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隊長笑著道:“冇錯,就是超能力!兩個孩子都說,蒙麵男子根本不怕子彈,他徒手把子彈停在了半空中,然後殺死了開槍的匪徒!”

上司啞然失笑:“現在的孩子科幻電影看多了,越來越會幻想了!”

小隊長調侃道:“不怕子彈?彆說天海市最高隻有五級的體術高手,就算是六級、七級的國體高手也做不到這一步!”

他繼續道:“不過這個蒙麵男人能一拳打死一個成年人,還能徒手把綁匪的槍奪過來進行反殺,功夫絕不會差。”

上司表示認可,叮囑道:“既然如此,你們在調查這個案子的時候要注意人身安全,必要時可以請武體聯盟的人協助!

小隊長點了點頭,他也練習體術,雖然隻有體術二段的水平,但是知道體術練到較高的境界對普通人的殺傷力有多強。

不過現在是科技時代,槍械纔是王道!再厲害的體術高手,也無法和威力巨大的熱武器對抗。

隻要有槍械在身,他不會懼怕任何體術、搏擊或者格鬥高手。

從案發經過來看,蒙麵男人雖然是自衛反擊,但是他不告而去,行跡十分可疑。

而且這人具有相當的武力,對社會安定有潛在的威脅,作為警察,他們有必要調查清楚對方的身份來曆。

警察署安置室,趙歡和徐小胖在做了整整兩個小時的筆錄後,終於被父母各自接回了家。

兩家的父母都是又驚又怕,他們從來冇有想到過,自己的孩子會遭遇到這種可怕的事情。

從警察署出來的那一刻,兩個男孩各自對望了一眼,蒙麵男子那神奇的手段仍然深深刻在他們的腦海中,一直無法忘懷。

夢境世界,烏察部落。

高大寬闊的石殿內,烏察族長盯著地上幾塊沾滿血跡的布塊,臉色有些陰沉。

“你們認為這是納契克的遺物?”

“是的,族長。”

一個身材雄偉的部落戰士回答:“我們找了整整三天,發現了這些殘留的法師袍碎片,跟納契克巫師那天的穿著一模一樣。”

烏察族長抬起眼瞼,皺眉道:“納契克究竟是怎麼失蹤的?”

戰士答道:“那天我們正在圍獵一頭猛獸,納契克巫師突然離開,說是要到前方探路,此後就再冇有回來。”

烏察族長沉吟半晌,目光轉向另一邊。

“大巫師,你怎麼看?”

在他的座位側席,坐著一位穿著灰黑色巫師袍的老者。

大巫師法莫德看了看地上的衣物碎片,緩緩道:“東西是納契克的,我能夠感受到這老傢夥的氣息。”

烏察族長臉色越發陰沉:“這麼說來,納契克真的死了?”

法莫德微微點頭。

烏察族長又驚又怒:“難道納契克是被林中的猛獸殺死了?大巫師,你能看出什麼嗎?”

烏察部落僅有兩位一級巫師,納契克一死,烏察部落的實力無疑會大幅削弱,這對烏察部落努力躋身為大型部落極為不利。

法莫德沉吟道:“僅憑這點碎片,我無法判斷納契克的死因,或許是被猛獸所殺,或許是死了其他人的手裡。”

烏察族長臉色慍怒:“納契克是一級巫師,這附近隻有幾個小部落,誰能殺得了他?”

法莫德搖搖頭,資訊量太少,一時半刻他也無法判斷。

烏察族長詢問未果,轉而向戰士追問:“你們是在哪裡發現這些東西的,附近有什麼部落?”

戰士答道:“我們發現碎片的地方在黑淵森林的西南區域,距離那裡最近的部落是禾西族。”

“禾西族?”

烏察族長目光閃爍,禾西族距離烏察部落不足五十裡,是他一直謀劃吞併的部落之一。

黑淵森林環境惡劣,人煙稀少,大部分部落的人口繁衍率極低。

千年以來,不知道多少部落在歲月的變遷和爭戰中漸漸消失。

在黑淵森林,一個部落要想長久的生存下去,同時成長為更大型的部落,就需要不斷蠶食、吞併其他部落,才能保證種族的繁榮和昌盛。

烏察族長望瞭望四周早已列席的長老們,緩緩問道:“這件事,各位怎麼看?”

“族長,納契克巫師既然是在禾西部落附近失蹤的,那十有捌九和他們有關係,不如我們立刻派人去,責令他們交出納契克巫師!”

一個部落長老趁機建議。

另一人跟著道:“如果他們交不出人來,我們就趁勢發兵,滅了禾西部落!”

烏察族長對長老的建議十分滿意,納契克失蹤死亡,正好是一個吞併禾西部落的藉口。

但他仍然有些猶豫,思索道:“但是禾西部落也有巫師,還有三名一級戰士...”

“此事不足為慮!”

一個滿臉皺紋的部落長老連忙道:“禾西部落的西莫雖然也是正式巫師,但絕不是大巫師的對手。還有他們最強的戰士賽赫亞,聽說跟黑塔部落的人一起去了森林深處捕獵,要半個月後才能回來。這次我們隻要出動三名以上的一級戰士,就可以拿下禾西部落。”

烏察族長放下心來,又把頭轉向法莫德,準備征求他的意見。

納契克已經死了,法莫德責無旁貸,他隻能站起身道:“西莫就交給我了!”

烏察族長滿意地點點頭,大聲道:“那就由大巫師帶隊,明日出發,一舉拿下禾西部落!”

話音剛落,石殿傳出震耳欲裂的呐喊聲。

第二天,烏察部落聚集了一百名凶猛的戰士,在大巫師法莫德的帶領下,氣勢洶洶地直奔禾西部落而去。

為了以防萬一,除了三位一級戰士外,烏察族長把族中僅有的兩個二級戰士也派出了一人。

傍晚時分,一個**上身,肌肉堅硬的如同頑石般的光頭大漢望著遠處的村落,眼睛充滿著嗜血的衝動。

在他身後,緊跟著近百名身穿獸皮的烏察戰士。

“衝進去!凡是成年男人,一個不留!”

光頭大漢一聲低吼,準備衝進禾西村。

這是他們吞併其他小型部落慣有的方式,消滅有生力量,隻留下婦女和孩童。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