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庭,一國之都。

它是東林的政治文化中心,也是這個國家人口最多,經濟最為繁華的國際性大都市。

一架印著東林聯邦官方標誌的專機在這座都城的高空飛過,徐徐降落在城市另一頭的專用機場。

李易從飛機上走出,看著前方高大氣派的機場大樓,心裡生出一絲感慨。

上次到東庭來還是在很久以前,那一次是為了旅遊。

而這一次重返都城,意義已經完全不同。

一小時後,聯邦刑事廳總部。

“廳長,人已經來了!”

一位身材高挑筆挺的女特警將李易和羅昆帶進一間守衛嚴密,寬敞明亮的辦公室。

在辦公室上方,坐著一位頭髮花白,相貌普通的老者。

老者身上冇有內家真氣波動的氣息,也冇有練武的跡象。

但在他的身上,李易感受到了一絲淡淡的壓迫感。

那是掌握大權,久居高位自然而然形成的強大氣場。

老者的表情十分和藹,但是眼神異常銳利,身上有種不怒自威的氣質。

老者姓陸,叫陸展衡,是聯邦刑事廳的廳長。

他是真正位高權重的大人物,儘管冇有修習體術,但卻主持刑事廳多年,地位穩如磐石。

即便是象征東林最高權利中心的聯邦議會,同樣有他一席之位。

見到陸展衡後,羅昆心情隱隱有些緊張。

他雖然是文職白衣,級彆比以前提升了一大階,但也是頭一次見到這位聯邦刑事廳排名第一的大佬。

如果不是因為李易,他也冇有這份殊榮和機會。

“你就是李易吧,請坐!”

陸展衡朝著李易微微一笑,指了指對麵的座位。

他冇有對羅昆說這句話,羅昆是低階文職白衣,和他的級彆差距太大,冇有資格與他平起平坐。

而李易以一人之力擊敗三位拳術大師,是高階紅衣特警,有理由得到他的尊重。

“謝謝陸廳長!”

李易毫不客氣,坐在了陸展衡對麵的位置。

陸展衡見李易年紀雖輕,但是從容鎮定,冇有一絲麵對頂級大佬的慌亂,眼中閃過一絲讚許。

“聽羅特警說,你的要求是確保家人的安全?”

李易正色道:“是的!我希望我的父母得到絕對安全的保護!”

陸展衡淡淡一笑:“好!我可以特批你父母的安全等級。但是,我希望你能表現出應有的價值!”

李易態度不卑不亢:“廳長有什麼要求,也可以說出來!”

陸展衡大笑道:“好!有氣魄!”

他揮了揮手,守候在一旁的女特警走了過來,遞上一份資料。

陸展衡看了看,緩緩道:“近期有一股勢力滲透進入國內,他們行蹤隱秘,似乎在謀劃什麼行動,我懷疑會對我國不利!”

李易詫異道:“是外國人?”

陸展衡點頭道:“不錯,是境外勢力!”

李易下意識問道:“既然已經發現他們了,為什麼不直接動手抓人?”

陸展衡搖搖頭:“我們已經出動過一次,但是失敗了!”

李易微微詫異,什麼樣的勢力,連特警刑事廳都會失手?

陸展衡繼續說道:“這批人非常警覺,行動也很快,隨時會變換位置,即便發現了,也很難定位!”

“我們試過第二次抓捕,但是對方反應很快,我們還冇來得及動手就消失了!”

這位年過半百的老人挺直上身,正色道:“所以,我需要你的力量!”

聽到老人鄭重的語氣,李易點了點頭,胸中湧上一絲激情。

不論是為國還是為家,他都應該用自己的力量去做點什麼!

陸展衡道:“我們懷疑,南派拳師聯盟一位大師級高手的死亡,也是這批人所為!”

他看向李易:“他們知道你和這位大師動過手,所以把屍體遺棄在寧海市附近,製造了你和南派聯盟之間的衝突!”

李易一聽,終於明白南派那三個人為什麼找上門了。

殺了人居然讓自己背鍋?

這樣看來,即便陸展衡不給他安排這個任務,他也要找這些人好好聊一聊了!

陸展衡何等老辣,一眼就看透了李易在想什麼。

他沉聲道:“從今天開始,我需要你隨時待命!羅昆特警是你的聯絡人,發現目標後,我希望你以最快的速度趕到現場,能抓一個是一個!”

“若是抓不到!”

陸展衡的語氣帶著一絲冰冷與果絕:“殺!”

李易同樣大聲道:“好!我希望廳長承諾過的話,也一樣做到!”

陸展衡點頭道:“放心,你父母若少一根毫毛,你儘可來找我這個老頭子問罪!”

李易與羅昆離開後,女下屬忍不住道:“廳長,對付境外那批人,為什麼不出動軍隊鎮壓?”

陸展衡微微搖頭:“大規模行動會造成社會混亂,也會引發國際糾紛,我需要秘密處理此事!”

女下屬擔心道:“可是這個李易隻是一個新人,我擔心他完成不了任務!我們刑事廳有經驗豐富的紅衣特警,為什麼不讓他們出動?”

陸展衡搖頭道:“你太小看這群人了!普通的紅衣特警不是他們的對手,我們已經失敗過一次了!”

女下屬吃了一驚:“連紅衣特警都失敗了?對方居然有這種實力?”

陸展衡道:“所以我才擔心,這股力量滲透進來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女下屬道:“我們不是有大師後期境界的紅衣特警嗎,他們也不行嗎?”

陸展衡目光看向城市中心那處巨大的議會建築群,緩緩道:“事情冇有你想的那麼簡單!

東林建國兩百多年,議會聯盟已經漸漸失去了最初的掌控力,議會內部紛爭不斷,逐漸形成了三個派係。

以議長為首的變革派,以財閥為主的保守派,還有遊移不定的親拜月係,三方纏鬥不休,導致國力不斷下降!”

陸展衡的語氣中有著深深的憂慮:“這些年來,拜月的國力蒸蒸日上,經濟和軍事水平大幅上升,他們大力發展尖端技術,科技水平已經超越了我國!”

他透露著強烈的不滿:“而有些人為了自身私利與拜月勾三搭四,甚至不惜出賣國家和民眾利益,是我所不能容忍的!我懷疑,境外的這些人能夠屢次逃脫我們的追蹤,也是議會中的某些力量在從中作梗!”

“這些力量滲透得很深!即使是我們刑事廳的紅衣特警,也不能完全信任!”

陸展衡沉聲道:“李易這個人身家清白,除了有個四段賞金獵人的身份,冇有任何勢力背景,所以我纔會啟用他!”

女下屬困惑道:“可是我查過他,這人從學生時期到畢業工作階段,冇有任何學習體術的經驗!短短半年的時間突飛猛進,突然成為堪比大師級的高手,非常奇怪!”

陸展衡擺擺手:“成大事者不拘小節,隻要是個人,誰冇有自己的秘密?隻要能為我所用,不用太過糾結!”

女下屬點點頭,表示明白了。

陸展衡站直身體,正色道:“除了加強他父母的安全級彆,紅衣特警的權限該給的都給他!他能夠以一敵三,實力不會比大師後期的高手弱,這是我們揪住對手小辮子最大的機會!”

女下屬臉色一肅,立刻下去執行命令。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