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遊牧人常年在礨空大澤遊獵,外貌滄桑陰冷,身上煞氣極重,很容易就能辨認出來。

李慕楓曾和這些人打過交道,知道他們心狠手辣,視財如命,一旦動了貪念,就連名門大派的弟子也照殺不誤。

曾有青鶴流的弟子被遊牧人殺死,師門長輩前來複仇,但是對方隱匿的手段極為高明,往礨空大澤深處一躲,就連高階魂師也很難追蹤。

直到現在,當年殺死幾位青鶴流的弟子的元凶仍舊冇有伏首。

所以李慕楓一見到這些人,下意識提高了警惕。

“李師兄,有人來了!”

賀雲山冇見過遊牧人,他是長老的獨子,出來曆練的機會較少,分辨不出對麵是些什麼人。

趙凡真與賀雲山同齡,但是有經驗的多,立刻看出了對方的身份:“小心,他們是遊牧人!”

“遊牧人?”眾人一聽,頓時緊張起來。

遊牧人的惡名遠近皆知,遇到他們,簡直比遇到凶獸還要危險。

對麵快速走來的遊牧人也發現了李慕楓等人,他們停下腳步,目光掃射過來。

李慕楓稍一感知,微微皺了皺眉。

對麵有五個遊牧人,雖然身上帶了點傷,但是無損於他們散發出來的強大氣息。

尤其是身上那股重重的血腥氣,濃鬱地幾乎形成實質,似乎是剛剛經曆了慘烈的搏殺,沾染上了大量的血氣。

這幾個遊牧人皆是男性,兩個魂師,三個武者。

其中有個眉發須白的老頭魂力波動高達五級,其餘人實力也不低。

一個是四級魂師,另三人都是五級武者。

而青鶴流這邊,隻有自己和李大牛的實力在四級以上,其餘人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從明麵上的實力來看,對方顯然遠遠強於己方。

隻不過李大牛比自己強出很多,但是上限在哪裡,仍然是未知數。

“是青鶴流的人!”

對方顯然也認出了李慕楓等人的身份,隻因賀雲山和虛鬆穿的就是青鶴流的衣飾。

這些內門弟子的衣料都是上好材質,上麵繡著振翅欲飛的青鶴圖形,看上去極有牌麵。

賀雲山向來以青鶴流內門弟子的身份自傲,走到哪裡都會穿上不同樣式的青鶴流服飾,這次曆練自然也不會例外。

一個身材魁梧,滿臉疤痕的遊牧人望了賀雲山幾人一眼,目光很快放到了金小狸的身上。

他眼睛一亮,目中大放異彩:“青鶴流的弟子中,居然有這等美人兒?”

其餘遊牧人聽他一說,也注意到了金小狸,臉上流露出貪婪之色:“果然是個極品,冇想到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也能見到這種貨色?”

李慕楓暗叫不好,看這幾個遊牧人的反應,顯然是對李大牛的師妹動了心思。

果然聽到其中一個遊牧人道:“這次獸潮害我們丟掉了剛剛到手的獵物,不如就拿這個小妞作為補償吧?”

除了那個五級魂師冇有什麼動作外,其餘遊牧人紛紛表示讚同。

一個坦露胸膛,相貌醜陋的武者怪笑道:“奶奶的,這獸潮來得莫名其妙,害我差點把命都丟掉了,老子一肚子火正冇處發泄,正好拿這個小妞抵償!”

滿臉疤痕的遊牧人嘿嘿一笑,隨即看向眾人,狀甚凶惡:“把這個小妞留下,再把你們身上的空間魂器交出來,就可以滾了!”

青鶴流眾人一聽,頓時露出怒色。

金小狸雖然是李大牛的師妹,但是現在也算他們的一份子,更何況對方太過霸道,連他們的魂器也要搶走,立即激起了眾怒。

隻有李易麵無表情,一邊打量這幾個遊牧人,一邊在想怎麼解決那個五級魂師。

這個眉毛髮白的老頭氣息強橫,有五級巔峰的修為,絕不比被他陰死的閆偪稍差。

擒賊先擒王,隻要先打死這個五級魂師,其餘的人就好辦了!

李慕楓臉色也不好看,他們出身青鶴流,背後是有八級魂師坐鎮的名門大派,豈能受幾個遊牧人威脅?

何況自己還是青鶴流首席大弟子,赫赫有名的魂師天才。

李慕楓神色一變,沉下臉道:“閣下的要求未免太過分了?”

疤臉遊牧人嘿嘿一笑,毫不在意道:“怎麼,不服?那我就把你們全殺了,再把東西拿走!”

幾個遊牧人同時大笑,用不懷好意的目光掃視著眾人。

李慕楓見對方咄咄逼人,怒哼一聲,暗暗做好了動手的準備。

賀雲山臉色發白,忍不住顫聲道:“你們敢,隻要我們發出信號,立刻就有師門長輩來救,到時絕不會輕饒你們!”

疤臉遊牧人不屑道:“師門長輩?兩年前我就殺了幾個青鶴流的魂師,還不是好端端的站在這裡?”

此話一出,李慕楓一群人頓時色變。

原來那幾個青鶴流弟子是這批人所殺?

怪不得他們膽大包天,看出自己是青鶴流的弟子也敢打劫。

賀雲山更是暗暗叫苦,剛出虎口,又入狼窩,自己今天的運氣怎麼這麼背?

這句話說出來,那個白眉老者終於開口:“動作麻利些,女的留下,男的全部殺掉!”

幾個遊牧人齊齊應了一聲,個個目露凶光,立即就要動手。

李慕楓知道無法善了,隻能激發魂力,準備與對方廝殺。

就在雙方一觸即發之際,遠處突然傳來一個聲音:“咦?金狸妖身?”

在距離他們五百米的地方,出現了兩個身影。

這兩人一個是穿著淡藍色儒衣的中年男子,一個是穿著青色衣袍的老者。

中年男子相貌俊逸,額頭正中有個形似雷電的標誌,看上去頗為妖異。

老者白髮如霜,身材魁梧,膚色紅得發赤,形貌也有些與眾不同。

中年男子的目光在金小狸身上輕輕一掃,微微點頭:“確實是金狸妖身,怎麼會出現在一個小女孩的身上?”

疤臉遊牧人見中年男人對他們不聞不問,隻是對他看中的美少女評頭論足,神色頓時不滿:“喂,你們是什麼人?敢在爺的麵前大呼小叫?”

赤膚老者聽見疤臉遊牧人的喝聲,雙目一瞪:“聒噪!”

隨手一揮,掌心發出強烈的金光,唰得一下衝向疤臉遊牧人。

疤臉遊牧人大驚失色,渾身迸發出銀色血能,想擋住這道金光。

可惜他全力激發的血能毫無抵抗之力,瞬間就被金光沖垮,身體片片崩碎,化為焦炭散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