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易鬆了一口氣,向中年人感激道:“多謝前輩相救之恩!”

中年人看清兩人相貌,有些意外他們如此年輕。

尤其是金小狸,看上去隻有十三四的年齡,居然敢到佈滿凶獸的礨空大澤來?

他打量兩人幾眼,擺出前輩高人的風範:“你們小小年紀,到礨空大澤來乾什麼?”

李易回答道:“我們聽說礨空大澤有魂獸,所以過來找一找,看能不能獵殺兩隻魂珠作為修煉之資。”

中年人哈哈大笑:“就憑你們也想獵殺魂獸?礨空大澤確實有魂獸,不過卻不是你們能獵殺的!”

李易不解道:“彆人能殺,我們為何不能殺?據說附近城市的魂珠都是來源於此,證明魂獸也並不難殺!”

中年人冷笑一聲:“就憑你的實力也想獵殺魂獸?怕是還冇走到核心區域就被凶獸吞吃了!”

中年人是五級武者,雖然不能像魂師那樣清晰地感知對方的實力,但從這個年輕人身上的力量波動判斷,此人不過是個三級武士。

李易固執道:“前輩不用打擊我,若前輩能告訴我哪裡有魂獸,在下感激不儘。”

中年人搖搖頭:“讓你白白送死的事我可捨不得,我看你們長相和資質不錯,不如來做我的仆人,若是把我服侍的舒服了,賞你一顆魂珠也未嘗不可!”

李易臉上頓時出現怒色:“休想!士可殺不可辱,我大牛絕不可能做任何人的仆人!”

“大牛?”

中年人愣了愣,這個年輕人長相俊朗,為什麼名字如此之土?

不過他並冇在意,而是獰笑一聲:“我既救了你,你就要拿身體來報答我的救命之恩!不光是你,還有你的妹妹!”

中年人不像清心寡慾的魂師,可以耐得住長時間的寂寞。

他在荒無人煙的礨空大澤呆了兩個月,早就煩躁不堪。

這時看見這對長相清秀的兄妹,心中蠢蠢欲動,升出某種邪惡的念頭。

李易聞言一驚,臉上露出警惕的神色:“你想做什麼?”

中年人看到李易一臉不安的表情,心中無比舒暢。

他來找這對新人解悶,不就是想看到對方驚慌失措的樣子嗎?

尤其是另一個小妹妹,清澈明亮的眼睛睜得大大的,一臉的茫然和無助,簡直正合他的心意。

他卻不知道,金小狸滿臉困惑,是因為不知道李易葫蘆裡賣得什麼藥?

明明不怕這箇中年人,還做出一副害怕的樣子乾什麼?

中年人獰笑道:“這可由不得你,你若不願意,我隻能親自拿住你,還有你的妹妹!”

李易怒道:“你究竟是什麼人?竟敢如此膽大妄為?”

中年人冷笑道:“問這麼多乾什麼?隻要你跟了我,不就知道了嗎!”

他大手一伸,五指向李易抓去。

李易不躲不閃,淡淡說道:“既然你不說,那我就打得你說!”

他同樣揮出一掌,手臂上銀光炸裂,爆發出五級巔峰的血能。

中年人猝不及防,直接被轟飛出去。

他落在地上,捂住鮮血淋漓的右掌,驚聲道:“五級血能?這怎麼可能?”

中年人被李易年輕的外表迷惑,失去戒心,一交手就吃了大虧。

李易將中年人擊退,手掌前壓,身上爆發出強大的血能,繼續向對方轟擊。

他其實早就發現了跟在後麵的中年人,隻不過對方是五級武者,而且對這裡的地形十分熟悉,如果貿然動手,被此人逃走了怎麼辦?

李易身邊還帶著一個金小狸,無法放心追趕,所以偽裝成一個普通武者,先誘使這人露麵,然後再看情況出手。

中年人是五級武者,雖然受了點傷,但是並無大礙。

他身上血能湧動,右掌咯嘣直響,折斷的五指被濃鬱的氣血連接,瞬間恢複如初。

這就是修煉血肉之道的強大之處,隻要重要器官冇有受損,肉身就能很快恢複過來。

血脈武者的修為越高,恢複力就越強。

中年人見李易攻來,臉上閃過怒意,立刻揮掌迎擊。

砰砰砰!!

雙方拳掌互撞,激烈交鋒,沖天而起的氣血之力把四周的沼澤凶獸驚得四處逃竄。

中年人原想憑藉多年的武道經驗壓製對方,哪知這個年輕人不但應付自如,而且出手同樣老辣。

不僅如此,對方的肉身氣血濃厚,爆發出的血能居然比他還要強上一分。

他是五級後期境界的武者,放在外麵是絕對的強者,但在李易的麵前,卻半分便宜也占不到。

李易與中年人交手片刻,隻覺暢快無比。

這箇中年人的實力極為強悍,比樊家的長老樊商還要強上一籌,正適合他磨練武技。

他越打越興奮,拳鋒帶著凶悍無比的威勢,綿綿不絕地壓了過去。

李易這一發力,中年人頓覺壓力驟增,很快就落入了下風。

他越打越心驚,猛得轟出一掌,拔腿就跑。

李易早就防著他這一招,巔峰血能全力施為,一個箭步就追上了他。

中年人無法脫身,忍不住大罵:“臭小子,明明是五級武者,為何欺瞞於我?”

李易冷笑:“是你自己上當,與我何乾?”

中年人一窒,邊打邊退道:“我認輸了,咱們就此罷手如何?”

李易冷哼道:“認輸可以,你自斷雙腳,我可以停手!”

中年人大怒:“豈有此理,居然敢羞辱我?”

李易還以顏色:“你想收我做仆人?難道就不是羞辱我?”

中年人無言以對,連揮兩拳,轉身便跑。

李易速度比他快一分,幾步追上去,雙方又纏鬥起來。

又打了幾分鐘,李易激發魂力,開始增加血能。

中年人終於不支,被李易堪比六級的血能一拳擊中,護身之力立刻崩潰,被擊飛了四五米遠。

他慘哼一聲,表情有些難以置信:“你,你的力量怎麼比之前還強?”

二十多歲的年紀就是五級武者,這已經夠離譜了,可是剛剛那一拳,似乎已經達到六級血能的水平,簡直令人難以理解。

中年人臉色灰敗,心中懊悔不已。

原本是想找個樂子,冇想到遇到一個怪物,捱了打不說,逃命都是問題。

李易跟上兩拳,把中年人打得連連後退,最後被一拳擊中胸腹,登時五臟移位,痛得臉都變了形。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