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足獬廌又連抓兩下,巨大的力量震得人們紛紛吐血。

單飛雁也是花容失色,好在她有四級防禦魂器,很大程度抵消了反震的力量,讓她不至於被震傷。

一群魂師和武者拚命輸入魂力和血能,想抵擋住六足獬廌的攻擊。

但他們不像李易的魂力可以對血能加成,隻能簡單地增加屏障的防守厚度,卻不能增加防守的質量。

在被六足獬廌攻擊之時,抵禦得十分艱難。

六足獬廌連連衝擊,始終不能突破這道屏障。

它急切地怒吼一聲,往後倒退幾步,巨大的頭顱沉了下來,尖銳的犄角隱隱閃動著血紅的光芒。

趙賢見到六足獬廌的舉動,臉上頓時變色,暗叫不好。

頭上的犄角是六足獬廌最堅硬的部位,也是它力量的核心,一旦被它蓄足力量,方陣恐怕不保。

“出手,不能讓它發力!”

趙賢大喝一聲,跳出方陣,掌心綠光飛射,往六足獬廌身上猛轟。

另外一名三級魂師和四級武者也脫離陣形,出手攻擊這頭六足獬廌。

其餘人實力較低,不敢擅自出陣,隻能繼續維持方陣上的屏障。

砰砰砰!!

六足獬廌身上炸出數道火星,但它隻晃了晃頭顱,恍若未覺。

趙賢心中一沉,這頭六足獬廌的皮太厚了,尋常攻擊根本傷不到它。

“趙叔!接著!”

就在趙賢焦急之時,站在方陣中的單飛雁嬌喝一聲,將一隻魂器護腕拋向趙賢。

趙賢將魂器接住,迅速配好,掌心綠光大盛,轟隆一聲打向六足獬廌。

六足獬廌結結實實捱了一擊,厚實的皮膚上青煙直冒,雖然冇有出現明顯的創口,但是仍然讓它感到了痛楚。

六足獬廌眼中閃著凶芒,嘴裡發出厲吼,突然伸掌一抓。

趙賢隻覺一陣淩厲的腥風撲麵而來,嚇得他連忙閃避。

黑影一閃,將地麵堅硬的山石抓得四分五裂,差點將趙賢分屍。

六足獬廌另兩隻前掌伸出,也向另一位魂師和四級武者抓去。

兩人臉上變色,紛紛向後退去,他們與六足獬廌的力量相差巨大,稍有不慎,就是橫死當場的結果。

六足獬廌逼退三人,犄角上的力量已經蓄足。

它往前一撲,犄角猛得頂在屏障上,發出地動山搖的崩裂聲。

綠光迸射,方陣前的巨大屏障出現蛛絲般的裂紋,隨時可能破碎。

幾名實力較低的魂師堅持不住,直接從方陣摔出,口中連連吐血,連站起來的力氣都冇有。

站在遠處觀戰的天蛛流弟子見六足獬廌如此凶悍,個個臉上變色,有立刻拔足逃跑的念頭。

眼看陣形就要潰散,趙賢臉色煞白,回頭衝著鄭霖喝道:“聯手,否則被六足獬廌殺過來,你們也逃不了!”

鄭霖下意識看了李易一眼,他雖然是隊長,但李易纔是真正的主心骨。

是帶人立刻逃走,還是與城主府一起對抗凶獸,要由李易發話。

他知道李易很強,但眼前是一頭可怕的五級凶獸,李易能否與其抗衡,他心中並無把握。

李易環視四周,感覺四級魂獸不會出現了,於是手指輕輕一捏。

綠色魂獸的脖子哢嚓一聲,被折成兩斷,身體迅速分解,化作一顆晶瑩的魂珠落在他的掌心。

李易拔身而起,向著正欲衝擊方陣的六足獬廌伸出手掌。

轟得一聲!

一團冒著熊熊烈焰的火球向六足獬廌飛射而去。

李易現在的魂力今非昔比,火元素的威力比以前強了十倍不止。

火球打在六足獬廌身上,爆發出驚人的高溫和威能,直接把六足獬廌掀翻出去。

吼!!

六足獬廌一聲慘嚎,在地上連連翻滾,發出痛苦的哀鳴聲。

方陣中的人看到這一幕,頓時驚得目瞪口呆。

他們使出吃奶的力氣都傷不到六足獬廌,這年輕人一個火球就把它炸飛了?

六足獬廌昂起頭顱,血紅的雙眼閃動著憤怒的光芒。

它發出怒吼,猛得向李易衝來,前掌一揮,尖爪狠狠揮向李易。

李易輕輕一閃,手指彈出,魔蛛穿刺術猶如一道綠色鐳射,正中六足獬廌的前掌。

六足獬廌的前掌嗞嗞作響,發出了焦糊味,痛得它渾身顫抖,忙不迭地把前掌收了回來。

它的皮雖然厚實,但是李易這種如同利器一般的強大魂術,照樣能傷到它的肉身。

六足獬廌怒不可遏,頭上的犄角微微顫動,身上氣息突然暴漲,體內湧出一股紅光,迅速籠罩全身。

紅光冒出之後,六足獬廌猶如披上了一層血色鎧甲,它同時揮動六隻腳掌,開始向李易猛攻。

李易微微意外,看來這頭五級的凶獸,已經進化出如同血脈戰士一般的護身血能。

在血色鎧甲的加持下,李易的火焰術和穿刺術威力頓時銳減不少,即便打在六足獬廌的身上,也造成不了什麼傷害。

六足獬廌的氣焰逐漸上升,血紅的雙目緊緊盯著李易,要把李易撕成碎片,以報受傷之恥。

李易冷笑一聲,身上藍光閃爍,一道道魔蛛魂術施展出來,與六足獬廌展開對攻。

雙方激烈大戰,直打得地動山搖,山崩地裂。

城主府的方陣中,趙賢看得心驚肉跳,震駭道:“這是哪裡來的年輕高手,居然能硬撼六足獬廌?”

天蛛流這邊,鄭霖同樣目瞪口呆:“居然是藍色魂力?師弟不是三級魂師嗎,什麼時候變成四級魂師了?”

兩隊人馬這時已經早早遠離了戰鬥中心,站在山嶺的另一頭,免得被兩人的戰鬥波及。

看著這場激烈的戰鬥,大小姐單飛雁目中異彩連連。

前麵的這個年輕人真是太厲害了,眾人合力都鬥不過的巨獸,卻被他壓著打。

莫非他把那隻魂獸搶走,是為了轉移目標,免得那隻恐怖的巨獸向我們報複?

單大小姐心思單純,直接把趙賢口中提到的四級魂獸當成了五級凶獸,誤以為李易是想幫助他們,纔會搶走那隻魂獸。

看著那道上下翻飛的身影,單飛雁忍不住問道:“趙叔,他是誰?”

趙賢沉聲道:“如果冇看錯的話,應該是天蛛流的人!”

“他是天蛛流的?”

單飛雁有些意外,以前冇聽說天蛛流有這麼厲害弟子啊?

此人看上去也就二十多歲,居然已經是四級魂師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