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過多久,管事一臉驚異地走入閣樓:“單公子,我們在紅絹的閨房中發現了她。可不知道怎麼回事,紅絹躺在床上昏迷不醒,一直冇有清醒過來!”

單丞安緊張道:“那她有冇有事?”

管事忙道:“閣中的魂師已經看過了,說她是中了某種幻術,再過一時半刻,應該就會醒過來!”

單丞安聽說紅絹無礙,頓時鬆了口氣。

他下意識望向李易,心想難道真如此人所說,紅絹是被人假冒了?

就在此刻,天邊一道金光閃現,飛速下降,向著琴軒閣直直落了下來。

整座樓閣微微一震,就見一個矮小如童子的老者站在了中央。

“師祖!”

李易與鄭霖見到老者,立刻上前拜見。

“葛天蛛?”

“天蛛流派主?”

單丞安和管事聽到鄭霖兩人的稱呼,立刻知道了這個老頭的身份,心中頓時一震。

兩人絲毫不敢怠慢,連忙躬身行禮:“見過天蛛派主大人!”

葛天蛛冇有理會二人,而是上下打量李易,眼中露出一絲驚奇。

李易的氣息明明已經消失,為什麼好端端的站在眼前,連一點受傷的跡象都冇有?

李易看出葛天蛛的困惑,連忙胡扯道:“師祖,我有一件防身魂器,能擋金身強者一擊!”

“哦?”

葛天蛛有些意外,這個徒孫居然有這種寶貝?

又聽李易遺憾道:“可惜那件魂器是一次性的,捱了這一擊後就化為烏有,連點渣都不剩了!”

“是嗎?”

葛天蛛深深看了李易一眼,飽經滄桑世故的目光讓李易心中一陣忐忑。

“冇辦法,瞎話隻能編到這個程度了!至於這位師祖信不信,那隻能天聽由命了!”

好在葛天蛛隻打量了一會李易,並冇有繼續追問下去。

在葛天蛛看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隻要這個秘密不會危及天蛛流的安危,其他的並不重要。

從目前來看,這個弟子是位難得的人才,對天蛛流有利而無害。

這次被金身強者襲擊,居然還能逃生,可見氣運濃厚,前途不可估量。

李易見葛天蛛不語,連忙岔開話題:“師祖,你追到人了嗎?”

葛天蛛雙眼微微一眯,透出濃重的殺機:“被我打了一掌,不過還是被她跑了!”

李易連忙問道:“師祖,那個人是誰?為什麼要殺我?”

葛天蛛看了其餘人一眼,將李易和鄭霖一卷,身體騰空而起:“回去再說!”

李易和鄭霖身不由己,被葛天蛛用魂力攝住,往天蛛流的方向飛去。

望著天空中漸漸消失的身影,單丞安喃喃道:“八級魂師強者,真乃神人也!”

李易身在千米高空,心裡暗暗唏噓。

難以想象,自己與師祖的差距居然有這麼大?

葛天蛛隨手一捲,他連反抗的念頭都升不出,就這樣被帶到高空中,來了一次天空翱翔之旅。

李易瞄了一眼鄭霖,發現他滿臉興奮,睜大眼睛望著四周的雲彩,似乎很想伸手撈上一把。

李易見鄭霖一臉驚奇的模樣,心中暗暗得意。

土包子,冇到天上來過吧?

我可是上來過多次了,隻不過是在飛機裡,而不是在外麵!

轉眼之間,葛天蛛就帶著兩人回到了天蛛流。

鄭霖站在地麵,雙腿微微發顫,似乎還沉浸在剛剛飛翔在天空的一幕中。

冇過多久,朱丁焰和熊騫、太清都來到了葛天蛛靜修的高樓之上。

朱丁焰聽說了葛天蛛召集他們的原因,頓時大怒:“一定是樊家請來的殺手,他們在這次曆煉比試中落敗,所以懷恨在心,對李易動了殺機!”

熊騫性格沉穩,他微微搖頭:“未必是樊家,曆練剛剛結事,樊家立刻讓人動手,未免做得太過明顯了!”

太清哼了一聲:“不僅是樊家,魔蛛流也有動機!李易在钜野城聲名譽起,魔蛛流想必也收到了訊息。這些人陰險狠辣,見我們找到一個難得的人才,未必不會動殺心!”

另一個白鬚老者也道:”不錯!魔蛛流纔是我們真正的大敵,在他們看來,天蛛流始終是他們的隱患!

此人叫忠陽,是跟隨葛天蛛來到钜野的六級魂師,也是莫益陽和陸光北兩人的師父。

葛天蛛沉吟半響,向李易問道:“你在雲夢山脈可曾遇到過妖獸?或者得罪過它們?”

李易搖了搖頭:“弟子從未見過雲夢山脈的妖獸,也冇和它們發生過沖突!”

朱丁焰詫異道:“師尊,您問李易這個做什麼?”

葛天蛛淡淡說道:“要殺李易的是天魘!”

“天魘?”

眾人都是一驚,天魘是八級金身強者,居然會動手襲殺一個人類小輩?

他們同時望向李易,心裡暗暗感慨。

得虧這個弟子命大,有一件高階魂器防身,否則金光一擊,立刻灰飛煙滅。

葛天蛛道:“天魘是雲夢山脈的大妖,它化成人形,跑到钜野城就是為了殺李易!”

熊騫詫異道:“能夠請動天魘,對方花費的代價一定很大!”

葛天蛛悠悠道:“所以我才奇怪,擊殺一個四級魂師,何必請天魘出手,一個六級魂師足矣!所以我以為李易是不是在雲夢山脈冒犯了此妖,所以才惹它下手!”

朱丁焰道:“應該不會!若得罪了她,李易豈有小命回來?她又何必潛入钜野城動手?”

太清在一旁道:“那也未必,或許是李易動了她的小輩,才引來此妖!”

李易趕緊申明:“她動手前曾說是受人之托,或許是受人指使的!”

葛天蛛點點頭:“既然是這樣,看來原因還是出在魔蛛流和樊家!”

朱丁焰怒道:“我看這事就是樊家做的,他們嫉妒我天蛛流出了一個難得的天才,纔會下此殺手!現在我就殺上門去,先斬他們兩個嫡係再說!”

太清皺眉道:“無憑無據,你有什麼證據說是樊家做的?一旦我們和樊家發生衝突,魔蛛流必定會趁虛而入!”

熊騫也道:“師弟稍安毋躁,此事需要細細查訪,若查清真凶是誰,師尊也不會放過他們!”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