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誰?”白衣男子與蕭紙鷂同時問道。

“是瑨秀的師妹!”

吳剛說完這句話,魂晶殿藍光閃爍,一個瘦弱嬌小的少女走了出來。

“是她?”

白衣男子目光立刻掃向了禦雪。

這少女貌不驚人,皮膚有些蠟黃,身上的氣息接近了一級魂師中期,但是並不穩定。

白衣男子隻看了禦雪一眼,就不再注意。

這個少女太普通了,即使已經是一級魂師,但在他的眼中,仍然顯得十分渺小。

蕭紙鷂也隻打量了一下禦雪,就回過了頭。

這少女隻是一級魂師,而且氣息很弱,不可能造成殿中的魂力大量流失。

說來說去,白衣男子和吳一致認為這一切都是蕭紙鷂的鍋。

吳道:“蕭師兄,鞏固境界是正途,門中也不會因為你提升修為而責罰你,你有什麼好怕的?”

見兩人異口同聲地認定是他所為,蕭紙鷂百口莫辯,隻能冤屈無比地承受這份苦果。

另一邊,禦雪輕輕鬆了口氣。

她剛走出來,就被兩個氣息強大的男子緊緊盯住,心中不由生出一絲怯意。

直到這兩人移開目光,她才鬆懈下來,默默走到瑨秀的身邊。

瑨秀見白衣男子幾人還在糾結魂晶殿裡的事,拉著禦雪的手便走。

離開魂晶殿後,瑨秀關心地問道:“還順利嗎?修為可有進境?”

禦雪輕輕點了點頭,身上的氣息微微釋放。

瑨秀細細感知,臉上露出驚訝之色:“這麼快?都快接近一級魂師中期了?”

她心中頓生感慨,當年她到魂晶殿沐浴祖力,也不過堪堪鞏固了剛剛突破的境界而已。

師妹初入魂師,隻不過在裡麵呆了12個時辰,一下子就快修煉到了中期境界,至少比旁人節約了一兩年的時間,簡直不不可思議。

瑨秀拉著禦雪快走兩步:“走,我們去告訴師父!”

半個小時後,在一所閣樓的大廳中。

易曼莎在查驗了禦雪的修為後,平靜的臉上出現了一絲久違的驚容。

“居然已經快一級中期了?”

易曼莎喃喃道:“前後不過兩個月的時間,從巫師學徒到一級魂師中期,在青鶴流的記載中,這已經是最快的速度了吧?”

她臉上露出難得的微笑:“你的天賦很好,一定不要浪費了,這裡有三滴生命液,可以助你增強體質,適應驟然增加的魂力!”

易曼莎輕輕一拋,一隻玉瓶飄到禦雪的身前,裡麵有三滴綠瑩瑩的生命液。

“謝謝師父!”

禦雪連忙接過,恭順道:“我一定好好修煉,絕不辜負您的期望。”

易曼莎滿意地點點頭,心中有些欣慰。

在五個徒弟中,這個弟子的天賦資質是最好的,不但修煉極快,而且十分懂事,不像老大毛燥,老二高傲,老三平庸,老四嬌縱。

看來她這一脈,光耀門楣的希望要放在第五個弟子的身上了。

“又是三滴三級生命液!”

秋意在旁邊見到這一幕,嫉妒的眼睛都紅了。

“我也快到一級魂師中期了,為什麼不把生命液給我?”

秋意心中不甘,但卻不敢直接開口討要。

易曼莎向來賞罰分明,不會刻意偏向哪一位弟子。

因為家世與易曼莎有些淵源,易曼莎對她的態度還可以,但若蠻不講理,那將要挨板子了。

“你回去服用生命液,把身體調整到最佳,魂力一道講究循序漸進,不要急於修煉!”

易曼莎叮囑之後,轉身飄然而去。

回去的路上,瑨秀豔羨不已:“師妹,師父對你真好!我從入門修煉到現在,總共也就得到過三次生命液!你現在一下子有了三滴生命液,足見師父對你的重視!”

禦雪從懷中拿出玉瓶,柔聲道:“師姐,我現在的身體狀況很好,生命液我留一滴就好了,你拿兩滴吧!”

瑨秀愣了一下,驚訝道:“這可是三級生命液,你居然要給我?”

禦雪認真地點了點頭。

瑨秀感慨道:“師妹,你知道三級生命液有多麼珍貴嗎?它在低階生命液中的品級是最高的,如果放在外界,那是魂師們搶破頭都想得到的東西,你居然隨隨便便就送給我?”

禦雪表情誠懇:“我自入山以來,全靠師姐的指導和照顧,生命液雖然珍貴,但卻代替不了師姐對我的恩情,可惜禦雪無以回報,隻能用此物聊表心意!”

瑨秀搖搖頭:“謝謝你的心意,但是我不能收,你正值修煉的關鍵時刻,比我更需要這些生命液!”

禦雪搖了搖頭,執拗地伸著拿玉瓶的手,希望瑨秀收下。

瑨秀笑了笑:“師姐已經是二級魂師,目前也冇有突破的契機,等你以後變厲害了,多弄些生命液再送給我也不遲!”

禦雪見瑨秀執意不收,隻能收回玉瓶,認真道:“師姐,等我修為再高些,一定會報答你的恩情。”

瑨秀欣慰地笑了笑,輕輕撫摸了一下她的頭髮。

在與師姐分開後,禦雪回到自己的住處後,仔細檢查了一下自己的狀況。

體內魂力十分充盈,境界接近一級魂師中期,身上的綠色光線已比以前深邃了許多。

但是變化最大的,卻是那絲隱性的火係能量。

準確來說,已經不是一絲,而是一條。

在走出魂晶殿的時候,她就發現這絲能量出現了變化,當她被白衣男子審視時,還有些擔心這絲怪異的火係能量會被髮現。

但是那兩個氣息強大的中年魂師隻是在她身上掃視幾眼,很快就轉移了注意力,顯然並冇有發現這個秘密。

在禦雪的體內,原本是一絲綠色的火係能量變成了暗金色,而且粗壯了許多,就好像一條金色的小龍深深地蟄伏在血脈之中,除了禦雪以外,任何人都看不到它。

這個變化是禦雪看到那片金光時發生的,當她好奇地接近那片散發著恐怖氣息的區域時,一股金色氣流突然向她衝擊過來。

禦雪猝不及防,眼看就要被這股金光衝入腦海,泯滅意識。

潛伏在體內的火係能量驟然發力,一下子把衝過來的金光吞了進去。

閃爍著綠光的火係能量不斷翻滾,綠光與金光彼此糾纏,漸漸融合在一起。

消化了這股金光後,火係能量主動出擊,向禦雪發出渴望的意識。

禦雪情不自禁地往前走了幾步,再次吸引了一道金光過來,火素能量照例吞噬,把這道金光吸了進去。

就這樣,火係能量吞吃掉了大量金光,直到它再也吸不動時,12個時辰也快到了。

禦雪如釋重負,在懷中魂器的指引下,找到了魂晶殿的出口,慢慢走出了通道。

在靜室之中,禦雪檢查完自己的身體,心中惴惴。

她不知道這絲火係能量到底是什麼,自己的身體為什麼會出現這條怪異的金色小龍。

毫無疑問,這是一種特殊的天賦力量,依靠這種神奇的力量,她才能快速灼燒混亂意誌,修行速度遠遠超過其他人。

禦雪隱隱察覺,魂晶殿的能量大量流失,就是體內這絲神秘的火係能量造成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