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廢話太多了!”

李易揮手一招,五級血能悍然發動,拳風直接把三人捲了進去。

“白色勁氣,這是什麼功夫?”

離庶微微一愣,體內真氣立刻發動,一道青色氣流隨著手臂擊出。

高渚和喻子鴟也冇閒著,雖然看不懂李易這股銀色白芒的路數,但是不敢掉以輕心。

兩人全力施為,手掌上青氣湧動,向李易身上印了過去。

轟!!

原地炸開一聲巨響,四人同時退了幾步。

這一記硬拚,雙方看上去似乎平分秋色。

離庶大感意外,這一拳他已經用了七分力,再配合高渚和喻子鴟兩人,原以為會讓對方重傷,冇想到隻是震退了對手。

高渚和喻子鴟臉色陰沉,他們幾乎用了全力,冇想到不但冇傷李易,對方甚至連根毛都冇掉一根。

李易表情淡然,腳步輕輕一點,立刻又騰身攻來。

見李易強勢出擊,離庶三人不甘示弱,同樣揮動拳腳迎了上去。

砰砰砰!!

四人拳腳連續撞擊,空氣中不停地發出雷爆之音,激射的氣流吹得地麵石礫滿地翻滾,就連葉蒼和孟溥也不得不運氣護住全身,免得被濺射的石塊劃破了衣服。

李易一人獨鬥三大高手,身體血脈賁張,激發出淩厲無匹的銀色氣流。

今天他已經連續激戰了兩場,血能雖然有些消耗,但從青華台一路下來,早就恢複得差不多了。

夢境世界血脈戰士的強悍之處就在於體力持久,回血極快。

李易的身體吸收了無數的凶獸血精,蛻變之後的恢複力比同階的血脈戰士要強悍十倍以上,類似的戰鬥就算再來十場,他也不會覺得有多累。

李易鬥誌旺盛,離庶三人卻暗暗心驚。

原以為此人的戰績隻是被刑事廳刻意誇大,冇想到身手如此了得,一個人打他們三個,其中還包括一位大師後期的高手,居然絲毫不落下風。

在附近觀戰的孟溥目露奇光:“厲害,難怪能成為盟主的座上賓!盟主曾說他是刑事廳第一高手,初時我還不信,現在看來是我短視了!”

葉蒼在一旁冇吭聲,他知道李易遠比孟溥想象的還要厲害,離庶三人能支援這麼久,是因為李易冇有動真格的,否則三人早就不妙了。

李易打了一會兒,漸漸不耐。

他隻是想見識一下武體聯盟這些高手的拳術和戰鬥方法,所以才放慢手腳與他們過了幾招。

現在看來,他們跟段滄北、尤獵兩人差得太遠,已經冇有研究的價值。

搖了搖頭,李易腳步一晃。

砰砰!!

諸鋒台上瞬間飛出兩人,高渚和喻子鴟口吐血箭,直接被轟飛出去。

離庶失了臂助,頓時大驚失色。

僅僅支撐了兩招,離庶捱上一掌,同樣飛出了諸鋒台。

三人同時倒在地上,全身骨痛欲裂,連爬起來的力氣都冇有。

李易拍了拍手,從諸鋒台上跳下,雲淡風輕地道:“看在段盟主的麵子上,我就不下重手了!”

離庶三人連吐幾口鮮血,稍一運氣,發現身上肋骨起碼斷了三根。

尼瑪,這還不叫下重手?如果下重手,小命豈不是直接玩完?

三人心中大罵,嘴裡卻一聲都不敢吭,生怕這小子不守承諾,突然跑過來給他們來一個重的,那就徹底完蛋了!

見三人被同時擊敗,正在含笑觀戰的孟溥驚得目瞪口呆。

這人居然贏了?

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以一己之力擊敗了武體聯盟三大高手,其中還有一個大師後期的強者?

原以為這人能抵禦三人的聯手就不錯了,冇想到轉眼之間就分出了勝負,而且還勝得如此乾淨俐落。

孟溥暗暗心驚,好在自己冇有與此人為敵,否則這會兒躺在地上的怕是還有他一個。

葉蒼連忙過去檢查了幾人的傷勢,心裡微微鬆了口氣。

隻是斷了幾根肋骨,雖然看起來很重,但是以現在的醫療手段和大師級強者強大的恢複體質,最多一個月也就好了!

葉蒼放了心,轉身向李易道:“多謝手下留情!”

高渚和喻子鴟看見葉蒼的舉動,差點又吐出一口血來。

瑪的,老子被揍成這副慘樣,師弟居然還要過去道謝?實在太讓人難以接受了!

十分鐘後,葉蒼安排人把離庶和兩位師兄送去療傷,然後與李易一起走下了青華山。

孟溥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默然無語。

在青華山傷了人還能若無其事的下山,這怕是武體聯盟成立以來頭一遭。

他回頭看了看山峰上的青華台,發現上麵悄無聲無息,一點動靜都冇有。

孟溥心中納悶,徒弟捱了打,師父居然不出麵?盟主究竟是怎麼想的?

就算是他傳話讓李易幫忙教訓徒弟,也不於把人傷得這麼重吧?

他百思不得其解,緊接著轉念一想:哼!老大都不管這事,**這個閒心乾什麼?

孟溥身子一轉,邁開大步,繼續他的巡山任務去了!

冇過多久,青華台上的段滄北聽屬下彙報了幾人動手的情況。

他乾笑一聲:“是嗎,離庶也傷了,他是自討苦吃啊!跟我那兩個徒弟混在一起,能有什麼好事?這下吃到苦頭了吧,嘿嘿!”

屬下聽到段滄北的笑聲,心裡頓時有些發毛。

盟主是什麼意思?莫非對離庶長老不滿,故意引他過去讓刑事廳的人收拾的?

他不敢多想,又把高渚和喻子鴟二人的傷勢彙報了一下。

段滄北輕咳兩聲:“斷了三根肋骨?李易這小子,還真是給我這位武體聯盟盟主麵子啊!”

他沉吟片刻,吩咐道:“傳我的話,這場切磋是我授意,任何人都不得向李易尋仇。此外,也不得以此為藉口向刑事廳的人生事!”

屬下連忙應聲,趕緊下去執行命令。

......

兩天後,李易與葉蒼返迴天海市。

快到小區的時候,李易瞅了葉蒼一眼,突然道:“以後離我遠點!”

葉蒼一愣,莫名其妙道:“為什麼?”

“你長得太像女人了!”

李易一臉不滿:“我這一路上起碼被兩百八十一個男人用眼睛瞪過,我不想再被這些蠢貨當成假想敵了!”

李易說完,邁開大步,飛快地走進了小區大門。

葉蒼呆在原地,默默注視著李易,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大門口。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