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身強者?”

所有人臉色大變,這赤膚老者手放金光,血肉力量強悍無匹,分彆是金身境的強大武者。

赤膚老者殺掉一個五級武者,神色古井無波,猶如滅掉一隻微不足道的螻蟻。

他冷冷掃視眾人一眼:“誰再說話,此人就是下場!”

此話一出,所有人噤若寒蟬,連大氣也不敢出一口。

即便是李易,同樣屏息靜氣,不敢有絲毫異動。

憑他現在的實力,遠遠不是金身強者的對手,尤其是赤膚老者身後站著的中年人,身上明明有魂力波動,但卻隱晦不明,修為難以揣測。

就在此時,天際間轟隆一聲,隱隱傳來雷鳴之音,震得天地之間的空氣出現陣陣漣漪。

眾人距離發出聲響的地方至少有百裡,也能感受到這異乎尋常的動靜。

中年男子神色一動,遙遙望向天際:“我先過去,你把金狸妖身帶走,其他人你可自行處置!”

“是,大人!”

赤膚老者答應一聲,就見中年男子渾身冒出金色火焰,唰得一下衝向天空,轉眼就消失在雲間。

李慕楓看著天際間那道金色殘影,再結閤中年男子的妖異外貌,立刻想起了什麼。

忍不住暗撥出聲:“雷霆老祖!司空殿第一強者?”

赤膚老者耳垂一動,似乎聽到了李慕楓發出的輕呼聲,立刻看了李慕楓一眼。

這一眼淩厲無比,宛如冰刀,令李慕楓遍體生寒。

好在赤膚老者冇有發怒,而是冷冷道:“算你有眼力,是青鶴流的弟子吧?看在你家老祖的份上,饒你一次!”

李慕楓冷汗唰得一下就出來了,還好家裡老祖的名頭還算有點用,否則這次就危險了。

青鶴流的名氣雖然不小,但卻比不上擁有九級強者的司空殿。

尤其是剛剛離去的雷霆老祖,彆看他貌若中年,其實已經有兩百多歲,而且是所有魂師體係中最為霸道的九級雷係強者。

即便是家裡的八級魂師老祖,在他麵前也不夠看。

赤膚老者看了金小狸一眼,向李慕楓問道:“她也是你們青鶴流的弟子?”

李慕楓連忙說道:“這位姑娘是李兄的師妹,他們是魔蛛流的弟子!”

“魔蛛流的弟子?”

赤膚老者不以為然道:“回去告訴魔蛛流,就說人我帶走了!”

“這...”

李慕楓下意識看向李易,心想人家要帶走你師妹,你是不是得說兩句?

李易見李慕楓看向自己,微微一笑道:“前輩能不能告訴晚輩,為什麼要帶走我的師妹?”

赤膚老者冷哼一聲:“老夫要帶人走,還需向你一個小輩說明嗎?再敢多嘴,老夫就一掌滅了你!”

李易驚得退後一步,臉上現出懼色:“既然如此,晚輩無話可說,前輩隨意便是。”

金小狸一聽就急了:“為什麼要跟他走?他長得好凶,我不想跟他走!”

赤膚老者見金小狸不願意,並冇有發怒,而是耐著性子道:“小姑娘不用怕,我不會傷你,隻是大人有令,要你跟我回司空殿一趟!”

“司空殿?”

金小狸猛搖頭:“我不去,師父說過,不能隨便跟男人走,否則會有危險!”

赤膚老者一愣,臉色微微發黑,暴喝道:“大人有令,你不去也得去!”

金小狸被赤膚老者的喝聲嚇了一跳,嬌美的小臉微微發白,晶瑩剔透的眼睛隱隱有淚光出現,似乎隨時可能哭出來。

赤膚老者看到她這楚楚動人的模樣,頓時犯起了難,本來想一掌將她打暈帶走,這時卻有些下不了手。

他一生殺伐無數,即便是女人也不會手下留情,但那些都是實力強大的魂師和武者,卻不是眼前這種嬌弱無力的小姑娘。

何況從雷霆老祖的態度來看,對這個小姑娘似乎十分重視,若對方極力反抗,受了傷就不好了!

赤膚老者正在猶豫的時候,四個遊牧人有了動靜。

那名五級魂師小心翼翼地道:“大人,您要的是這個小姑娘,與我等無關,我們就先行告退了?”

他一邊說,一邊慢慢移動身體,與幾個同伴往後方挪去。

赤膚老者冷冷看了他們一眼,森然道:“你們是遊牧人?一身的血腥氣,殺了不少人吧?”

五級魂師心驚肉跳道:“大人言重了,我們殺的是沼澤裡的凶獸,不是人類!”

一個聲音突然道:“怎麼冇有?你們前不久不是殺了青鶴流的弟子嗎?”

說話的正是李易,他怒視四個遊牧人,一副正義凜然的模樣。

赤膚老者冷哼一聲:“果然冇錯,我一看你們就不是善類,居然敢在我麵前撒謊?今日留你們不得!”

五級魂師臉色大變,這個赤膚老者明明就是在找藉口誅殺他們,可惡的是偏偏有人助攻。

他仇恨地盯了李易一眼,正想開口求情,不料赤膚老者身上金光閃現,一掌就擊了過來。

“不好!”

五級魂師驚得魂飛魄散,猛得撒出一物。

轟隆!

金色洪流一衝,兩個五級武者直接被打成粉末。

五級魂師與另一人連連退後,身前出現一個淡金色的圓形光圈,居然冇有被金光摧毀。

在這光圈的正中間,有道符紙不停閃爍,似乎在激發力量抵擋金光的侵蝕。

赤膚老者一擊未能殺死所有的遊牧人,臉色有些詫異:“護身魂符?”

五級魂師臉色蒼白,心頭在滴血。

這是護身魂符是他花大價錢購來的,能擋七級金身強者一擊,但是隻能護住兩人,而且是一次性的,用過就冇有了。

赤膚老者又擊出一掌,打得光圈明暗不定,但是仍舊冇有崩毀。

他臉色有些不虞:“又是那些魂器師們弄出來的玩意,真是麻煩!”

轟隆!!

金光乍現,赤膚老者又是一掌打在光圈上,這次差點將光圈打滅。

五級魂師見勢不妙,一狠心,往嘴裡吞下一粒丹藥。

另一個魂師也是同樣動作,兩人吞下丹藥後,身上的氣息立即大漲。

一個直接衝到六級魂師境界,另一個也擁有了五級魂力。

“吃了暴靈丹嗎?”

赤臉老者見到兩人的變化,臉上掠過一絲不屑。

他雖然是七級武者,比六級魂師隻高了一級,但是中階突破到高階,是一個質的飛躍。

七級武者成就金身,內臟不再懼怕魂術的穿透之力。

除此之外,血能凝鍊金光,威能暴增數十倍,遠遠超過中階魂師的極限力量。

在高階以下,五級魂師可以與六級武者抗衡,甚至占據優勢。

但是六級魂師的力量卻遠遠不及七級金身武者,就是這個道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