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一座小鎮上,高高在上的魂靈漂浮在空中,眼睛中露出平靜冷漠的光芒。

地麵有許多鎮民仰頭望天,臉上充滿驚訝:“快看,那是魂師!他漂到天空中乾嘛?”

在小鎮裡的一個客店中,有一支剛剛到達不久的車隊也聽到了外麵隱隱約約的議論聲。

他們走出客房,望向天空上的人影。

“奇怪,我怎麼覺得這個人好像在哪裡見過?”

虞仲看了兩眼,覺得十分眼熟。

“公子忘了?我們曾在一處山坡下見到過此人。”

站在他身邊的一個老者提醒道。

“原來是他?他浮在空中乾什麼,是想展示自己的魂術嗎?”

虞仲嗤笑兩聲,莫名覺得有些不爽。

他這幾天夠倒黴的了,好不容易求到進入魂晶殿的資格,結果被一個突如其來的四級魂師給攪黃了。

雷霆來襲,魂晶被盜,整個魔蛛流亂成一團。

魔蛛流出現大變後,立刻封閉了魂晶殿,連他的資格也一併取消。

虞仲上門去找閆良,結果被拒之門外,他苦求無果,隻能含著眼淚與妹妹打道回府。

這一路之上,虞仲都在詛咒那個壞他好事的四級魂師,罵他會遭雷劈,神魂俱散,永世不得超生。

妹妹虞青見他罵得難聽,隻能好言安慰,免得他氣壞了身子。

就這樣,虞仲帶著大隊人馬,一路罵罵咧咧地來到了小鎮上。

不料剛進客店冇多久,就被外麵的動靜吸引了出來。

望著天上似曾相識的身影,虞青表情嚴肅,蹙眉道:“此人不對勁,我們速速離開!”

“為什麼?”

虞仲冇好氣道:“當初在山坡那裡,我已經退避三舍了,難道他走到哪裡,我都得繞著道走嗎?”

他突然想起一事,兩眼發亮道:“對了,他身邊的那個美人呢?”

虞青見虞仲不聽她的話,臉上露出擔憂的表情。

老者在一旁安慰道:“這鎮子很大,此人未必能發現我們。再說我們與他之間並未發生衝突,小姐不必太過緊張。”

虞青搖了搖頭:“我說的不是這個,我在此人身上感覺到了一種深深的惡念,這種惡念十分強大,讓我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

虞仲哼道:“既然不是針對我們,那有什麼好擔心的?如果他真要找麻煩,我不介意給他一個深刻的教訓。”

虞仲忍不住摩擦了一下拳頭。

他可不是會主動認慫的人,之前退讓是怕誤了進入魂晶殿的事,現在魔蛛流那邊的希望徹底冇了,他也就卸下了包袱。

虞仲一邊摩擦拳頭,一邊直勾勾地望著前方的人影,似乎巴不得對方過來找茬,好讓他發泄一下心中的悶氣。

小鎮的上方,魂靈環顧四周,徐徐降下身體。

魂力可以讓他懸浮在空中,但是時間無法長久,這就是中階魂師與高階魂師之間本質的區彆。

魂靈有些遺憾,他很嚮往在空中飛翔的感覺,但是在真正成為七級魂師以前,他暫時還做不到。

他舉目四望,向離他最近的人群問道:“你們的鎮上有惡人嗎?”

“惡人?”

幾個鎮民愣了一下,隨即說道:“大人說笑了,我們鎮子上住的都是良民,怎麼會有惡人?”

其中一人笑道:“大人若要找惡人,倒可以去東邊的大山找找看,那裡有強盜聚集,都是殺人不眨眼的惡人!”

“東邊的大山嗎?”

魂靈淡淡說道:“距離此處八十裡,山上有一座伏遊寨,裡麵有武者七十九人,魂師三人。”

鎮民詫異道:“大人說的倒仔細,那座大山正是叫做伏遊山,至於是不是有這麼多的強盜,我就不知道了。”

魂靈微微一笑:“我已經把他們殺光了,那裡不會再有惡人了!”

鎮民聽得心中一顫,結結巴巴道:“殺,殺光了?”

魂靈點點頭,認真說道:“他們惡念深重,不配為人,所以我送他們重新輪迴,轉世為善!”

其餘幾人麵麵相覷,驚訝道:“大人不是在跟我們開玩笑吧?”

伏遊山的強盜人多勢眾,實力強悍,方圓百裡的大小城鎮都曾遭受他們的擄掠,對這股強盜可謂深惡痛絕。

有城鎮曾派人向大城市的城主府求助,可惜伏遊山地方偏遠,山路蜿蜒,強盜中還有魂師相助,連城主府派來的人都無可奈何。

城主府過來清剿了一次,傷了幾個人後就退走了,此後再冇有理會這件事。

城主府退走後,伏遊寨的強盜出山報複,殺了那個派人向城主府求助的鎮長,繼續劫掠來往商隊,為惡四方。

這幾個鎮民突然聽說伏遊山的已經被全部誅殺,個個露出不敢相信的神情。

連城主府派來的人都冇有剿滅山中強盜,這位魂師隻身一人,怎麼可能將他們全部殺光?

魂靈無視鎮民的質疑,不緊不慢地說道:“你們人類有一句話,寧殺錯,勿放過。在我看到過的記憶中,凡是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會有惡人,你們既然說不出誰是惡人,那我就把你們全殺了,讓這裡化為淨土,從此不再有惡!”

鎮民們聽得心裡發寒,忍不住退了幾步,心想這人是不是瘋了,怎麼說出這樣奇怪的話來?

魂靈魂力掃蕩四周,緩緩說道:“六百七十二口,其中魂師七人,武者三十六人,裡麵還有一個四級魂師。”

說完之後,抬起手指,啪得彈出一道勁風,直奔最近的鎮民而去。

那鎮民根本反應不過來,胸口啪得一下,綻開一朵血花。

其餘人大驚失色,嚇得紛紛後退。

魂靈麵無表情,對著下一個鎮民點去。

砰!!

魂力震盪開來,一個人突然衝了出來,替鎮民擋下了這一擊。

“豈有此理,你居然無緣無故誅殺平民?”

出手的是虞仲,他雖然有些紈絝,但也見不得人隨意擊殺百姓。

一時義憤填膺,出手攔下了魂靈的攻擊。

“你敢擋我?”魂靈微微皺眉。

“攔你又怎麼樣?你不分清紅皂白就要殺人,我不但要攔你,還要教訓你!”

被虞仲救下的鎮民死裡逃生,感激地跪倒在地:“多謝公子救了小民的命!”

魂靈見狀一愣,喃喃道:“從井救人,是為善舉,此人心中有善,我該不該殺呢?”

虞仲不耐煩道:“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要打就打,我倒要看看,你有冇有本事殺我?”

客店門口,虞青見兄長突然衝出去攔住了那個年輕人,臉上頓時變色。

“不好,忠叔快救大哥!”

老者也冇想到公子會這麼熱血,連忙衝上前去,站在虞仲的身旁。

虞仲見老者到來,心裡更有底氣了,他怒視魂靈,隨時準備出手教訓此人。

魂靈先是一陣茫然,很快又想通了什麼:“鎮民有惡,你來救他,就是助紂為虐,所以一樣要死!”

他伸出手指,指尖亮起了藍光。

“不好,是中階魂師!”

老者臉色大變,立刻激發魂力屏障:“朋友且勿動手,我家公子並不是有意得罪!”

虞仲也變了臉,原來此人是中階魂師,難怪妹妹如此緊張?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