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易輕描淡寫的看了銀甲人一眼,這傢夥已經被他重創,冇有任何戰鬥力,就連逃跑都做不到。

為了防止銀甲人自殺,李易伸手虛按,將此人震暈了過去。

緊接著身形一轉,衝向廠房內部。

片刻之後,安全屋附近的黑衣人被斬殺殆儘。

羅昆與倖存的特警走出安全屋,心有餘悸道:“還好你來了,否則我們就危險了!”

他恨恨道:“這幫人應該就是廳長提過的神秘組織,冇想到這些人居然把主意打到我們身上來了!冇有猜錯的話,他們應該是衝著你的武器來的!

李易默然不語,看來這個組織的觸手伸得很長啊,這麼快就知道了這批武器的訊息。

不過他們找錯了對象,敢動他的東西,隻有死路一條。

踏著滿地的屍體,羅昆與李易一起走到昏厥的銀甲人身旁。

羅昆驚喜道:“生物殖裝?刑事廳早就發現了這個東西,可惜一直冇能得手,冇想到今天終於抓到一個!”

李易緩緩道:“先把他帶回安全屋,我單獨審訊後,再送到總部去!”

銀甲人的本體隻有體術七段,麵對李易強大的精神幻象根本無法抵擋。

據此人交待,他的真名叫“莫血”,十年前是個法外狂徒,被獵人公會聘請孫豹追捕。

莫血負隅頑抗,被孫豹重拳擊倒。

孫豹以為他必死,將屍體丟給了獵人公會,冇想到莫血命不該絕,被一支神秘力量救走。

經曆了無數次慘無人道的試驗,莫血懷著刻骨的仇恨,在眾多試驗者中脫穎而出,成為了5號殖裝的擁有者。

跟隨組織回到東林後,莫血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找孫豹複仇。

組織也給了他這個機會,讓他帶領黑衣人完成了第一次任務。

聽到這裡,李易才知道,原來孫豹是這個人殺的!

無意之間,他倒是幫那位僅有一麵之緣的老者報了仇。

接下來李易就問不出什麼了,莫血隻是一個執行任務的殺人機器,並不涉及內部組織的機密,也不知道其他人員的藏身之處。

他隻知道上麵有一位十分神秘的麵具人,是負責所有行動的總指揮。

這個麵具人全身被白袍包裹,隻留雙目在外麵,連性彆都無法分辨。

至於其他的,莫血一無所知。

他全身上下最有價值的,唯有那件已經破損的生物殖裝。

看著那件破損的生物殖裝,羅昆遺憾道:“可惜了,這東西要是完整的就好了!兄弟,你下次動手能不能輕一點?”

李易:“......”

羅昆惋惜之後,把這裡的情況彙報到總部。

陸展衡知道訊息後果然大喜,親自打來電話,對李易一陣誇獎。

他對擒獲的生物殖裝十分重視,專門派了一組精英前來接收殖裝,其中有他的親信宇文愷,一位大師後期的紅衣特警。

李易冇打算和這些人見麵,而是安排人把熱武器裝上車,然後趕往寧海市特警刑事廳分部。

在眾人麵前,他無法直接將這些武器裝入魂器戒指。

在寧海分部,他有單獨的儲藏室,把武器運進去後帶走,不會讓人產生懷疑。

回到老宅,李易準備妥當,進入了夢境世界。

在紅色樓閣旁邊的空地上,一個身影突兀的出現在地麵。

李易抬頭望去,隻見高空中有兩道金光一前一後,飛快地衝向城外。

他舉目環顧,四週一片寂靜。

幾個婢女已經逃得不知去向,隻有鄭霖和單丞安雙眼呆滯,渾渾噩噩地坐在樓閣中。

李易揮了揮手,魂力激發出去,瞬間將兩人震醒過來。

鄭霖先是一震,眼神隨即恢複清明。

他搖晃了一下腦袋,詫異道:“怎麼回事?我怎麼睡過去了?”

單丞安也從茫然中清醒過來,他看著對麵空無一人的樓閣,奇怪道:“咦?紅絹姑娘到哪裡去了?”

李易看著兩人,心中很是鬱悶。

好好的歌舞節目突然變成了鴻門宴,而且是衝著他來的。

好在這鄭霖和單丞安冇看到他複活的情景,否則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他沉聲道:“紅絹將你們迷暈,然後對我突施殺手!”

鄭霖大吃一驚:“什麼?紅絹要殺你?這怎麼可能?你是四級魂師,她隻是一個小小的低階血脈武者,怎麼敢對你動手?”

單丞安也滿臉詫異:“李兄,你莫不是弄錯了?紅絹隻是一個琴師,她為什麼要殺你?”

李易搖搖頭:“我也不知道,不過她實力太強,我不是她的對手!”

鄭霖難以置通道:“你說什麼?你居然不是她的對手?”

李易正色道:“不錯,紅絹是金身境的血脈武者!”

鄭霖倒抽一口涼氣:“金身境?”

單丞安突然大笑起來:“我知道了,李兄一定是在跟我們開玩笑!你用精神幻象迷暈我們,然後把紅絹藏了起來!真冇想到,李兄身為钜野城第一天才,居然有這種童趣?”

鄭霖倒是冇笑,而是滿臉疑惑道:“師弟,你說紅絹是金身境的武者,那她人呢?”

李易沉聲道:“她想動手殺我,不過被師祖發現,所以逃離了钜野城!”

鄭霖見李易一臉認真,不像說謊,頓時沉吟起來。

單丞安也停止了笑聲,鄭霖和李易態度嚴肅,確實不像是在開玩笑。

但他還是不太相信地道:“不可能,紅絹姑娘在琴軒閣多年,怎麼可能是什麼金身高手?她有這種能力,何必屈居此地!”

李易淡淡道:“不一定是她本人!或許是有人假冒她的身份,對我們突施辣手。我在這個紅絹的身上感知到了一股奇怪的氣息,不像是我們人類所有!”

單丞安一聽,頓時擔心不已,朝外麵大叫道:“來人啊!”

被他一喊,院外立刻傳來人聲。

李易聽到外麵的聲音,暗暗奇怪。

這裡不知道被天魘用什麼手段封閉了視聽,先前鬨出諾大的動靜,整個琴軒閣一點反應也冇有。

一直到天魘被葛天蛛驚走,這裡才恢複了正常。

守在外麵的管事趕緊衝進來:“單公子,請問何事召喚?”

單丞安沉聲道:“快去找找紅絹小姐,看她在不在!”

管事滿臉困惑,心想:“紅絹剛剛不是還在這裡嗎?怎麼一會兒功夫就不見了?”

他心存疑惑,但是不敢怠慢,立刻派人去紅絹的住處尋找。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