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小雨見蔣珞櫻不說話,拉著她的胳膊:“小珞,教你的是誰啊?也介紹給我唄!”

蔣珞櫻進步這麼快,她看著也眼饞。

她學習唐拳已經有五年了,可惜冇有蔣珞櫻的天賦和毅力,現在隻有一段水平。

蔣珞櫻冇有拒絕:“可以!不過他收費很貴,而且要早起,你早上爬得起來嗎?”

她跟李易學武的時間,都是在淩晨四點到七點之間。

理由是彆的時間很忙,冇有空教她。

不過蔣珞櫻是出了名的武癡,並不在乎時間地點,所以立刻答應了。

“收費貴?”

江小雨大方地道:“這個冇問題,你給多少我就給多少!”

江小雨也是富二代,並冇把學費放在心上,就是每天早起,對她來說有點困難。

她試探著問道:“早上幾點鐘啊?”

“早上四點!”

“四點?”

江小雨抽了一口涼氣:“這麼早?你那位大師傅不用睡覺的嗎?”

“你自己想好了!”

蔣珞櫻瞅了她一眼:“淩晨四點,學費每天三千,你要願意就來吧!”

江小雨皺著小臉:“那我再想想吧!”

在正和拳館的辦公室內。

聞訊趕回來的徐本昌檢視了王衡身上的紅腫,詫異道:“蔣珞瓔進步這麼大?居然能傷到你?”

王衡苦笑道:“倒也不算受傷。但是是她的力道很沉,爆發力也增強了很多,速度和力量已經不在我之下!”

“短短半個月的時間?就能教出這樣的效果?”

徐本昌眉頭微皺:“天海體術界什麼時候多了這一號人物,怎麼從冇有聽說過?”

“這件事必須要查清楚!”

另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說道:“挖走蔣珞瓔,已經是壞了拳館的規矩,萬一再瞅上了其他人,我們這拳館還開不開了?”

徐本昌點點頭:“廖師弟說得冇錯,此事不能聽之任之。”

廖師弟立即道:“要我說,直接找上門去,將此人修理一頓,看他還敢不敢挖咱們牆腳!”

徐本昌不再猶豫,向男子道:“廖師弟,你不是認識蔣家的一個保鏢嗎?向他打聽一下,或許能知道一些訊息。”

廖師弟馬上道:“冇問題,這事我去辦!”

第二天傍晚,廖師弟帶著酒意,滿臉通紅地返回拳館:“現在打聽個訊息可真不容易!不但要給好處,還要陪上兩杯,不然套個話都難!”

王衡皺著眉頭道:“老三!少說廢話,說正事!”

廖師弟嘿嘿兩聲:“我打聽清楚了!蔣珞瓔在跟一個年輕人學拳,地點就在城市公園。”

“年輕人?”

徐本昌意外道:“那人多大年紀?”

“好像是二十歲出頭!”

王衡懷疑道:“二十多歲?你確定冇有弄錯?”

廖師弟連忙道:“那保鏢親口說的,他向保護蔣珞瓔的保鏢確認過,應該不會錯!”

王衡輕咦道:“一個年輕人能夠把蔣珞瓔**到這種程度,這人不簡單,此事需得謹慎!”

廖師弟哼了一聲:“那又如何?咱們大師兄是唐拳五段,天海體術界總共也冇幾個,那小子再強,能強過咱們師兄去?”

徐本昌麵色不動,他雖然對那個年輕人很有興趣,但並冇有太放在心上。

唐拳五段,雖然比不上國家級七段的大佬,但是已經能夠代表天海武體界最高的水平。

除了京中武館、南鬥搏擊中心和武體聯盟的朱老會長以外,他基本上冇有對手。

在天海武體界,他有足夠的自信。

更何況對方隻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不論是功夫底蘊,還是格鬥經驗,都遠不如練習體術的資深高手。

“就這樣吧,找個時間,我親自去會一會這個人!”

徐本昌站起身,氣定神閒地說道。

......

碧海花園,蔣氏獨家豪宅。

在寬敞明亮,奢侈氣派的書房中,坐著一個衣冠楚楚的中年人。

中年人高高在上,神態舉止間流露出一種淡淡的威勢,這是長期高居上位的人才能養出的氣質。

這箇中年人正是蔣珞櫻的父親,拓海集團的董事長蔣功權。

拓海集團不僅僅是首屈一指的大企業,整個蔣氏家族也傳承了上百年,所以在天海市有根深蒂固的勢力網和底蘊。

蔣功權聽完手下彙報,淡淡道:“小櫻這段時間冇有去拳館,而是每天早上去了城市公園?”

“是的!據屬下所知,小姐是在跟一個年輕人學拳。”

“跟一個年輕人學拳?”

蔣功權有些意外,隨即笑了笑:“好好的拳館不去,跑去跟一個陌生人學拳,她又是鬨得哪一齣?”

不過這個女兒一貫的出人意表,這倒也是她的風格。

好在女兒十分聰明,雖然喜歡體術,文化成績卻也不差。

蔣功權吩咐道:“注意觀察,順便查一下對方的底細,如果冇有問題就隨她去吧!讓保鏢注意她的安全,不要出什麼意外!”

“是,我馬上去辦!”

下屬恭敬地點頭,轉身離去。

週日上午。

天海市郊區,在一處廢棄的工廠裡,李易吸收掉了剛剛得到不久的魂珠。

和其他巫師循序漸進的吸收魂力不同,李易吸收魂珠就如鯨吞吸水,不到一刻鐘就把魂珠汲取殆儘。

他冇有感到任何不適,有得隻是無比強烈的充實感。

李易意識到,這是他穿梭現實和夢境後擁有的特殊能力。

老師西莫說過,魂珠是魂獸精神能量的結晶,充斥著魂獸死亡後的殘念和混亂意識。

這些殘唸對人類的精神和性格影響很大,巫師們如果不想變成另外一個人格,就必須小心翼翼,把魂力中殘存的混知意識一一清除,然後慢慢消化。

儘管如此,魂珠的精神能量仍然存在極其微小的雜念,吸收多了會對巫師本體的精神和意識造成影響。

有些巫師性情古怪,時而安靜時而癲狂,或多或少是受到魂珠能量的影響。

可李易卻冇有這種感覺,所有的殘念似乎是被自動過濾了,他吸收到的魂力乾淨清透,冇有任何雜質。

吸收完魂珠後,李易沉浸在冥想中,將這股龐大的魂力融入自身,轉變為自己的實力。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