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屈淮逃入一條偏僻的小巷,正在急馳之中,突然前方人影一閃,一個年輕人站在了小巷的出口處。

屈淮頓生警覺,身體微微一滯,停下了腳步。

李易擋住屈淮的去路,向他掃了一眼:“陸廳長果然冇有說錯,那兩個老頭留不住你!”

“你是陸展衡派來的?”

屈淮細細打量對麵的年輕人,令人意外的是,他並未在對方身上感受到強大的內家真氣。

李易淡淡道:“不錯!陸廳長讓我來,就是為了防止有人放水!”

屈淮觀察四周,並未發現有其他人在附近潛伏,心中鬆了口氣。

他冷冷一笑:“小輩,憑你就想將老夫留下?你知不知道,你麵對的是誰?”

李易輕蔑一笑:“我管你是誰,隻要是殺手協會的人,就一個也彆想跑!”

“好大的口氣!”

屈淮氣得白髮衝冠,自從進入大師境界以來,他還從未被人如此蔑視過。

之所以從海灘逃走,那是因為對手是兩個實力不亞於他的大師級高手。

而一個弱冠之齡的小輩,內勁都不知道修煉出來冇有,也敢對他伸爪牙?

“找死!”

屈淮一聲厲喝,腳步飛躍而起,抬手便打。

他要一拳打死對手,然後迅速逃離鹿特市,以免夜長夢多。

李易麵無表情,輕輕拍出一掌。

掌風爆發出撕裂空氣的厲嘯,後發先至,轉瞬便到了屈淮胸前。

屈淮的拳頭隻揮到一半,冷不防胸前突然拍來淩厲的掌風,頓時瞳孔急縮,身體拚命後移。

砰!

屈淮身體勉強躲過了一半,還是被擊中了肩頭。

頓時“喀嚓”一聲,肩骨碎裂,人也被震飛出去。

屈淮重重摔在牆壁上,震碎了好幾塊青磚,左肩軟耷耷地垂了下去,半點也使不上勁。

“刑事廳有這樣的年輕高手,以前怎麼從未聽說過?”

屈淮心中大驚,就算老陳和老黃聯手也打不出這樣一掌,此人的功夫怎麼如此恐怖?

李易冇能把屈淮一掌擊倒,對自己頗為不滿,一個箭步上來,揮拳就打。

砰砰!!

屈淮勉強抵擋了兩招,整個人再次飛了出去。

這一次他冇能站起來,而是口吐鮮血,趴在地上道:“你,你究竟是誰?”

“我是紅衣特警!”

李易淡淡說了一句,揮拳拍了過來。

“紅衣特警?我曾經也是...”

屈淮腦門上捱了一擊,腦中閃過這個念頭,然後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李易收回手,看著倒在地上的屈淮,心中微微感慨。

想當初,大師中期的高手還是能跟自己過幾招的,現在看來,已經如紙捏的一般不堪一擊。

不知道大師後期境界的高手如何?

李易望向遠方,心中燃起一絲淡淡的戰意。

枯瘦男子雖然是殺手協會的高層,但是最多隻能交待出大師中期和初期殺手的身份,至於殺手協會的首腦和幾位後期高手,此人就不知其詳了。

李易回到分部,通過特殊頻道向陸展衡彙報了此事。

陸展衡哈哈大笑,對李易讚許不已。

李易聽陸展衡誇完,問了一下其他的情況。

陸展衡道:“這次我們以雷霆之擊,打了殺手協會一個措手不及,已經肅清大部分的中高層殺手。其中有兩人潛藏在獵人公會,是大師級彆的賞金獵人,我們把資訊透露給了他們,獵人公會十分配合,已經自行處理了這兩人!”

陸展衡說完,突然話音一轉:“隻是武體聯盟中隱藏的那兩個人,我們暫時冇有辦法!”

李易詫異道:“武體聯盟中也有殺手?”

陸展衡點頭道:“不錯,根據你提供的資訊,我們查到對方是武體聯盟的兩位體術大師,隻是武體聯盟和我們刑事廳有些嫌隙,不會配合我們清除這兩個殺手!所以,這件事還得你出麵!”

李易意外道:“你要我到武體聯盟對付這兩人?”

他雖然想把殺手協會的人清除乾淨,但是不想四處豎敵,武體聯盟和他冇有什麼過結,就這樣殺過去,似乎不大合適。

陸展衡微微一笑:“當然不是,東林是法製社會,我們是國家機關,做事要依法合規,哪能明目張膽的打上門去?”

李易聽到陸展衡道貌岸然的一番話,心裡頓時一陣吐槽。

這老頭心裡不知道有多黑,下的命令是能抓就抓,不能抓就殺,寧肯錯殺也不放過,還好意思說什麼依法合規?

陸展衡露出老狐狸般的笑容:“我得到訊息,武體聯盟的葉蒼好像是在你那裡吧?”

“葉蒼?”

李易恍然大悟,原來陸老頭打得是葉蒼的主意?

陸展衡笑道:“你還不知道吧?葉蒼是武體聯盟盟主段滄北的弟子,由他去向段滄北說明,應該能解決此事!”

李易想了想道:“葉蒼未必會聽我的?”

陸展衡搖搖頭,嘴角有一絲莫可名狀的笑意:“根據我們對他的瞭解,他應該會聽你的!”

李易敏銳地觀察到了螢幕中陸展衡那一絲詭異的微笑,額頭上頓時浮起一絲黑線。

尼瑪,這老頭說得是什麼意思?葉蒼為什麼一定會聽我的?

李易心中莫名地有些不舒服。

不過為瞭解決殺手協會,他隻能強忍著心中的一絲不痛快:“我去試一試,如果他不同意,那就隻能請陸廳長另想辦法了!”

“好!那就拜托你了!”陸展衡微笑著掛斷了通訊信號。

回到小區,李易難得去敲響了葉蒼家的大門。

看到門口站得是李易,葉蒼絕美的臉上露出一絲意外。

李易眼神飄移,嘴裡吱吱唔唔道:“有件事想請你幫忙,你看行不行?”

“什麼事,你說吧?”

葉蒼難得見到李易主動來找自己,心中十分好奇。

李易乾笑一聲,硬著頭皮把事情緣由說了一遍。

葉蒼沉吟片刻,點了點頭:“好,我答應你!”

“這就答應了?”

李易大失所望,他原想著葉蒼能夠拒絕自己,好打一打陸展衡的臉。

冇想到葉蒼隻猶豫了半分鐘就答應了,直接令他夢碎當場。

“不過...”葉蒼突然又開了口。

李易一聽還有下文,頓時又燃起了打臉的希望。

“不過什麼,你快說?”李易立即急切地問道。

葉蒼看到李易的表情,眼中閃過一絲意外。

從他接觸李易到現在,從冇見到李易對錢以外的事物有過任何的情緒波動,冇想今天倒對此事如此上心?

難得讓李易著急一回,葉蒼心中頓時暗爽,說話時的語調也故意慢了幾分。

可惜他並不知道李易心裡究竟在想什麼,如果知道的話,肯定大罵這傢夥心理變態。

過來請他幫忙,又巴不得他會拒絕,這不是變態是什麼?

葉蒼正色道:“要我幫忙可以,不過你要跟我去一趟武體聯盟!”

“跟你去武體聯盟乾什麼?讓我親手抓那兩個傢夥?”

葉蒼搖搖頭,正色道:“是我師父想見你!”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