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錦袍男子立刻感激道:“多謝派主給我這次機會,若僥倖突破,一定不忘派主大恩!”

錦袍男子名叫虞仲,在三級魂師卡了七八年,一直無法晉級。

他是衢州大族虞家的長子,將來要繼承家主之位,若是實力低了,以後無法服眾。

虞家幾位長者一合計,決定送他進魂晶殿,利用沐浴祖力的方法幫他突破。

隻不過虞家雖是大族,但在最近幾十年才漸漸崛起,並冇有自己的魂晶殿。

虞家去找了幾家流派,可惜這些流派恪守祖訓,不肯將魂晶殿對外開放。

虞家主人無奈,後經女兒虞青提醒,想起曾與魔蛛流的副派主閆良有舊,於是送上重禮來求,果然收到了效果。

閆良微微頜首,然後看了看坐在下首的年輕女子。

“這位姑娘就是你妹妹嗎?”

虞仲連忙道:“正是舍妹虞青!”

見閆良打量自己,年輕女子微微一福,溫婉有禮道:“小女虞青,見過派主大人!”

閆良陰沉的臉上難得浮起一絲微笑:“聽說你有預知禍福,趨吉避凶的本事,可是真的?”

虞青輕聲道:“隻是五感比平常人敏銳些,算不得什麼本事!”

閆良淡淡一笑:“你倒是謙虛,我可是聽虞家主說起過,虞家能夠如此興盛,你功勞甚大!這次送來的重寶之中,有一件也是因你指點才能得到!”

虞青柔聲道:“是家父謬讚了,虞青隻是運氣好罷了!”

一旁的虞仲聽到兩人的對話,心裡默默加了一句。

其實來找你,也是我妹妹指點的。

她說你這人性情陰冷,但是腹黑貪財,行事冇有太多的顧忌,隻要重金來求,再搭上以往的人情,應該能夠辦成此事。

隻不過話他不敢當著閆良的麵說出來,隻能暗暗藏在心裡。

閆良審視著虞青,露出欣賞之色:“不驕不躁,不矜不伐,實在是難得的心性!可惜你不能修煉,否則前途不可限量!”

他方纔已經試探過了,少女身體對魂力冇有任何反應,體內的血氣也很淡薄,確實不是修煉的材料。

否則以虞家的財力資源,早就讓她踏上了修行之路。

聽到閆良的誇獎,虞青嫣然一笑:“多謝派主誇獎!”

她長相不美,但是言行有度,舉止得當,顯得很有氣質。

閆良點點頭:“我已經安排好了,虞世侄即刻就可進入魂晶殿。”

虞仲聞言大喜,連忙起身道謝。

閆良招了招手,外邊走進一位中年男子。

此人穿著青袍長袍,是一位三級魂師。

閆良伸指一彈,一塊綠幽幽的玉牌飛向他:“傳我的話,今日開啟魂晶殿!”

“是,派主大人!”

中年男子連忙躬身接過玉牌,走到虞仲麵前道:“虞公子,請隨我來!”

見虞仲等人遠去,長老胡雍輕聲道:“我們放虞家的人進魂晶殿,會不會引起非議?”

閆良不以為然道:“能有什麼非議?派主在閉關,短時間出不來!至於溫福那邊...”

他冷冷一笑:“李易的事他脫不了乾係,以為死個小小的執事就能矇混過去,哪有這麼簡單?若他敢提魂晶殿的事,我就跟他好好聊一聊!”

中年男子帶虞仲等人到了一處偏殿,對虞青和老者道:“魂晶殿隻可進入一人,還請兩位在此稍候!”

虞仲興沖沖道:“妹妹,你們就在這裡休息一下,等我突破了境界,再來找你們!”

老者笑道:“公子儘管去,我們就在這裡等你的好訊息!”

虞青也輕輕點了下頭,既然閆良發了話,大哥進魂晶殿的事應該已經塵埃落定,也不用她再操心了。

父親之所以讓她跟著一起來,就是想依靠她的特殊能力,幫助大哥成功進入魂晶殿。

就在虞仲跟著三級魂師走進一處高大的院牆之時,李易在這時也進入了魔蛛流的南門。

在虞仲消失在視線中的一瞬間,虞青突然有了一種極不舒服的感覺,這種感覺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明顯,原本篤定的情緒開始波動,造成了極大的不確定性。

虞青隱隱覺得不妙,她很想對兄長提出警示,但是虞仲已經進入了魔蛛流的禁地範圍,外人未經許可,無法無法靠近。

就在虞青心裡有些不安的時候,黑芒城的天空中突然響起一個威嚴而冷漠的聲音。

“荊巫賢何在?”

這聲音穿透雲層,傳向四麵八方,黑芒城幾乎每一個人都能聽得到。

虞青身旁的老者突然吃了一驚,駭然望向天空:“九階強者?”

與此同時,黑蛛流某處禁地也被這聲音驚動了。

入口的陣法屏障突然消失,裡麵走出一個滿頭白霜,身材異常高大的老者,眉目間帶著一絲疑惑:“雷霆老祖?他來乾什麼?”

老者身上閃動金光,直飛沖天。

除了田雄在魂晶殿駐守以外,溫福、閆良、趙千越三位副派主也離開府邸,來到了高高的雲層之上。

來的是司空殿第一強者,據聞此人性格乖張,喜怒無常,不由得他們不慎重對待。

雲層之間,立著一個淡藍色儒衣的中年男子,額頭正中有個形似雷電的標誌,正是李易曾見到過的雷霆老祖。

身材高大的老者就是魔蛛流派主的荊巫賢,他目視對麵的中年男子,神情凝重道:“老祖大駕光臨,不知有貴乾?”

魔蛛流與司空殿相隔三千裡,彼此之間並冇太多的交集。

雷霆老祖看了荊巫賢一眼,淡淡道:“交出李大牛!”

“李大牛?”

荊巫賢微微一愕,仔細搜尋記憶,但是無並此人的印象。

其餘派主也麵麵相覷,都不知道雷霆老祖說的是什麼人?

荊巫賢正色道:“我魔蛛流並無此人,敢問老祖是否記錯了?”

雷霆老祖語氣冰冷:“不可能,李大牛身上有魔蛛流的法術氣息,我不會記錯!”

荊巫賢皺了皺眉:“僅憑魂術氣息就斷定李大牛是魔蛛流的人,老祖是否太武斷了?”

雷霆老祖哼了一聲:“我已盤問過青鶴流的人,皆言此人叫李大牛,是你魔蛛流弟子!”

“青鶴流?”

荊巫賢一頭霧水,怎麼青鶴流也參與其中了?他們為何指認李大牛是魔蛛流弟子?

他有些納悶道:“老祖可否明示,為何要尋找此人!”

雷霆老祖冷冷道:“我命手下帶回金狸妖身,但卻被李大牛所阻,此後再無音訊!”

他瞥了荊巫賢一眼:“人是在追蹤李大牛的途中消失的,自然要找李大牛要人!”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