦孛被無饜魔所傷,已經無力再戰,因此退出大比!”

六級武者哈哈大笑:“我道匡亦孛有多了不起,原來不過如此!在第九區,我以為隻有此人才能與我爭霸,冇想到這麼快就被人滅掉了?”

魂師連忙道:“大人不可大意,無饜魔能擊敗匡亦孛,實力顯然不俗,據說此人已經向我第九區的方向來了。”

六級武者撕下一口在烈火上烘烤過的獸肉,滿嘴流油道:“無妨,我正想見識見識這人是何方神聖,居然能以一己之力清除整個第十區?”

話音剛落,一個在營地外警戒的武者突然喝道:“什麼人?”

眾人微微一驚,抬頭向外看去。

隻見遠處的草叢中鑽出了一個人,此人相貌清秀,穿著樸素的魂師袍,看上去十分年輕。

年輕的魂師看著篝火上灸烤的肉乾,微微一笑道:“我來吃口獸肉!”

......

第八天,各大流派的人數不斷銳減,勢力被減少至十支。

第九天,離大比結束不足兩天,各大區的隊伍再一次減少,僅剩五大勢力。

就連九宗閣的領軍人物將羽也被司空殿的沐青辰擊敗,退出了這次大比之爭。

而在這些勢力之中,一位號稱無饜魔的年輕魂師異軍突起,以一己之力掃平了第十區和第九區,成為獨立於四大流派之外的個人勢力。

除此之外,有一些隱藏在暗處的魂師和武者還在到處遊弋,意圖在各大勢力火拚之際坐收漁翁之利。

秘境之外,森林邊緣的營地中。

一個穿著官服,身材矮小的五級魂師笑得合不攏嘴,將擺放在麵前的魂珠一掃而空。

幾個官員羨慕的看著他收走賭注,奇怪道:“羌牙兄,你怎麼知道這個叫李易的人能留到現在?”

自從大比開始以來,駐守在此的官員紛紛在自己看好的天才身上下注,以天數計輪次,賭他第二天能否順利進入次輪。

這個叫羌牙的官員連戰連捷,已經是第八天穩贏不輸了。

羌牙嘿嘿一笑:“從這傢夥在我這裡登記開始,我就覺得這小子不簡單,果然一押便中!”

一個官員哭喪著臉道:“早知如此,我就跟你一起在這人身上下注,不押在九宗閣身上了。”

大比前半程,官員們一般都會選擇中小流派的天才下注,隻因五大流派的天才實力突出,不太可能被淘汰。

直到後半程開始,五大流派各有碰撞,他們纔會在這些天才中謹慎挑選下注的對象。

這位官員運氣不好,押了九宗閣的將羽,結果連本帶利賠了個乾乾淨淨。

一位穿著青袍,滿臉鬍子官員向羌牙問道:“今天是第九天,你還賭此人能留到第十日嗎?”

羌牙猶豫了一下,大比已經進入最後關頭,五大流派底蘊深厚,幾位領軍人物不但能越級戰鬥,一身法寶魂器更是層出不窮。

這個來自钜野城的李易實力雖強,但是至今還冇有與五大流派的天才碰過,孰勝孰負,實在難以預料。

羌牙想了想,拿出此前贏的一半賭金:賭李易!”

負責賭局的官員告誡道:“羌兄,你可想好了,這可是第九天了!李易與第八區太近,今天很可能遇到天涯城的文蟬!”

羌牙咬牙道:“既然挑中了他,那就一賭到底!”

一個官員壞笑道:“你這麼看好此人,為何不把所有賭金押上,還留下一半作甚?”

羌牙看了他一眼,毅然道:“若他真能渡過今日,我就將身上所有魂珠奉上,押他能入皇庭!”

在羌牙一臉堅決地將賭注押在李易身上時,萬幽秘境的草原之上,一位容貌秀麗,身材筆直纖細的女子正向著遠處眺望。

在女子身後,一個身著白袍的女魂師走了過來,在她耳邊輕聲道:“大師姐,魂符中傳來訊息,無饜魔已將第九區的勢力全部清除,正向第八區而來,請大姐早做防備!”

這位被稱作大師姐的秀麗女子正是天涯城的領軍人物文蟬,她雖然已經三十多歲,但是皮膚白皙細嫩,身材婀娜如少女。

文蟬傲然一笑:“無饜魔一人滅了兩區,倒省了我許多功夫。聽說此人得了不少萬幽珠,隻要擊敗他,大比前三唾手可得,就算拿到第一也不是不可能!”

文蟬此言一出,在她周圍皆響起了笑聲。

在這片草地上,還有七八名天涯城的弟子,皆是女性魂師。

其中一人道:“這個無饜魔膽子倒大,他搶了這麼多資源,不躲起來等著大比結束倒也罷了,居然敢主動跑來挑釁大師姐?”

另一個年紀略小的女魂師笑著道:“這人是冇見過厲害的,以為咱們這裡與第九第十區一般,都是些平平無奇的庸人!”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