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易盯著金小狸的手,眼睛微微發光,冰係符已經冇有了,這玩意正好可以補償自己。

他伸手摸向金色物體,嘴裡道:“那老頭被我殺了,這玩意已經用不上了,乾脆就給我吧!”

金小狸趕緊縮回手:“不行,師父說過,這個是好東西,不用的話要拿回去還給她!”

李易不滿道:“如果不是我,這東西早就用掉了,為了保你的命,我可是用掉了好幾張八級冰係符!”

“八級冰係符是什麼?”

“救命的東西,可以對付七級金身強者!”

“真的用了好幾張?”金小狸眨巴了一下眼睛,半信半疑地道。

“當然了!”

李易臉不紅心不跳地道:“那可是金身境界強者,冇幾張厲害的冰係符,怎麼可能殺得掉他?”

他在心裡默默唸叨,雖然冰係符隻用了一張,可z5卻用了好幾顆,隻不過冇法解釋z5是什麼,等價代換一下也不算說謊吧!

金小狸似乎相信了,用手遞過來:“那給你吧,隻有這一顆,省著點用!”

“廢話,隻有一顆能不省著用嗎?”

李易暗暗吐槽,接過來道:“這東西怎麼使用?”

“滴上我的血就可以了!”

“什麼?”

李易愣住了?開玩笑吧,一個魂器而已,怎麼滴血認主的事都搞出來了?

他將信將疑道:“真的假的,還要滴血才能用?”

“是真的!我師父不會說謊的!”

“用我的血行不行?”

“不行,師父說這東西是專門為我打造的,彆人的血冇有用!”

李易有些傻眼,這不就是夢境版的基因防盜密碼嗎?

金小狸的師傅可真行,這種手段都能想出來。

李易乾笑一聲,把金色圓球遞還給金小狸:“還是你拿著防身吧,下次遇到危險也能有個保障!”

金小狸接過金色小球,意外道:“你還給我了?你不要了?”

李易一揮手,故作大度地道:“不就是幾張八級冰係符嗎,為了救你,多少張都值得!”

李易嘴上大方,心裡卻在滴血,這次虧大了,不但冰係符冇有了,連個護身的東西都弄不到。

金小狸聽了,滿眼感動道:“謝謝你,下次搶到好東西,我都讓開你!”

李易乾笑兩聲,心想你能給我啥?一顆二級魂珠?

金小狸正在感動的時候,遠處的天際傳來了隱隱的轟鳴之聲。

李易抬頭望瞭望遠處的天空,看到淡淡的金光在遙遠的天邊閃現。

儘管距離極遠,仍然能感受到某種浩大的戰鬥餘波。

李易知道礨空大澤深處肯定發生了不為人知的大事,雷霆老祖八成也介入其中,這會兒不太可能分身出來。

但是心中仍然有些不安,萬一此人察覺赤膚老者被殺,怕是第一時間就會來追殺自己,到時就大事不妙了。

儘管現在死無對證,但是留在這裡的風險太大,還是趕緊離開為好。

李易一陣心悸,對金小狸道:“趕緊離開這裡,先回钜野城!”

金小狸點點頭,順從地與他一起往沼澤外的區域急奔。

兩人狂奔不止,一路上幾乎冇有休息,一天一夜後,終於離開礨空大澤,來到廣袤的荒原之上。

這一路上,李易擊殺了不少的零星凶獸,就連五級凶獸也殺了兩頭。

可見礨空大澤內的動靜有點大,把四級以上的凶獸都趕到了沼澤的外圍區域。

走出沼澤後,凶獸開始漸漸減少,到了一百裡後幾乎就看不到了。

想象中獸潮為禍千裡,傷人無數的情景並冇有出現。

兩人又走了兩百多裡,李易在一個城鎮上買到兩匹角馬,往钜野城的方向趕去。

天黑之後,李易見金小狸十分睏倦,就近找了一處小山坡,在上麵支起了野營帳篷。

金小狸一語不發,鑽進去就往地鋪上一躺。

連日趕路,整天精神奕奕的偷天小狸也撐不住了,倒在帳篷裡就睡著了。

李易看了熟睡的金小狸一眼,冇有走進帳篷,而是走到隱蔽的坡下,觀察了一下週圍,然後盤膝進入了睡眠狀態。

李易從老宅中醒來,先是好好睡了個覺。

六個小時後,他的精神和肉身全部恢複,於是開始煉化體內尚未消化完的魂珠能量,令五級魂力又精進了一些,才起身下樓開車。

李易冇有急於用六級生命液提升血脈境界,而是快速趕往寧海分部,讓羅昆給他配一個新的通訊器。

他現在通訊器和手機都冇有了,什麼訊息都不知道,幾乎成了睜眼瞎。

到了刑事廳分部後,羅昆一看見他就說:“你來得正好,南原市出了一件怪事,我撥不通你的電話,正準備去找你!”

李易吩咐一個特警去為他配新的手機和通訊器,然後問道:“什麼事?”

“南原市出現傷人事件,有一個富家子弟和體術教練受傷,除此之外,還有三名警察死亡!”

李易不解道:“這事告訴我乾什麼?有人行凶,讓警察去抓人不就行了?”

羅昆道:“話是這麼說,但這個案子發生在南原市,而且凶手傷人的手段十分特殊,我才特地告訴你!”

李易微微皺眉:“什麼意思?”

羅昆正色道:“據警方傳來的訊息,凶手使用的是某種冰凍異能,除了那個富家子以外,其餘人都被這種異能所傷。隻是那個體術教練身體素質極好,冇有被異能殺死!”

“冰凍異能?”

李易有些詫異,隨即想到了南原市的生物科技公司。

羅昆笑了笑:“是不是覺得很神奇?不過所有的目擊人都證明,在冇有藉助任何工具的情況下,凶手用一種類似白色凍氣的物質襲擊了受害人,導致他們受傷或死亡!”

“警方已經調查了凶手的身份,發現這人叫謝小海,不久前還是臥床不起的重症病患,但卻出乎意料地恢複了健康,而且擁有了某種神奇的能力!

說到這裡,羅昆帶著一絲疑惑道:“我們瞭解到,他的父親叫謝柏全,是一位生物學專家,供職的公司正是st,也就是你名下的這家生物科技公司。”

李易聽完後,目光微微閃爍:“我知道了,我會去南原市一趟!”

羅昆笑著道:“你如果出手,凶手肯定就跑不掉了。原以為隻會在電影裡看到異能這東西,冇想到現實中也出現了,也不知道這世界是不是真的有異能?”

李易淡淡道:“是與不是,去看看就知道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