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夜,李易與金小狸離開天蛛流,悄悄往钜野城北門而去。

钜野城的城牆雖高,卻難不住李易。

他將金小狸抓住,避過附近巡邏的守衛,帶著她一躍而起,翻過了高大巍峨的城池。

兩人往北一路急行,漸漸遠離了钜野城。

钜野城往北是一眼望不到頭的荒野,直到走了整整半日,兩人纔看見第一個小村莊。

李易打算進村歇一歇,順便買兩匹角馬當作代步工具。

後麵還有好幾百公裡的路程,他體能強悍,跑著去礨空大澤都沒關係,金小狸卻不行。

走進村子,李易找了一戶人家,笑盈盈地向坐在門口的村民打聽:“大叔,請問你家裡有角馬賣嗎?”

“角馬?我家可冇有!”

“那您知道在哪裡可以買到嗎?”

村民想了想:“你可以去村東頭的王家問一問,他家是村裡的大戶,有好幾頭角馬!”

“謝謝了大叔!”

李易按村民指點的方向一路尋去,很快看到了一處高大的院牆。

這處院牆比附近的村民房屋高了整整一個頭,占地麵積也大得多,看上去很是顯眼。

如果冇有猜錯的話,這裡應該就是村裡的大戶王家了。

李易走上前去,叩響了這戶人家的大門。

“誰啊?”

裡麵傳來一個略帶沙啞的女聲,緊接著大門打開,露出一張中年婦人的臉。

她疑惑地打量李易,然後問道:“你們是誰?到我家來有什麼事?”

李易連忙道:“大嬸,我們是路過的旅人,想買兩匹角馬,不知道你們家有冇有?”

“想買角馬?”

中年村婦先是看了看李易,又看了看站在他身後的金小狸,眼睛微微一亮。

她露出笑臉,把門敞開道:“先進來再說吧!”

李易道了聲謝,帶著金小狸一起走了進去。

兩人在院裡站定,中年村婦才說道:“我們家是有幾匹大角馬,但是賣不賣得我們當家的定,你們在這裡等一等,他一會兒就回來了,到時你們跟他說吧!”

李易聽後並冇有意外。

兩匹角馬對他們不算什麼,但對村民來說,儼然已經是一筆不小的財富,這個婦人明顯是做不了主的。

李易與金小狸在院中等待,那中年村婦閒來無事,向兩人問道:“你們叫什麼名字,從哪裡來的?”

李易隨口道:“我叫大牛,她是我妹妹小妮,我們是從燕州來的。”

李易冇敢用真名,怕天魘尋跡而來,再次對他下手。

所以連天蛛流的衣服都換了下來,穿的是尋常百姓人家的裝束。

金小狸聽李易改了她的名字,下意識張了張嘴,但被李易一瞪,又閉上了嘴巴。

她隻能在心裡安慰自己,反正兩個字的發音差不多,也不算辱冇了自己好聽的名字,就暫時忍一忍吧。

李易見金小狸識趣,收回了凶巴巴的目光。

“燕州?”

婦人詫異道:“那地方好像很遠啊?你們從這麼遠的地方過來乾什麼?”

李易編了個理由:“老家冇人了,我們是到附近的一個村子尋親的。”

中年村婦似乎相信了,她盯著金小狸道:“小姑娘長得真俊,多大了,許配人家了冇有啊?”

李易道:“大嬸說笑了,我妹妹隻有14歲,還冇到成親的年齡呢!”

中年村婦搖搖頭:“14歲已經不小了,在我們村裡14歲就定親的姑娘有不少呢!”

她反覆打量金小狸,嘖嘖道:“這小姑娘越看越水靈,就這麼跟著你在外跑,怪讓人心疼的!”

李易乾笑兩聲,覺得這婦人管得有點寬。

金小狸聽婦人誇她漂亮,得意地揚起俏臉,身上的衣物雖普通,但是皮膚如雪,眼如點漆,確實顯得清秀絕俗。

中年村婦直看得眼睛發光,嘴裡嘖嘖讚個不停。

她眼珠一轉:“小夥子,你仔細看一看,覺得我們家條件如何?”

李易假意往四周看了看:“還不錯!”

中年村婦滿臉得意道:“何止不錯,咱家有好幾匹大角馬,還有不少牲畜,是這個村裡的大戶,豐衣足食,吃穿管夠,比村裡其他人家強多了!”

李易見婦人炫耀家境,心想你家再富,跟我有毛關係?

中年村婦笑嗬嗬道:“你們大老遠過來尋親,不就是想找個安家落戶的地方嗎?所以嬸子有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李易見中年村婦一直盯著金小狸,心中隱隱猜到了什麼,於是裝傻充愣道:“大嬸有話請講!”

中年村婦微微一笑:“不瞞你說,我有個兒子今年20歲,剛好冇有婚配。我仔細瞧過了,覺得你妹妹跟我兒子正合適,不如就把你妹妹嫁到我們家,省得你帶著她四處奔波,既累贅也不安全。”

李易一聽就樂了,難怪這婦人老盯著金小狸看,原來是想讓她當兒媳婦。

李易還冇有回答,金小狸已經跳了起來:“什麼?讓我嫁人?我不乾!”

中年村婦連忙道:“小姑娘,我們家糧食多,保證不會讓你餓肚子,而且我兒子長得又高又俊,你見了一定會喜歡的!”

她的話剛說完,大門吱呀一聲被推開,走進了兩個人。

走在前麵的是一箇中年漢子,身材魁梧,膚色黝黑,長著滿臉橫肉。

後麵的是個青年,體型偏瘦,長相平凡,眼睛有些吊三角。

中年漢子見家中有人,詫異道:“老婆子,他們是誰?”

中年村婦連忙迎過去,在漢子身旁耳語了幾句。

中年漢子頻頻點頭,眼睛在金小狸身上掃了一圈,顯得十分滿意。

青年聽到婦人說的話,雙眼頓時亮了起來,看著金小狸的目光充滿了驚喜。

村婦把青年一拉,向金小狸道:“姑娘,這就是我兒子,你看看怎麼樣?”

金小狸瞟了他一眼,嫌棄道:“他就是你兒子?長得真難看!”

村婦的笑容立即僵在了臉上,在她的眼裡,自己兒子是整個村子最優秀的,冇想到這姑娘居然瞧不上眼?

青年倒是不以為意,他看著金小狸的目光充滿了驚豔,對村婦道:“娘,我就要她了!”

村婦見兒子滿意,也就冇把金小狸的話放在心上,而是對李易道:“小夥子,不如這樣,你把妹妹嫁到我們家,我白送你一匹大角馬,另外再給你兩串鐵錢如何?”

李易故作為難:“但是我妹妹不同意怎麼辦?”

村婦不以為然道:“長兄如父,你說得話纔算數。尋親這麼遠,你帶著她多有不便,不如把她留下,等你安家之後再回來看望也不遲。”

“這樣啊?”

李易故作思索,看上去像是動了心。

中年漢子和村婦見狀,臉上露出笑容,覺得此事差不多成了。

青年更是滿臉欣喜,這個少女年齡雖小,卻是十足的美人胚子,附近方圓幾十裡的村莊冇一個比得上的。

若能把她娶進門,簡直是八輩子修不來的豔福。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