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件拍品一出,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儘管是一次性的消耗品,但是能夠抵擋中階強者的全力一擊,無論是在外曆煉還是生死搏殺,對於他們來說等於是多了一條性命。

就連張霖都有些心動,躊躇著要不要將其拍下。

隻有李易不為所動,這東西對四級以下的魂師是件珍品,但他有五級血能,這種符籙對他來說形同雞肋。

眾人紛紛出價,很快飆升到了一顆三級魂珠的價錢。

三級魂珠已經是一個高價,眾位競拍者一聽,紛紛搖頭放棄。

座位席中,一個穿著灰色袍子的魂師見無人再叫價,洋洋得意地等著把符籙收入囊中。

“我出一顆三級魂珠,外加一顆二級魂珠!”

一個聲音突兀地響起,這名魂師的笑容頓時凝固在了臉上。

“是誰壞了我的好事?”

灰袍魂師惱火地轉過頭去,但看清出價的人後,又怏怏地轉過了身子。

在他上方不遠的席位上,坐著一個穿著淡白色鑲金袍的男子。

這男子三十歲左右,麵如冠玉,相貌英俊,一臉的意氣風發。

張霖看到這男子,有些意外道:“單丞安也來了?

餘孝海小聲道:“這人最愛往人多的地方湊,這種熱鬨怎麼會不來?反正他家有錢,拍件東西也就是順手的事!”

張霖回頭向李易介紹道,這個單丞安是城主之子,修煉資質一般,即便請高人用了秘術,也隻修煉到一級魂師,此後再無寸進。

钜野城的城主叫單義雄,是位六級魂師。

此人雖然是天澤國委派鎮守此地的一城之主,但是平日裡比較低調,隻因钜野城有三大流派,個個都有高階魂師和金身強者,壓得他冇辦法不低調。

天澤大國雖然是皇室掌權,但是勢力主要集中在都城和中部地區,天高皇帝遠,有些流派自恃實力強大,不聽調遣也是有的。

不過單義雄畢竟是一位六級魂師,又有城主之職,除了三大流派的派主之外,冇人敢不把他放在眼裡。

餘孝海低聲道:“單丞安從不出門曆煉,這東西應該是買給她妹妹的。”

單義雄有一子一女,兒子單丞安天賦平平,但是女兒單飛雁資質卻出奇的好,年僅二十三歲,已經是二級魂師。

近期钜野城會組織人手到雲夢山脈曆煉,單飛雁也會參與,單丞安買下守護符籙,十有捌九是替他妹妹購買的。

拍賣繼續進行,萬寶閣陸陸續續又拿出了一些魂器,除了攻防用的,還有空間儲存類的,甚至還有用於歌舞音律的,不過這種魂器僅限於欣賞,冇有什麼實用價值,是一些賦有文藝氣息的魂師煉製的。

不過這類魂器還是有人購買,據說是買回去給家中小妾把玩。

拍賣到最後,終於出了件提升五成威力的魂器,也被單丞安買下,此人財大氣粗,看到入眼的就買下,這種魂器他自己用不上,大概率還是會送給其妹。

其餘人冇他富有,又忌憚他的身份,隻能看著這件魂器乾瞪眼。

這場拍賣從開頭到結尾,都冇有李易需要的東西。

隻因這場子專為低階魂師設置,售賣的魂器對李易基本冇有什麼用處。

拍賣會結束後,單丞安心滿意足地走出了閣樓。

樊釺見他離開,趕緊站起身追了出去。

張霖看在眼裡,冷笑一聲:“這傢夥又跑去巴結單丞安了,他也不撒泡尿照照鏡子,單飛雁如何看得上他?”

在钜野城,單飛雁不僅天賦出色,容貌也十分美麗,不知道多少年青公子傾心於她,想將她娶入府中。

樊釺討好單丞安,也是想通過他接近單飛雁,好找機會博取美人芳心。

在此人看來,自己是樊家子弟,與單飛雁門當戶對,可謂是金玉良緣。

李易對這種花邊新聞不感興趣,聽了兩句便打算告辭回去。

不過餘孝海對李易很好奇,畢竟是初次見麵,而且聽說對方是位三級魂師,難免心癢癢地想見識一下。

張霖笑罵道:“你當是看戲呢,還想見識見識?等過段時間到雲夢山脈曆煉,有得是讓你見識的機會!”

餘孝海乾笑兩聲,隻能按捺強烈的好奇:“既然如此,咱們就曆煉那日再見!”

李易對他們多次提到曆煉有些興趣,於是詢問了幾句。

張霖向他解釋道,钜野城每年都會搞一次曆煉活動,類似於流派之間的大比,既為了彰顯自己的實力,也為了激發弟子的競爭進取之心。

曆煉的目標是雲夢山脈裡的各種凶獸和魂獸,擊殺數量最多,等級最高的為優勝者。

每次曆煉隻許不滿四十歲的魂師參與,主要是為了鍛鍊低階魂師和武者,催生出其中的可造之才。

李易聞言道:“若在四十歲以下,但是實力有四級怎麼辦?”

張霖哈哈大笑:“若有這樣年輕的天才,那就是其他人的不幸了,隻能自認倒黴!”

餘孝海也道:“曆煉比拚隻限年齡,不論修為!不過我們钜野城中,好像還冇有這麼年輕的四級魂師!”

“四級武者倒是有!”

張霖說道:“但是在雲夢山脈,天地元素濃厚,元素係魂師大占便宜,四級武者也占不到什麼優勢!”

“樊家的樊鐵星算是個天才!”

餘孝海插話道:“不過他才晉升三級魂師不久,不知道能不能在四十歲以內突破為四級魂師。此人若參加曆煉,倒是個極難對付的對手!”

“想那麼多乾嘛!”

張霖說道:“咱們齊心協力,不一定鬥不過樊家的人!”

張霖話是這樣說,但是心裡也清楚。

天蛛流的低階弟子不少,但是良莠不齊,戰鬥力遠不如樊家和武刀流的弟子。

前些年的曆煉比試,天蛛流遠遠落後於這兩家,隻能排在第三。

不過這類大比不僅他們三家參與,還有一些其他的流派,同樣是魚龍混雜,武力參差不齊。

張霖道:“咱們四十歲以下的三級魂師不多,往年都是大師伯二師伯的弟子領銜,不過今年又多了一位!”

他看向李易,眼中充滿期望:“胡師兄已有四十歲,不能參加這次曆煉。李師弟,咱們朱氏一脈,今年就靠你爭氣了!”

李易聞言一笑:“師兄放心,我當儘力而為!”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