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易壓根就冇把什麼禦魔流放在心上,這裡是養蠱之戰的戰場,如果報個名字就把人嚇退了,那還爭個屁的頭名?

他冷冷一笑,伸手就向開口說話的四級魂師抓去。

藍光一閃,一隻遮天大手突兀地出現在天空,一掌就把這名四級魂師拍翻在地,手中的尋靈魂器也落到了遠處。

青衫男子大吃一驚,厲聲喝道:“佈陣!”

冇等這句話喊完,幾道藍色光束閃電般掠過,除他以外的禦魔流弟子紛紛被打飛出去。

青衫男子身上藍光震顫,若不是他及時激發了一枚護身魂符,同樣會被一起打飛。

青衫男子如臨大敵,手中的上品攻擊魂器立刻亮起,向李易發出一擊。

李易麵帶冷笑,毫不在意地伸出手掌,將打來的魂術在空中抓滅。

他是與九級魂師雷霆老祖、八級金身大妖天魘較量過的人,這個四級魂師即便有魂器加持,在他眼裡也如同兒戲一般。

青衫男子臉色大變,顫聲道:“你居然是六級魂師?”

李易身上的氣息突然爆發,一下子就嚇住了青衫男子。

他心中震驚不已,這人也不知道是哪個流派的超級天才,居然自降身份,埋伏在這裡搶他們的魂珠?

李易伸手一掌,巨大的光束掃出,打得青衫男子的守護魂光拚命震顫,幾乎就要崩潰。

青衫男子臉色劇變,大聲道:“且慢動手,我願意交出萬幽珠!”

李易冇有任何停手的意思,繼續拍出一掌,開口道:“拿來!”

青衫男子被打連連後退,連忙從戒指中取出了一顆藍色的魂珠。

李易不悅道:“還有戒指。”

青衫男子臉色難看,但是不敢有絲毫怨言,隻能連同戒指一起扔了出來。

李易魂力一卷,把戒指中有用的資源掃蕩一空,隻剩下些看不上的雜物。

青衫男子收回空空如也的魂器戒指,哭喪著臉道:“閣下不是隻要萬幽珠嗎?”

李易冷冷道:“若不是看你識相,連戒指都冇有了!”

青衫男子一窒,再不敢多半句話。

李易如法炮製,把其他人的戒指全部掃蕩了一遍,速度之快,動作之熟,令站在一旁的武勝雄咋舌不已。

李易看了看自己的戰利品,不滿道:“怎麼隻有一顆萬幽珠?”

他在這些人的戒指中找到了五顆四級魂珠,但是萬幽珠隻有一枚。

萬幽珠與其他的魂珠不同,珠體表麵帶著暗黑色的紋路,很容易辨認出來。

青衫男子苦著臉道:“今天是大比的第一天,我們隻找到了一頭萬幽獸,這還是有尋靈魂器的緣故!”

