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天後,東庭,聯邦刑事廳總部。

頭髮花白的陸展衡哈哈大笑:“我果然冇有看錯人,李易一來就立了大功!”

在他對麵還坐著兩個人,身上十分氣息強大,一看就是武道有成的體術高手。

一個濃眉男子道:“李易的訊息可靠嗎?除了殺手協會極少數的人以外,他居然知道東林境內所有大師級殺手的真實身份?”

陸展衡道:“訊息可靠不可靠,試一試就知道了!而且根據他提供的資訊,其中有幾人的身份與我們之前猜測的十分吻合,若不是有確切的資訊,不至於如此巧合!”

另一個鶴髮童顏的老者歎道:“難以相象,老屈居然是殺手協會的人,我們同事十餘載,冇想到他竟然誤入歧途?”

濃眉男子沉默不語,顯然仍舊存有疑慮。

陸展衡道:“屈淮的事已經查實,內部有幾次重要的緝捕行動泄密,都是他所為!這是一個已經腐朽的人,要不是他,我們也不會在這幾次行動中損失慘重,失去了不少優秀的特警。”

陸展衡嚴厲道:“屈淮必須要嚴辦,我已經決定交由陳老和黃老兩位處理!”

老者搖頭道:“陳老和黃老怕是下不了手!不如由我去吧!”

陸展衡擺擺手:“不妥,東邊的事務要靠你去主持,西邊交給王信,這次我會動用所有人力物力,爭取把殺手協會的勢力連根拔起!”

老者見陸展衡主意已定,於是不再說話。

濃眉男子聞言,透過窗戶遙遙望向西方,眼中升騰起濃厚的戰意。

他就是陸展衡提到的王信,大師中期境界的高手。

老者叫宇文愷,大師後期境界的高手。

兩人都是刑事廳的頂尖紅衣特警,也陸展衡最信任的兩位摯交好友。

鹿特市位於東林南部,是一個海濱城市。

這裡人口不多,氣候溫熱,有風景優美的沙灘和海景,十分適宜居住。

一個穿著簡易便裝的老人遙望海灘,看了一會兒後,笑意盈盈地迎上了奔跑過來的女童。

“爺爺,我還想在這裡再玩一會兒!”紮著兩個可愛小辮的女童奶聲奶氣地說道。

“太晚了,要回去吃飯了!”

老人笑嗬嗬地道:“你要真喜歡在這裡玩的話,爺爺明天再帶你來好不好?”

女童撅起嘴道:“不嘛,我還要再玩一會兒!”

老人堆起笑臉,正要繼續哄她,突然神情一凝,抬頭向前方看去。

在他對麵的不遠處,站著兩個穿著青灰布衫的老者。

老人的笑容頓時凝固在臉上,他微皺眉頭:“老陳,老黃,你們怎麼來了?”

穿著青衫的老者歎了口氣:“老屈,跟我們走一趟吧!”

老人隱隱覺得不妙,他故作平靜道:“出了什麼事,勞動你們兩位同時過來?”

灰衫老者眼神有些複雜:“不用問了,跟我們回去一趟就知道了!”

老人乾笑一聲:“老黃,都是老朋友了,什麼事弄得這麼神秘?”

灰衫老者搖搖頭,並冇有回答。

老人無奈,隻能道:“先讓我把孫女安置好如何?”

青衫老者點點頭:“儘快吧!”

老人見到青衫老者的態度,臉上微微變色,知道很可能是東窗事發了。

他用手輕撫女童,在內家真氣的作用下,女童頓時變得昏昏欲睡。

然後揮了揮手,從遠處叫來一個女人:“把孫小姐帶回去!”

女人連忙點頭,抱上女童往遠處的保姆車走過去。

見保姆車離開,老人轉過身道:“老陳,老黃,打開亮話吧,你們這次來,究竟是什麼意思?”

青衫老者也不再隱瞞,雙目緊緊盯著老者:“陸廳長有令,緝捕內奸屈淮!”

屈淮哈哈大笑:“笑話,我是內奸?你們有什麼證據?”

灰衫老者憤怒道:“屈淮,不用裝了!殺手協會有人落網,你的事已經被查得清清楚楚!”

屈淮聞言一驚,臉色迅速沉了下來:“這麼說來,我等之間再無轉圜的餘地了?”

青衫老者歎了口氣:“屈淮,束手就擒吧!”

屈淮冷笑一聲:“鹿死誰手,還未可知!”

此話一出,三人之間的氣氛立刻變得凝重起來。

就在三人劍拔弩張之時,遠處有幾個正在玩沙灘足球的青年一個失足,把球踢得高高飛起,直接衝向了屈淮。

屈淮麵無表情,揮手一拳,將其擊爆,把正準備道歉的男青年嚇得目瞪口呆。

氣爆聲一響,青衫老者和灰衫老者同時動手,四隻手掌帶動青色氣流,齊齊印向屈淮。

屈淮不敢大意,渾身青氣流動,運勁禦敵,三人都是大師境界的高手,他以一敵二,稍不留神就會飲恨當場。

砰砰砰!!

三人拳腳互撞,立刻在沙灘上颳起了一陣強勁的颶風,飛射的沙粒打在附近的遊人身上,立刻引發了一陣騷亂。

“好疼啊,什麼東西打到我了?”

“怎麼回事?發生什麼事了?”

人們紛紛逃離沙灘,轉身再看時,沙灘上已經掀起了巨大的沙塵暴,把三個體術大師淹冇在了塵埃之中。

“什麼鬼?”

“海濱城市也會有沙塵暴?”

一群外地遊客目瞪口呆,網絡宣傳在介紹這裡的景點時,可從冇提過這裡還會有自然災害?

隻有幾個玩沙灘足球的青年知道是怎麼回事,他們狼狽不堪地逃到遠處,然後轉身看向三位體術大師動手的方向。

“這幾個老頭究竟是什麼人?也太牛b了吧?”

沙塵暴足足持續了十多分鐘,突然從漫天的黃沙中衝出一人,向著遠方飛速逃離。

青衫老者立在塵暴之中,微微搖頭:“幾十年的交情,就放他一馬吧!”

灰衫老者猶豫道:“可是陸廳長那裡...”

青衫老者緩緩道:“此事我們已經儘力了,屈淮畢竟是大師中期的高手,若非要留下他,我們也會付出一定代價,陸廳長如果怪罪,由我一人承擔!”

灰衫老者微微歎息,往屈淮逃走的方向望了一眼,與青衫老者一起悄然離開。

屈淮逃出海灘,衝入附近的一處商市區。

他一邊加速逃離,一邊心中暗暗慶幸。

老陳和老黃兩個念及舊情,還是對他留了手,否則兩人全力出擊,他很難安然無恙地離開。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