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柏全振作精神,邁著堅定的步伐走進了中心實驗室。

已經研發出來的藥劑會登記造冊,進行嚴密封存,即使是謝柏全也拿不出來。

但是st生物科技公司有三位頂尖專家,他們每人都能夠保留一份殘片樣品進行獨立研究,謝柏全恰恰有這個權限。

進入專屬實驗室,助手見他臉色有些不對,關心道:“謝教授,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謝柏全擺擺手:“我冇事,你先出去吧,我要進行一項獨立實驗。”

助手不疑有他,帶著隨身物品走出了實驗室。

助手離開後,謝柏全立刻對自己擁有的那份殘片樣品進行提煉,經過緊張的忙碌,終於成功得到了一份藥劑副本。

公司的安保十分嚴密,每個人在離開研發中心時都要進行安檢,防止有人把公司資源帶離大樓。

不過謝柏全有老年哮喘的毛病,常年帶著哮喘噴霧劑。

他將藥劑與哮喘劑中的藥液進行對換,成功瞞過了安檢,將藥劑帶離了st公司。

回到位於安原市某處的公寓中,謝柏全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兒子。

這間公寓十分空曠,除了各種醫療設備外,幾乎看不到其他東西。

謝小海臉色蒼白的躺在床上,形容枯槁,渾身都是醫用插管。

他已經病入膏肓,冇有意外的話,最多一個月就會離開人世。

“爸...”

謝小海看到父親,有氣無力地喊了一句。

謝柏全一陣心痛,他走上前,輕輕撫摸兒子乾枯的頭髮。

他緩緩蹲下身體,靠近兒子的耳邊:“小海,你會冇事的,爸爸找到救你的辦法了!”

謝小海的眼睛微微一亮,很快又黯淡下來。

類似的話謝柏全已經說過很多次,但每次都是以失望告終。

他艱難地蠕動嘴唇:“爸爸,不用了,我已經冇救了!”

謝柏全連忙道:“不,這次不一樣!相信爸爸,你一定能夠得救!”

他拿出藥劑,將它放進了特製的醫藥注射器中。

看著注射器中的藍色藥劑,謝柏全的心情有些緊張。

這種藥劑已經在動物體上試驗過多次,但是尚未進入人體測試階段。

因為老闆已經下令,未經他的許可,任何人不得開展人體實驗。

儘管各種理論數據證明,這款藥劑已經可以和人類的身體契合,但畢竟是第一次使用,而且是在他親生兒子的身上。

在把藥劑注入兒子身體之後,究竟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他也不得而知。

懷著忐忑的心情,謝柏全將針管插入謝小海的血管,開始緊張的等待。

兩三分鐘後,謝小海的手臂開始微微顫抖,緊接著是小腿,軀乾,乃至全身。

謝柏全早有防備,他將病床上的束縛帶扣好,把謝小海牢牢固定在床上,然後給他帶上牙套,防止他出現過激反應,引發不良的後果。

謝小海抖動的很厲害,身上的肌肉開始抽搐,臉部出現痛苦的表情。

謝柏全冇有意外,在進行動物試驗時,這些都是曾經發生過的現象。

一個小時後,謝小海全身發紅,肌肉發燙,溫度迅速上升,呈現出高燒狀態。

謝柏全不敢亂用藥物,隻能采取物理降溫的辦法,將準備好的冰塊和毛巾沾敷,幫助他緩解高溫。

足足過了五個小時,謝柏全緊緊盯著病床,一步都冇有離開。

就這樣,謝小海在病床上痛苦掙紮了一天一夜,謝柏全也守了一天一夜。

第二天中午,謝小海的肌肉停止顫抖,開始恢複正常的膚色。

謝柏全大喜過望,趕緊給謝小海輸入營養液,幫助他恢複體力。

但在一小時後,原本平靜下來的謝小海臉色突然發白,身體隨即出現失溫。

這是謝柏全冇有料到的,在進行動物實驗時,這種情況從來冇有出現過。

謝小海身體的溫度下降很快,身體表麵甚至出現了冰花。

謝柏全心驚不已,藥劑在人體身上使用後,似乎發生了不同尋常的變化。

他連忙打開空調裝置,同時取來暖爐,甚至緊緊抱住謝小海,幫助兒子維持體溫。

在經曆了寒熱交替兩種不同的折磨後,快到深夜時,謝小海停止抽搐,漸漸安靜了下來。

謝柏全筋疲力儘,也趴在床邊,沉沉睡了過去。

st生物科技公司。

李易對專家們一個個施展完精神幻術後,向工作人員問道:“謝教授呢?怎麼冇有看到他?”

工作人員答道:“謝教授家裡出了點事,聽說是他兒子病了,所以趕回去了!”

李易點點頭,冇有太放在心上。

離精神催眠失效還有幾天,晚點再把這個專家找來加固也不遲。

他現在急於趕迴天海市,因為羅昆剛剛告訴他,審批下來的武器已經送到,目前存放在天海市郊的某個秘密地點。

從南原市到天海市的車程為4個小時,兩者之間不算太遠。

李易開著跑車,迅速趕往羅昆發來的地址。

這是他在夢境世界用來保命的東西,必須儘快拿到手。

就在李易快馬加鞭的趕路之時,寧海市附近的某個小鎮,一群人也正向寧海市郊前進。

幾輛小型客車中,載滿了全副武裝的黑衣人。

中間的一輛車中,有個人端坐中央,全身都被一層銀色的流線型衣甲包裹。

這銀甲人渾身閃動著淡淡的光澤,隻有一雙陰冷深沉的眼睛露在外麵。

一個黑衣人說道:“軍方內線傳來的訊息,天海市運來一批軍用武器,其中包括z5這種烈性光能爆破彈。

這批武器的威力很大,對我們實施以後的計劃很有幫助,上麵要求我們立刻發動突襲,儘快拿到這批物資!”

銀甲人靜靜聆聽,一句話也冇有說,但是眼睛寒光閃動,充滿了冰冷的煞氣。

來到東林後,他已經參加了幾次行動,每次都毫無意外地擊敗對手,取得了最終的勝利。

曾經隻能仰望的大師級高手不再高不可攀,在生物殖裝強悍的力量下,體術大師也要飲恨。

這次的目標隻是一個刑事廳的秘密據點,他隻要稍微動下手腳,就能夠輕鬆拿下。

看著窗外漸漸接近的天海市郊區,銀甲人的眼中充滿了勢在必得的信心。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