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把魂珠放進空間戒指,他心中有些意外,冇想到武刀流的運氣這麼好,居然得到了兩顆魂珠。

李易下意識問道:“武兄,這魂珠你們是在哪裡得到的?”

他尋思萬一那裡要是個魂獸的窩子,他就立刻過去,把這些傢夥一鍋端。

武勝雄笑了笑:“我們也是恰好遇到的,本來魂獸的感知很強,我們是抓不到的。隻不過那日妖獸暴躁,這兩隻魂獸受了影響,所以被我們抓個正著!”

“妖獸暴躁?什麼意思?”

見李易不解,武勝雄解釋道:“妖獸在進化的關鍵時刻,會出現蛻皮現象,這種蛻皮疼痛難忍,會讓妖獸變得異常狂暴。

這個階段被稱之為妖獸的暴躁期,它們忍受疼痛的時候,妖力無法控製,釋放出的力量會引起天地元素變動,不論是凶獸還是魂獸,都會受到影響。”

妖獸蛻皮的時候,這兩隻魂獸可能就在附近,所以被妖力波及。儘管它們拚命逃了出來,但是意識變得渾渾噩噩的,所以被我們輕鬆擊殺!”

李易一聽,頓時來了興趣。

“這麼說來,那隻妖獸就在附近?”

武勝雄點點頭:“很有可能,即便不在附近,距離也不會太遠!我們知道那邊可能有妖獸存在,所以才往回走,冇想到遇到了這頭白色異獸!”

李易興致勃勃道:“武兄,麻煩你把妖獸的位置指給我看!”

站在他身後的鄭霖一聽就白了臉。

師弟不會是突發奇想去找妖獸吧?那可是妖獸!七階以上的恐怖生物,要真遇上了,自己這一隊人馬全得玩完。

武勝雄同樣臉上變色:“李兄莫非有什麼想法?我勸你斷了這個念頭,妖獸威能無法測度,如同人類七階以上的強者一樣可怕,我等根本無法抵擋!”

李易乾笑一聲:“武兄不必擔心,我隻是想在附近轉一轉,看看能不能再遇到魂獸!”

他其實還真想去那裡瞧瞧,妖獸雖然厲害,但他忌憚的是靈魂攻擊,而不是肉身方麵的打擊。

就算被妖獸殺死,他也可以在現實世界複活。

但是若能在妖獸盤踞的地方找到什麼寶貝,那就發達了。

就算找不到好東西,能夠見識一下妖獸的手段,對他完善血肉一道也大有好處。

李易正在做著心理活動,金小狸突然從旁邊探出腦袋:“妖獸嗎?我也想瞧一瞧!”

她衝李易道:“壞人,你其實是想去找那頭妖獸吧?”

李易被金小狸說破了心思,臉一黑:“大人說話,小孩插什麼嘴,一邊玩去!”

“誰是小孩?我纔不是小孩?”

金小狸立刻不樂意了,嘴裡嚷嚷起來。

李易懶得理她,繼續向呆立一旁的武勝雄道:“武兄,這下可以說了吧?”

武勝雄回過神後,搖了搖頭:“恕我不能直言,免得害了李兄!”

李易頓時無語,心裡暗罵金小狸,都怪這丫頭口無遮攔,讓武勝雄起了戒心。

這時鄭霖插話了:“師弟,一個月的期限快到了,我們也該返程了!你若真想見識那頭妖獸,日後修為提升了再來看也不遲!”

他隻想拉著李易儘快回去,免得師弟真跑去找妖獸,那就大事不妙了。

師父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天賦出眾的弟子,萬一中途夭折,他肯定會被師父一掌拍死!

李易見眾人極力反對,隻好暫時放棄。

想到不久之後就會去礨空大澤,到時一樣可能遇到妖獸,也就勉強同意了。

天蛛流眾人準備返程,武勝雄兄妹要等傷員包紮好後才能出發。

雙方互道珍重,就此揮彆。

山嶺之下,武勝雄望著李易等人離去的背影,口中感慨道:“天蛛流居然出了這樣的天才人物,若不是正好遇上,還不知會被瞞多久!”

武輕梅皺眉道:“有此人在,我們這次想爭第一怕是有些難了!”

武勝雄搖搖頭:“這倒是小事,若不是李易出手,除了你我之外,其他的師兄弟恐怕無人能夠倖免!”

武輕梅輕輕點頭,目光看向後方正在療傷的同伴。

跟武刀流的隊伍分開後,天蛛流的隊伍行走一天,直到天色漸黑,纔在一處山嶺停了下來。

魂師們安營紮寨,開始烘烤食物。

他們撒下李易從現實世界帶來的調料,頓時香氣四溢,濃濃的烤肉味撲鼻而來。

金小狸眨著大眼睛,看著那烤得金黃的獸肉,口裡垂涎欲滴。

眾人吃飽喝足之後,開始在原地紮下帳篷。

李易這次冇跑到山頭去吹風,而是拿出野營裝備,搭了一個墨綠色的***。

金小狸看到造型精緻獨特的帳篷,頓時眼睛一亮,好奇地湊過去:“你這個帳篷真好看!”

李易看了她一眼:“你的帳篷呢?”

金小狸皺著小臉:“我冇有帳篷。”

李易奇怪道:“那你在野外的時候晚上怎麼睡覺?”

金小狸隻是一級魂師,身體素質連普通戰士都比不上。

晚上若是寒氣重,怕是難以抵禦。

“就用樹葉堆起來睡啊!”

金小狸道:“把身體埋在裡麵,可以取暖!若是能找到一個山洞,那就更好了!”

李易聽完,輕輕搖了搖頭,難怪這丫頭身上總是臟兮兮,原來老是鑽在樹葉堆裡。

他看著身材嬌小的金小狸,情不自禁地想起了曾經遇到過的一個矮小瘦弱的少女。

“也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

李易看向天邊的另一頭,陷入短暫的回憶。

等他回過神來時,發現金小狸已經鑽進了剛剛搭好的帳篷裡。

她好奇地在裡麵四處亂摸:“滑滑的,軟軟的,摸起來好舒服!”

金小狸的手摸在帳篷的拉鍊上:“這是什麼?”

李易解釋道:“這是門鏈,往下拉就可以把帳篷關上了!”

金小狸滿臉期待道:“這裡麵好暖和,我可以睡在裡麵嗎?”

李易一時同情心起,點了點頭。

金小狸大喜,開心地往下一躺,舒舒服服打了個滾。

李易彎下腰,正準備鑽進帳篷。

隻見金小狸伸出手,刷得一下把門鏈拉了下來

李易一下被擋在外麵,詫異道:“你乾什麼?我還冇進去呢!”

裡麵傳出金小狸的聲音:“你不是把帳篷讓給我睡了嗎?”

李易不滿道:“我是讓你睡,可冇說我自己不睡啊?”

“不行,我師傅說不能和男人睡在一起,你要是進來,肯定會對我做壞事的!”

李易一聽,腦門上浮起一條黑線。

他目光一掃,發現周圍的弟子正偷偷地瞄著這邊,眼睛中燃燒著熊熊八卦之火。

李易頓時尷尬起來,心裡鬱悶無比。

大意了,忘了這丫頭說話經常不過腦子!

他輕咳一聲,緩緩轉身,假裝若無其事地往山嶺上走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