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天寶出現後,宋小瑩的身影也很快從後麵冒了出來。

兄妹倆喜笑顏開,一同向葉蒼趕來。

“葉蒼兄!”

“葉大哥!”

兩人一前一後,叫得葉蒼一陣心亂。

李易察覺到葉蒼的情緒波動,詫異地看了他一眼。

“葉蒼兄,這次出門可還好啊!”

宋天寶先妹妹一步趕到,立刻關心地問道。

此人臉型瘦削,五官還算端正,左額上有一道還未消腫的淤青,估計是不久前葉蒼給揍的。

葉蒼兄冷著臉,並未回答。

宋天寶也不介意,他看了看站在葉蒼身邊的李易,意外道:“這位是?”

葉蒼一向獨來獨往,從未與人並肩而行,宋天寶立刻感受到了一股從未有過的危機。

李易已經是四級巫師,立刻感知了宋天寶的情緒波動,再一看他滿臉的醋意,額頭上頓時浮起一條黑線。

“對啊!他是誰,以前怎麼冇有見過?”宋小瑩終於趕了上來。

她對李易也很好奇,葉蒼的性格是出了名的孤僻,除了她以外,對誰也不待見。

當然,這是她自己這樣認為的。

其實在外人的眼中,她與其兄唯一的不同,就是冇還有被葉蒼揍過。

宋小瑩今年二十歲,相貌與其兄有六七分相像,皮膚白皙細嫩,身段纖細,算得上是一個活潑嬌俏的青春美少女。

隻是葉蒼對她並不感冒,隻因此女性格風風火火,愛打愛鬨,而且十分黏人,與喜歡清靜的他大相徑庭。

見兩人都盯著自己,葉蒼知道不說話是不行了,於是淡淡道:“這位是李易,是師父請來的客人!”

“你師父的客人?”宋天寶兄妹同時吃了一驚。

葉蒼的師父是誰?那是武體聯盟盟主段滄北,大師級中的頂尖高手,青華山上排名第一的人物,他請來的客人,身份一定很重要!

隻不過這人如此年輕,看上去比葉蒼還要小一些,也不知道是什麼來頭,連段滄北都要用一個請字?

知道李易是段滄北的客人,宋天寶的戒心去了不少。

他小心翼翼道:“那葉兄這次回來...”

葉蒼打斷他道:“正要去見我師父!”

宋天寶聞言一臉遺憾,但仍涎著臉道:“既然葉兄要去見盟主,那我不打擾了!葉兄有空的話可以去我那裡坐一坐,如果冇空也沒關係,等葉兄閒下來了,我再登門拜訪!”

宋小瑩也在一旁叫道:“葉大哥,有空來找我玩啊?”

葉蒼冇理他們,冷著臉往前方走去。

宋天寶望著葉蒼的背影,一臉癡迷道:“不愧是葉兄,不說話也是那麼美!”

“還很帥!”宋小瑩在一旁添了句。

進了古代建築群後,不少人見到葉蒼,都頻頻向他施禮。

葉蒼一直潛心修煉,除了外出挑戰外,出來露麵的機會不多,但他是武體聯盟的大師級高手,而且容顏絕世,風華無雙,出來一次就被人深深記住了。

武體聯盟的人雖多,但要說不認識葉蒼的,那真就一個也冇有。

即使是剛剛加入聯盟不久的新人,見到他舉世無雙的相貌,再加上身後揹著的那把劍,對號也能對上了!

穿過幾處開闊的庭院,迎麵見到一個黑麪大漢和一個身穿風衣的長髮男子。

兩人麵色冷峻,宛如兩座冰山站在前方。

尤其是穿著風衣的男子,雖然與葉蒼一樣是長髮披肩,但是聳肩似鷹,目凶如豺,長著一副鳶肩豺目的外貌,不但冇有俊逸瀟灑的風姿,反而給人一種陰險凶惡的觀感。

“高師兄,喻師兄!”

見到兩人後,葉蒼上前打了聲招呼。

兩人微微頜首,目光放在了李易身上。

黑麪大漢看了李易一眼,淡淡問道:“葉師弟,此人可是李易?”

葉蒼點頭道:“不錯,他就是李易!”

然後向李易介紹道:“這兩位是我大師兄高渚,二師兄喻子鴟。”

黑麪大漢叫高渚,風衣男叫喻子鴟,兩人都是武體聯盟盟主段滄北的弟子。

風衣男喻子鴟站在通往後方的上風口,用居高臨下的眼神看了李易一眼,目光隱隱有些不善。

葉蒼已向青華山傳訊,即日就會帶李易到訪。

這兩人知道李易是刑事廳的紅衣特警,武體聯盟與聯邦刑事廳素有嫌隙,對他自然不會有什麼好臉色。

麵對二人的敵意,李易臉色平靜,同樣掃視了兩人一眼,表情十分淡然,似乎並未將兩人放在眼裡。

他已經感知過了,這兩人雖然也是大師級彆的高手,但是內家真氣的波動比葉蒼遜色不少,估計剛入大師中期不久。

察覺李易的不屑,高渚和喻子鴟同時臉上變色。

他們一向高高在上,何時被人這樣輕視過?

隻不過李易畢竟是段滄北請來的客人,他們不好當場發作。

高渚冷哼一聲:“不愧是從刑事廳來的,果然目中無人!”

李易淡淡一笑,立刻回敬了一句:“我們刑事廳待客,可不會連聲招呼都不打!”

高渚一窒,被噎得說不出話來。

喻子鴟則冷冷道:“我們武體聯盟的人,從來不會在嘴皮子上討便宜!聽說你一個人擊敗了南派拳師聯盟三位大師級彆的高手,不知道是路人以訛傳訛,還是確有此事?”

李易不以為然道:“是不是真事,試試不就知道了?”

這話帶著一絲挑釁。兩人一聽,臉色頓時微變。

高渚性格比較衝動,臉上青筋暴跳,隱隱有動手的征兆。

葉蒼一看氣氛不對,連忙問道:“兩位師兄,請問師父在哪裡?我正要帶李易去見他!”

他一邊問,一邊心裡暗想,兩位師兄千萬彆動手,真打起來,你們可打不過他!

“師父在青華台。”

喻子鴟強忍怒氣,開口說了一句。

他的性格比高渚隱忍一些,知道此刻不是動手的時機。

兩人之所以守在這裡,其實是段滄北讓他們來傳話的。

本來是迎客,但是兩人對刑事廳的人冇什麼好感,想給來人一個下馬威,冇想到對方比他們還要自大,硬生生把他們懟了回去。

“多謝師兄!”

葉蒼道了聲謝,急急忙忙繞開兩人,帶著李易往後山走去。

青華台是段滄北接待重要賓客的地方,段滄北特意在那裡等待,可見對李易十分重視。

喻子鴟目注二人離去,突然大聲說道:“師弟見過師父之後,還請到彆院小聚,我們想向這位李特警討教兩招!”

葉蒼一聽,頓時有些頭大。

向李易討教?那不是找打嗎?連自己都不是李易對手,兩位師兄如何打得過?

高渚和喻子鴟雖然是他的師兄,但是論武道修為,自己早就遠遠超過了他們。

隻是葉蒼與兩位師兄切磋時,從不動用真功夫,讓兩位師兄誤以為雙方的水平相差不大。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