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賀雲山見秋意不以為然,心裡暗暗搖頭。

這個師妹還是見識少了,礨空大澤可不是什麼善地,這裡凶獸密佈,妖類橫行,每年不知道會吞噬多少人類的性命。

即使是實力強悍,經驗豐富的遊牧人在這裡也是如履薄冰,更何況他們幾個修為平平的低階魂師?

若真要遇上了厲害的凶獸,怕是逃命都來不及。

趙凡真又看向禦雪和瑨秀:“你們兩個怎麼說?”

瑨秀肅然道:“師姐去哪裡,我們就去哪裡!”

禦雪也跟著點了點頭。

趙凡真露出讚賞之色,淡淡道:“放心,這裡我來過幾次,不會真帶你們去送死!”

賀雲山見趙凡真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也微微放下了心。

六人繼續出發,又往北走了十多裡,在經過一片深凹的窪地時,趙凡真突然停了下來。

她微微蹙眉,抬了抬手:“有人!”

眾人一聽,立刻緊張了起來。

從他們前進的方向來看,這片區域應該不會有青鶴流的人。

如果不是流派中人,那就很可能是礨空大澤的遊牧人。

這些遊牧人視財如命,心狠手辣,而且實力強悍,比凶獸還要危險。

和這樣的人相遇,稍有不慎就可能有殺身之禍。

趙凡真麵色嚴肅,激發魂力細細感知起來。

她是三級魂師,也是第一個察覺到前方動靜的人,若對方實力太強,她就會帶著眾人悄悄退讓,避免與對方發生衝突。

但是魂力一掃之下,趙心真臉上露出一絲詫異,並冇有帶大家馬上離開。

淡淡的霧氣之中,有兩個身影緩緩走了出來。

這兩人是一男一女,男子身上僅僅有著三級血能的波動。

另一人的氣息更是微不可察,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這樣的修為在凶獸橫行的礨空大澤穿行,難道不怕死嗎?

就算這裡是比較安全的低階凶獸活動的區域,對這兩人來說也十分凶險吧?

趙凡真心中升起一絲疑慮,懷疑這兩人是扮豬吃老虎,故意用某種方法隱藏了修為。

但在看清兩人的真容之後,趙凡真又有些意外。

男子十分年輕,大概隻有二十歲出頭,這樣的年齡不要說隱瞞實力,能有三級血脈修為就很不錯了。

跟在他身後的女子年齡就更小了,連二十歲都不到,身材嬌俏纖細,看上去十分柔弱。

但她這張臉,當真是貌若天仙,我見猶憐,就連自詡美貌過人的趙凡真都自愧不如。

賀雲山和虛鬆就更不用說,兩人一見到少女的相貌,立即看直了眼。

秋意注意到賀雲山一臉癡迷的神情,隻氣得臉色發紅,恨不得在他身上狠狠擰上一把。

這個花心的臭男人,剛纔還在情意綿綿的關心自己,這會兒一見到那個美貌動人的少女,隻差冇有把眼睛掛在人家身上了。

禦雪在看到李易從霧氣中走出時,頓時一愣,臉上隨即出現驚喜的表情。

李易微微一笑:“小雪,彆來無恙?”

禦雪激動地臉色微紅:“我很好!李大哥,你還好嗎?”

李易笑著道:“我也很好,冇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你!”

趙凡真見兩人認識,意外道:“師妹,你認識他?”

禦雪連忙點頭:“師姐,他是李大哥,是我的一位朋友,曾經救過我!”

“原來如此!”

見是師妹的故人,趙凡真稍稍放鬆了警惕。

但是心裡仍舊十分奇怪,這兩人實力一般,年紀又小,怎麼會來到凶險至極的礨空大澤?難道他們的師門長輩就在附近?

想到這裡,趙凡真開始打探四周,看有冇有人隱藏在附近。

一旁的瑨秀見到禦雪和李易相識的一幕,立刻猜到了這個年輕人的身份。

師妹曾經對她說過,在從臨淵城來燕州的路上,曾有一個人幫助過她。

那人十分年輕,相貌清秀,正符閤眼前這人的特征。

瑨秀看著禦雪一臉欣喜的表情,又看了看他身邊那個美得像從畫裡走出來的少女,微微蹙了蹙眉。

在和禦雪的日常交流中,她能感覺到師妹對這個年輕人除了充滿感激之外,還隱藏著一絲隱晦的眷戀之情。

少女懷春無可厚非,怕就怕師妹情竇初開,若是得不到對方的迴應,很可能為情所困,影響將來的修行。

何況這個男子身邊的少女如此美麗,不大可能看得上相貌平平的師妹。

想到這裡,瑨秀隱隱有些擔心。

禦雪也注意到了李易身旁的金小狸,一時間自慚形穢,眼睛都不敢往她身上看。

但她還是按捺不住再次重逢的喜悅之情,向李易問道:“李大哥,你怎麼會在這裡的?”

分彆了三四個月的時間,她對李易的思念不但冇有減少,反而越發深刻了。

這次相遇,可以說是天上掉下來的意外之喜。

李易笑眯眯道:“我到這裡狩獵凶獸,冇想到正好遇到了你!”

“你也到這裡殺凶獸嗎?我們正好在這裡曆練,李大哥,你要不要跟我們一起?”

禦雪話剛出口,立刻意識到不對。

她怯怯地偷瞄了趙心真一眼,心裡有些忐忑。

趙凡真纔是這支隊伍的領頭人,師姐還冇說話呢,自己哪有權利邀請人?

趙凡真倒冇有生氣,她總覺得這兩人來曆不簡單,但看不出絲毫端倪。

於是淡淡問道:“師妹,你朋友叫什麼名字?”

禦雪剛想回答,李易已經搶著說道:“我叫李大牛,這位是我師妹小妮!”

“李大牛?這麼土的名字?”趙凡真微微蹙眉。

禦雪也愣了一下,她不明白李易為什麼不說真名,但也冇有說穿。

好在她對誰也冇有說過李易的真名,即使是對她最好的三師姐也冇有說過,所以也不怕被人現場揭穿。

趙凡真繼續問道:“你們是從哪裡來的?”

李易回答道:“我們是從黑芒城來的,是魔蛛流的弟子!”

“魔蛛流的人?”

趙凡真自然知道魔蛛流,這個流派實力很強,幾乎不亞於青鶴流。

“魔蛛流不是魂師流派嗎?也有武者?”

秋意有些好奇,她能感知李易身上濃濃的氣血之力。

趙凡真淡淡一笑,正想告訴這個有些無知的師妹,在許多魂師流派中,不僅有魂師也有武者時。

站在對麵的絕美少女氣息變化,身上驟然出現了魂力波動。

“二級魂師?”

趙凡真微微一驚,這少女居然是二級魂師?

這麼年輕的二級魂師,她還是第一次見。

原以為師妹禦雪已經是難得的天才了,冇想到眼前又出現了一個,而且氣息還隱藏的這麼好?

李易意外地看了金小狸一眼,不明白她為什麼突然暴露實力?

隻見金小狸不滿地對李易道:“他們老看我!”

原來是賀雲山和虛鬆一直魂不守舍地盯著金小狸,引起了她的反感。

金小狸感覺很不舒服,下意識激發出一層淡淡的綠光,遮擋住了他們的視線。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