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易站在人群之中,眼神有一絲詫異:“這都能發現我?這女子到底是什麼來曆?”

車隊遠去後,李易離開人群,來到了魔蛛流總部附近。

魔蛛流是黑芒城第一流派,占地麵積廣袤,幾乎是一個城中之城。

在天魔蛛流,即便是副派主的府邸,比黑芒城的城主府也要大好幾倍。

黑芒城的城主明麵上是皇朝派駐此地的官員,暗地裡卻被魔蛛流壓得死死的,有虛名而無實權,整座城市幾乎都在魔蛛流的把控之中。

從黑芒城向外輻射三百裡區域,各大城鎮都以魔蛛流為主,因而從外部勢力的凝聚上說,黑芒城要比钜野城強了許多。

但從魔蛛流的內部來看,同钜野城一樣是三雄割據,各自為政。

三係勢力不合,也是魔蛛流一直無法滅掉天蛛流的主要原因。

在魔蛛流周圍轉了一圈後,李易冇有輕舉妄動,而是回到了附近街區的一家小客店中。

樓上有一間李易事先租好的客房,裡麵躺著一個暈迷的男子。

這男子是魔蛛流的一級魂師,李易用精神幻術把他帶到此處,隻是為了打聽清楚魔蛛流魂晶殿的位置,好方便找機會潛進去下手。

他把魔蛛流內部的佈局詢問清楚,然後到魔蛛流外圍查探了一番,看看是否與一級魂師所說的相符。

原想用魂力感知一下,但是魔蛛流的地盤實在太大,李易隻能查探到二十裡的範圍,再遠就無能為力了。

把魂師叫醒後,李易又問了一下魔蛛流高層和實力情況,決定冒險試一試。

魔蛛流的派主是八級魂師,與師祖葛天蛛是一個等級的存在,也是對李易最大的威脅。

不過此人正在閉關,暫時不會出現。

其他四位副派主都是七級魂師,不過隻有一位在魂晶殿附近輪值。

魔蛛流麵積很大,相當於一箇中型城市,各位派主府邸離魂晶殿較遠,即使用飛的,也要花一些時間。

所以李易要麵對的,主要是在魂晶殿鎮守的副派主。

李易現在是五級魂師,六級血脈之身,又有u7這種代表人類頂尖科技的大殺器,有底氣拚一拚。

他已經盤算好了,到時候能偷偷溜進去最好,若是事情敗露,就由自己拖住副派主,再讓金小狸進去找魂晶,看能不能把東西弄出來。

李易做這事已經不是第一次了,隻不過當時麵對的是幾位黑淵森林的四級魂師,現在麵對是實力更加恐怖的七級魂師。

但他也非吳下阿蒙,經過這段時間的曆煉和成長,已經擁有與七級魂師較量的本錢。

如果實在不行的話,還有金小狸師父給她的神秘魂器。

老實說,他也很想知道,那顆金色小球的威能到底有多強?

李易再次將一級魂師震暈過去,然後帶著金小狸離開小店,大大方方地往魔蛛流走去。

李易去的方向是魔蛛流南門,這裡是最靠近魂晶殿的出口,逃離的時間會短一些。

他敢大白天直闖龍門,隻因有自己的底氣。

魔蛛流雖然腐朽,但是等級製度極為森嚴,四級以上的魂師對低階魂師來講,屬於高高在上的大人物。

普通魂師見到他們,隻能畢恭畢敬地躬身問好。

李易大搖大擺地走到南門,帶著金小狸旁若無人地往裡走去。

幾個魔蛛流弟子眉頭一皺,剛要出聲喝止。

就見眼前之人身上藍光迸現,激發出強大的魂力氣息。

“四級魂師?”

眾人感受到一股強烈的壓迫感迎麵而來,臉色齊齊一變。

帶隊值守的是一位身穿灰袍的二級魂師,若是放在其他地方,二級魂師已經是了不得的大人物,但在魔蛛流,卻隻能做一個看守城門的小隊長。

“請問大人是?”

灰袍魂師恭恭敬敬行了一禮,這位四級魂師看著眼生,以前好像冇有見過?

魔蛛流有二三十位中階魂師,個個深居簡出,他並不是個個都認得,隻能小心翼翼地詢問!

李易並冇有放出五級魂力的氣息,因為這種級彆的魂師數量較少,很可能會為人熟知。

四級魂師就不一樣了,魔蛛流有幾千人,每過幾年都有四級魂師晉升,彼此之間未必認識。

被他震暈的那個一級魂師,就有三分之一的四級魂師冇見過麵。

李易冷哼一聲,沉下臉道:“我是誰,還要告訴你嗎?”

二級魂師心中一寒,卻不敢馬上放行。

隻因職責所在,他必須要弄清楚對方是誰,否則放一個外人進去就不得了了,更何況此人還是四級魂師。

灰袍魂師正打算硬著頭皮再問一次,李易伸手一招,無數道蛛絲勁閃動著藍芒飛出,密密麻麻佈滿天空。

灰袍魂師立刻不說話了,這是魔蛛流的獨門魂術,蛛絲上那種特殊的韻律波動他再熟悉不過了,外人想模仿都模仿不來。

天蛛流的人雖然也會蛛絲勁,但是並冇有這個年齡的四級魂師,毫無疑問,這位應該是本派的大人無疑。

一群弟子連忙放行,恭恭敬敬地看著李易走進了大門。

至於跟在他身邊那位蒙麵女子,更是多問一句的膽子都冇有。

長老級彆的大人帶一個女子回去解悶,誰敢多一句嘴?

李易輕輕鬆鬆進了南門,開始往魂晶殿的方向移動。

他知道,這裡隻是天蛛流的外圍,離魂晶殿這種核心區域還遠得很!

在路上,李易故作威嚴,又盤問了兩個低階魂師,確定了魂晶殿的方位,這才放心大膽地往裡走。

就在李易不斷接近魂晶殿時,在魔蛛流核心區域的一座大殿中,副派主閆良接見了幾位千裡之外過來造訪的客人。

坐在首席的赫然就是山坡下的錦袍男子。

錦袍男子三十多歲,身上波動著三級魂力的氣息。

在他身後,依次坐著一位兩鬢斑白的老者和一位年輕少女。

老者兩鬢斑白,年紀六旬左右,是位四級魂師。

年輕少女相貌平凡,身體纖弱,體內不要說魂力,就連一絲血脈之力都冇有。

閆良相貌削瘦,穿著一身黑衫,身上氣息隱晦不明,給人一種深沉之感。

他居高臨下的看著錦袍男子,淡淡道:“虞家送來的東西,我很滿意!”

錦袍男子神色一喜:“閆派主滿意就好,小侄的事還請您多多幫忙!”

閆良點了點頭:“魂晶殿原本不對外人開放,不過你既然來了,自然不能讓你空手而歸!”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