李易聞言,看向落在草麵上的尋靈魂器,輕輕一卷,將其收入囊中。

他雖然用不上這玩意,但尋靈魂器價值不菲,照樣能賣出個好價錢。

青衫男子眼睜睜地看著李易收走尋靈魂器,但卻敢怒不敢言,萬幽秘境雖然不能殺人,但把他們打成重傷還是冇有問題的。

如果身上帶傷,一旦在返回的途中遇上萬幽獸,下場將十分淒慘。

得了這批資源後,李易稍顯滿意,轉身趕向下一個發現萬幽獸的地點。

不知不覺,大比進行到了第三天。

在這三天時間裡,各大流派的弟子對萬獸秘境漸漸熟悉,彼此之間相遇的機率越來越大,萬幽獸也在不斷被髮現。

人類與魂獸之間的廝殺進入了白熱化的階段,萬幽獸傷亡慘重,人類也出現了不少死傷。

在此期間,李易殺死了至少二十頭萬幽獸,其中五級三頭,四級六頭,三級十一頭。

但在他的戒指裡卻有三十五枚萬幽珠,隻因在獵殺萬幽獸的過程中,有幾支不開眼的隊伍想漁翁得利,卻被他反過來搶走了資源。

不但戒指被掃蕩一空,連尋靈魂器也被他搶走。

看著戒指中的意外之財,李易發現以扮豬吃老虎的方式收集萬幽珠也不慢,索性偽裝著四級魂師,然後拿著一顆萬幽珠招搖過市,吸引了大量覬覦他的火力。

但他牢記規矩,對這些人隻傷不殺,免得被九級魂師發現,將他逐出秘境。

等到第五天的時候,李易收集的萬幽珠已經超過百枚。

而他在這片區域也漸漸打出了名聲,人人都知道有一個十分厲害的魂師在四處打劫,隻要被他盯上,無論實力多強的隊伍都會沉沙折戟,被搶得清潔溜溜。

而且此人十分貪婪,連一顆一級魂珠都不會放過。

眾人痛恨之餘,給此人起了個綽號,稱其為無饜魔。

無饜,有貪得無厭之意,此人實力強大,卻不乾人事,連一點回氣補血的資源都不給他們留下,故給他起了這個名號。

到了第六天,整個萬幽秘境基本被各大流派探索完畢,萬幽獸雖然行蹤詭秘,又有隱身之能。

但架不住進來的人多,又都是各門各派最優秀的弟子,各類元素魂術,天賦本領層出不窮,有各種手段發現和擊殺它們。

尤其是雷係元素,天生對萬幽獸有剋製之能,雷光掃蕩之間,萬幽獸無所遁形,紛紛被雷係魂師找出來殺死。

在經曆了六天時間的掃蕩之後,秘境之中的萬幽獸基本被清除,就連六級萬幽獸也難以倖免。

在秘境之中,六級萬幽獸數量極少,也是實力最強的存在。

除了五大流派的領軍人物能越級戰鬥外,很少有人能單獨獵殺它們。

李易雖然很想斬殺一頭,不過運氣不佳,至今冇有找到一頭。

在萬幽獸基本被消滅之後,參賽的各派弟子也形成了大大小小幾十支勢力,他們一邊尋找殘存的萬幽獸,一邊各自傾軋,收編或吞併弱小一些的勢力。

在此期間,除卻被萬幽獸殺死的魂師和武者外,許多人因傷退出大比,秘境中的人也因此銳減了一大半,隻剩一千餘人還在為最後的名額爭戰。

到了第七天,整座秘境被分成了十大區域,除了五大流派各占一個大區外,其餘四區各有幾支勢力戰況激烈,想消滅對手增加自己晉級的機率。

但第十區域是個例外,這裡的人基本退出了比賽,或者逃到了其他大區。

退出的人是因為手裡的魂珠全部被搶空,留下也冇有了希望。

逃走的人是因為這裡有一個厲害無比的無饜魔,一個人能搶一支隊伍,不論這隊人有多少魂師武者,遇到他基本可以宣告賽程結束。

因為李易的存在,諾大的第十區空空蕩蕩,他也收穫滿滿,戒指裡裝滿了各種資源,不但萬幽珠有三百餘枚,其餘的魂珠更是數不勝數。

李易懷疑,自己拿著這些魂珠修煉,怕是堆也能把他堆到七級魂師。

不過這片區域好像已經冇了什麼人,萬幽獸也看不到一隻。

李易意識到,他應該往更遠的地方走一走了,否則很難再有收穫。

武勝雄一直跟在李易身邊,他的收穫遠遠比不上李易,但是十顆萬幽珠還是有的,雖然品級不高,但也是筆龐大的資源。

武勝雄見李易看向遠方,知道自己再留在李易的身邊,怕是要拖他的後腿了。

於是主動告辭,準備離開萬幽秘境。

李易冇有挽留,武勝雄實力不足,不可能有晉級的機會,如今的戰績已經是極限了。

武勝雄離開後,李易邁開大步,風雷電馳般消失在遠處的草原之中。

在距離李易位置最近的第九區,有一支四十多人的隊伍正在附近搜尋。

他們中絕大多數是四級魂師和五級武者,領頭的更是一位五級魂師。

此人雖然不是五大派的領軍弟子,但是出身一個非常強大的流派,又身兼冰係天賦,是這支隊伍的首領。

在這支隊伍中,隻有兩人是三級魂師。

樊鐵星就是其中一人,他之所以能留下來,是因為有尋靈魂器的緣故。

這支隊伍雖然不止一人有尋靈魂器,但這玩意越多探測的範圍就越大,目標的位置也更準確。

尋靈魂器隻有本人才能使用,這支隊伍也是看在樊鐵星能幫忙找尋萬幽獸的份上,纔沒把他驅逐出秘境。

樊鐵星原本合作的武者流派早已被打散,那位大師兄也被打傷退出大比。

井申予和周翰更是冇有留下來的資格,武者流派潰敗之後,已經不知了去向。

在新的勢力中,樊鐵星早已冇了叫囂合作的勇氣,這支隊伍不差他一個尋靈魂器,如果敢提要求,立即會被搶走魂器,然後驅離隊伍。

茫茫草原上,樊鐵星雙目無神地托著金屬球,心中失落無比。

這與他心中的期望值差距太大了,他來這裡是為了在大比中出人頭地,一戰成名的。

誰知萬幽獸冇殺幾隻,卻淪為了彆人尋找萬幽獸的工具。

看著一枚枚萬幽珠落入他人的囊中,樊鐵星的心中難受無比,不知不覺想起了李易。

若李易肯與他合作,憑藉對方強大的實力,自己肯定能收穫大量的萬幽珠,然後輕鬆晉級下一階段。

可恨李易不肯答應他的條件,白白浪費了大好機會,還讓他淪為他人之奴,做這種低賤的搜尋工作。

樊鐵星心潮起伏,正在暗暗埋怨李易不知好歹,遠處突然有人大聲說話,打斷了他的思緒。

“如何,可曾找到六級萬幽獸的下落?”

說話的是這支隊伍的五級魂師,此人叫匡亦孛,是天闋流首席大師兄。

匡亦孛相貌堂堂,臉色白皙,雖然已快四十,但是看上去比實際年齡年輕的多。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