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易正在裝腔作勢地思考,突然神情一動,在感知範圍內發現了一大群人類的氣息。

在距離他們七八裡的地方,有近百人聚集在一起,正在聽一個穿著青袍的男子講話。

青袍男子身上氣息十分強大,魂力波動隱隱達到了四級魂師的水平。

在他的周圍,站著近百名魂師。

這些魂師實力參差不齊,既有一級魂師,也有二級和三級魂師,年齡也從到十幾歲到三四十歲不等。

但在這一大群人中,就隻有青袍男子是四級魂師。

青袍男子三十歲左右,下頜蓄著小鬍子,長相五官端正,皮膚也很白淨,看上去頗為俊朗。

這群低階魂師中有不少女子,看著他的目光充滿仰慕,顯然對此人頗為傾心。

隻聽青袍男子大聲道:“這片區域相對安全,大多是低階凶獸和魂獸,大家就在此地獵殺曆煉。若向其他區域探索,最好不要超過百裡範圍,否則遇到強大的凶獸就不好了!

大家這段期間可各行結伴組隊,每隊不可少於六人,若遇到無法應付的危險,立刻發信號求援!”

青袍男子安排完後,轉身就欲離去。

有個剛剛突破不久的年輕魂師問道:“李師兄,你到哪裡去?”

青袍男子回頭道:“我要協助宗門前輩獵殺更強大的魂獸,現在要去趕上他們!”

那人失望道:“你不留下來和我們一起嗎?”

一個年輕的女魂師白了那人一眼:“李師兄是四級魂師,自然是和前輩師兄們一起行動,怎麼會留在這裡對付低階魂獸?”

青袍男子聞言,臉上掠過一絲自信的笑意:“你們就留在這裡曆練,百裡之外是中階以上凶獸出冇的地方,千萬不可靠近!”

說完這句話,他瀟灑地轉過身,向著遠處飛馳而去。

年輕女魂師看著他的背影,眼睛泛著小星星:“李師兄真是厲害,纔剛剛三十歲就成了四級魂師,不愧是青鶴流最出色的天才!”

她的同伴調侃道:“你這麼推崇李師兄,是不是喜歡上他了?”

年輕女魂師大大方方地承認道:“我是喜歡李師兄又如何?他若肯娶我,我馬上就嫁給他!”

她緊接著歎了一聲:“可惜像李師兄這樣的天才,不是我能配得上的!”

年輕女魂師此話一出,讓好幾個對青袍男子有意的女子默默低下了頭。

是啊,李慕楓師兄年輕有為,是宗門中數一數二的天才!

流派中不知道有多少年輕美貌,天賦又好的師妹傾心於他,又怎麼會看得上資質平庸的自己呢?

一群男魂師見到眾女默然神傷一幕,心中忍不住暗暗豔羨剛剛離開的青袍男子。

恨不得立刻化身李慕楓,好接受這些師姐師妹們對自己的傾慕。

“好了,大家開始組隊了,記得不能少於六人!組隊完畢後就各自離去,哪一隊殺的魂獸越多,排名就越高,宗門給予的獎勵也越豐厚!”

一個年長的魂師大聲說道,他是三級魂師,到礨空大澤來過多次,經驗十分豐富。

青鶴流每年會組織低階魂師輪流到各處曆煉,礨空大澤就是其中一個目的地。

不同的是,今年來到礨空大澤的不僅僅是低階魂師,還有青鶴流的中階魂師,他們另有任務,並未和這些低階弟子在一起行動。

在幾個三級魂師的組織下,近百人的隊伍很快分成十五組,然後各自離去。

七裡之外的霧氣之中,李易站在原地默默觀察這批人,一直到他們分組離開,漸漸消失在不同的方向。

金小狸見他長久不動,忍不住道:“你想到了嗎?哪裡有好東西?”

李易微微一笑:“不急,咱們先去見一個人!”

在這群突然出現的魂師中,他發現了一個熟悉的氣息。

“冇想到會在礨空大澤遇到她,快四個月冇見了,也不知道她過得怎樣?”

李易的腦海中掠過了一個有些瘦弱,又有些羞怯的小小身影。

他看著前方淡淡的霧氣,帶著金小狸朝著其中一個方向趕了過去。

半個小時後,在某處沼澤地附近,有六個身影停了下來。

這一組人兩男四女。

這裡麵實力最強的是一個女魂師,魂力波動達到了三級強度。

此女相貌豔麗,但是氣質清冷,看上去不苟言笑。

另外幾人實力都不如她,隻是一級魂師和二級魂師。

年齡最小的那個,赫然就是相貌平平,但是已經成為正式魂師的禦雪。

站在她身邊的,是她的三師姐瑨秀。

此外還有秋意、賀雲山和一個三十多歲的男魂師。

“師姐,我們接下來往哪裡走?”

瑨秀向相貌豔麗的女魂師問道,隻因此女正是易曼莎門下的第二個親傳弟子,也就是她們的二師姐趙凡真。

這次曆練,大師姐冇有來,所以趙凡真就成了他們這組的臨時隊長。

秋意還冇有正式嫁到賀家,仍是易氏弟子的一員,所以留在了這一組。

賀雲山是秋意未來夫婿,這次專程為未婚妻保駕護航,因此也加入了她們的隊伍。

另一個二級魂師是他的師弟,年齡三十多歲,名叫虛鬆。

聽到瑨秀髮問,趙凡真淡淡道:“先往北走百裡,看看再說!”

賀雲山一聽,臉上微微變色:“往北百裡?豈不是快要出這片區域了?那裡有四級以上的凶獸出冇,恐怕會有危險!”

趙凡真冷笑道:“既是曆練,留在這裡打些小魚小蝦有什麼意思?隻有往北邊更遠的地方去,才能找到三級魂獸獵殺!”

賀雲山見她執意而行,心裡暗暗叫苦。

原以為她們的大師姐是個冒冒失失的性子,冇想到這個看似穩重冷靜的趙凡真同樣富有冒險精神,非要往危險的地方闖。

趙凡真見賀雲山麵露難色,蹙眉道:“你若是怕了,可以不用去!”

賀雲山雖然心生退意,但是在尚冇過門的未婚妻秋意麪前,還是要撐下門麵的。

他乾笑一聲,硬撐道:“我自然不會怕,不過秋意師妹隻是一級魂師,我怕她會有危險!”

秋意見未婚夫心繫自己,臉上升起一絲紅暈,心中生出淡淡的甜蜜。

她故作嬌羞道:“賀師兄勿需擔心,有趙師姐在,我不會有事的!”

秋意是第一次到礨空大澤,不知道這裡的凶險,但覺得附近都是青鶴流的弟子,還有四級以上的魂師在,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