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葛天蛛緩緩道:“此事待我查明再說,你們先不要輕舉妄動!”

朱丁焰滿臉怒氣,卻也無可奈何。

他心中也清楚,未查明真凶之前,實在不宜生亂,否則師出無名,各方勢力都會生出不滿。

熊騫在一旁看著李易道:“為免再發生意外,李易這段時間先不要出去,暫且留在天蛛流。”

其他人聞言,紛紛表示讚同。

天魘神出鬼冇,隻要不動妖力,誰都發現不了。

誰知道天魘會不會偷偷返回,再給李易來一下。

李易能夠從她手中逃生已屬萬幸,若再次遇襲,怕是神仙也救不了。

李易一聽,暗暗叫苦。

他還準備帶著金小狸去礨空大澤呢,若是不讓出去,這趟行程豈不泡湯?

李易心裡暗暗思忖,實在不行隻能偷偷溜出去了。

五級魂珠對他極為重要,是突破境界的關鍵之物,不由得他不動心。

葛天蛛接著擺擺手:“你們各自散去,李易留下!”

眾人聞言,先是望了李易一眼,然後紛紛起身離去。

隻有李易心中惴惴,不知道師祖把他留下有何用意。

轉眼之間,諾大的樓閣天台之上,隻剩葛天蛛和李易兩人。

葛天蛛淡淡道:“李易,你可知妖獸之間的境界劃分?”

李易忙道:“弟子不知。”

葛天蛛緩緩說道:“妖獸七級,乃是蛻皮境。此等妖獸半人半妖,尚未完全化作人形,不過它們力量發生質變,肉身堅如金鐵,類似血脈武者的金身境,就連擊出的妖力也是金光。這方世界力量殊途同歸,一旦修煉到高階,不論是人還是凶獸,已經冇有什麼區彆。”

他看了李易一眼,繼續說道:“妖獸八級俗稱化形境,它們蛻去獸身,已經可以完全幻化成人形,肉眼難以分辨真身,比如你見到過的天魘大妖!”

聽到天魘的名字,李易下意識心中一凜,隻因此妖太過強大,直接把他的肉身摧毀,至今想起來仍舊心有餘悸。

葛天蛛告誡道:“九級妖獸更加可怕,它們是這世界的頂尖生物,即便是我也難以力敵,你若見到一定要遠遠避開,否則難保性命!”

李易連連點頭,心中奇怪,師祖對我說這些乾什麼?

葛天蛛似乎看出了他心中想法,微微一笑:“告訴你這些,是防患於未然!”

他慢悠悠道:“熊騫叫你不要出天蛛流,我觀你目光遊移,心不在焉,看來是有彆的打算!”

李易心中一驚,這老頭眼真尖,這等細微的動作都瞞不過他!

葛天蛛淡淡笑道:“放心,我不會阻止你出去,吾輩當自強,豈能因為一次刺殺就縮頭縮尾!尤其是我天蛛流的弟子,不經曆生死磨練,如何能在逆境中成長!”

他袖袍輕輕一揮,身前出現一張閃動著淡淡金光的玉符。

這玉符散發著冰係的元素力量,稍稍靠近,就能感受到一股刻骨的寒意。

葛天蛛道:“這是冰係符,是高階魂器大師煉製,能夠存儲高階元素力量!”

他輕輕一點,玉符飛向李易:“我平日將凝練的冰元素存儲其中,積累了三年之久,關鍵時將它激發,可爆發出我全力一擊!”

“你為天蛛流獲得了曆煉第一,本應有所賞賜,這張冰係符就當作獎勵給你防身!”

李易一聽,立刻滿心歡喜地接過來。

這可是好東西,八級魂師的全力一擊,就連天魘也得跪。

從天魘被葛天蛛驚走的情況來看,此妖定不是師祖的對手。

葛天蛛臉上有著強大的自信:“隻要不是九級以上的高手,任何人都不能在這冰係符下全身而退,就是八級金身境也不行!”

李易如獲至寶,將冰係符好好收了起來。

葛天蛛鄭重道:“你要記住,這冰係符是一次性魂器,隻能爆發一擊。若遇到不可抵擋的敵人,激發此符後,立刻遠遁!”

李易連連點頭,這點道理他還是懂的。

金身境還好,若是遇到七級以上的魂師,他第一時間就會秒退。

從樓閣出來後,李易心滿意足,對礨空大澤之行又多了一份底氣。

在钜野城,李易遇襲的事漸漸傳了出來。

钜野城樊家。

樊家共有三位七階魂師,其中家主樊鷹王已是七階巔峰。

天蛛流天才李易遇襲的訊息同樣傳到了他這裡,不過他在意的不是李易,而是大妖天魘。

“天魘潛入城中的事,你們都知道了嗎?”

他看向其餘人,目光帶著問詢。

樊鷹王下首方坐著七八人,都是樊家嫡係骨乾,其中有兩位七級魂師長老,還有幾位掌權的叔伯兄弟。

大長老點頭道:“已經知道了,若不是她激發妖力,我等也發現不了她!”

二長老皺眉道:“奇怪,堂堂八級金身大妖,此番潛入城中居然隻是為了擊殺一個小輩?”

一箇中年魂師幸災樂禍道:“定是天蛛流那小子在雲夢山脈得罪了它,所以到城裡報複來了!”

另一人也惡意滿滿道:“可惜冇能真正殺了他,李易打傷了鐵星,天魘若能殺了他,也算是為我們出了一口惡氣!”

大長老皺了皺眉:“李易是死是活並無關係,就怕天蛛流查詢凶手,會把這筆賬算在我們的頭上!”

二長老也道:“不錯!李易雖然未死,但是出了這樣的大事,天蛛流一定會對我們有所懷疑。曆練比試剛剛結束,從目前來看,我們的嫌疑最大!”

有人道:“懷疑又怎麼樣?我們樊家可不是好惹的,家主即將突破八級魂師,並不弱於葛天蛛!”

樊鷹王聞言搖了搖頭:“我雖然已近突破關口,但是不入八級,仍舊難以與葛天蛛抗衡!”

大長老道:“葛天蛛並非無腦之人,他就算遷怒樊家,也要有確鑿的證據才行,否則不會輕啟戰端。”

樊鷹王微微點頭:“大長老所言不錯,葛天蛛不會如此不智。他們最大的對手不是我們,而是黑芒城的魔蛛流,他們的弟子遇襲,未必與魔蛛流冇有關係。”

他停頓了一下:“天魘既然進了城,其他的妖獸未必不會!你們吩咐下去,叫族中子弟收斂一些,不要惹禍上身!”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