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餘孝海是另一個流派派主的弟子,也是二級魂師。

在人口多達百萬的钜野城,除了天蛛流、樊家、武刀流這三大勢力之外,還有一些小型流派。

這些流派冇有高階魂師和金身武者,但是派主也是四級魂師或武者,同樣是一股不弱的勢力。

餘孝海的師父曾得葛天蛛指點,修為上有了不小的進境,所以他的流派與天蛛流十分親近。

鄭霖與餘孝海也因此相識,兩人關係一直很不錯。

餘孝海聽鄭霖介紹後,神情有些意外:“朱長老又收新弟子了?”

他下意識看向李易:“朱長老很久冇有收徒了,這位李兄弟能入他的法眼,一定有過人之處!”

“那當然,我這位師弟可不一般,他年紀輕輕,已經是三級魂師!”

“什麼,三級魂師?”

餘孝海一聽,頓時麵露驚色。

鄭霖看見餘孝海吃驚的表情,心中一陣舒暢,正在得意的時候,冷不丁旁邊傳來一聲嗤笑。

“吹什麼大話!鄭霖,你愛吹牛的毛病還是改不了啊?”

鄭霖聽到這句話,立刻知道是誰來了,馬上回頭瞪去。

果然見一個臉色陰沉,身材瘦削的中年男子麵帶嘲諷地看著他們。

鄭霖冷笑一聲,毫不客氣地回懟過去:“樊釺,你一個一級魂師,跑到這裡湊什麼熱鬨?”

樊釺一聽,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

他雖然是樊家子弟,自恃高人一等,可修為隻有一級魂師,確確實實不如眼前之人。

好在旁邊有他帶來的人幫腔:“鄭霖,你也不過是個二級魂師,有什麼資格在這裡大呼小叫?”

鄭霖看了說話的人一眼:“我當是誰,原來是袁老幺,上次的教訓可還記得深刻?”

為樊釺幫腔的是一個穿著灰袍的中年男子,身上散發著二級魂力的氣息。

此人叫袁幺虎,是钜野城一個小流派的二代弟子,這個流派依附於樊家,因此與樊家子弟走得很近。

袁幺虎曾在雲夢山脈與鄭霖等人發生矛盾,被狠狠教訓了一頓,這時聽到鄭霖舊事重提,臉色也陰沉了下來。

閣樓中這時已經陸陸續續進來了一些人,見到兩人爭鋒相對,知道是天蛛流和樊家又鬨起了矛盾,紛紛站到一旁看起了熱鬨。

一位萬寶閣的管事怕事態擴大,連忙上前好言相勸。

這位管事是位三級魂師,鄭霖和樊釺不好不給麵子,各自哼了一聲,轉身回到座位坐下。

坐下之後,鄭霖對李易小聲說道:“這人是樊家一個小小的紈絝,資質極差,以後遇到他,不用給什麼麵子!”

鄭霖的意思很清楚,樊釺雖然是樊家嫡係,但是不受重視,在家族中冇什麼地位,不用顧忌太多。

這些年來,天蛛流與樊家表麵平和,但是機鋒暗藏,中下階的弟子常有爭鬥。

兩方的上層心知肚明,也容忍這種暗裡的小衝突,門中弟子需要血性,免不了打打殺殺,同時也可以激勵他們的競爭進取之心。

所以在雲夢山脈曆煉時,天蛛流與樊家,甚至是武刀流的弟子常常發生衝突,而且各有死傷。

“承蒙各位大駕光臨,今天本閣有一些好貨色,請諸位品鑒出價!”

管事走到樓廳正中央,揮了揮手,一位美麗的少女手舉金色托盤,將第一件拍賣物端了上來。

拍賣品是一件像笛子類的物件,一尺多長,閃動著幽幽綠光。

管事介紹道:“這是本閣魂師煉製的攻擊魂器,能將激發的魂力提升三成,適用四級以下所有魂師!”

此言一出,有人目光閃爍,明顯有些意動。

有人麵無表情,似乎對這支魂器毫無興趣。

“攻擊力可以增加三成?”

李易心中一動,他隻在黑淵森林見過用於儲藏的空間魂器,這是第一次見到其他用途的魂器。

鄭霖將李易的表情看在眼裡,微微一笑:“師弟對這東西有興趣?”

李易知道自己失態了,不好意思地笑笑:“第一次見到,有些好奇!”

鄭霖道:“這隻是一件中品的魂器,咱們往後再看看,若有上品,咱們拿下也不遲!”

李易下意識道:“中品和上品有什麼區彆?”

鄭霖笑道:“上品的攻擊魂器可以增加五成以上的威力,那纔是真正的好東西!除了攻擊魂器外,還有守護魂器,能削弱對方的攻擊。咱們出門曆煉,對抗強敵,多一份魂器就多一份自保的能力。所以無論是魂師還是武者,除了修煉資源外,魂器也是不必可少的隨身裝備!”

李易詫異道:“武者也用魂器?”

“當然!”

鄭霖解釋道:“武者的武器經過魂力鍛造,同樣有加成的效果,他們穿上魂器裝備,一樣能削弱對手的攻擊。”

他豔羨道:“所以會煉製魂器的魂師是大陸上最賺錢的人,萬寶閣這樣的流派也是最賺錢的流派!”

李易好奇地問道:“咱們流派有會煉器的人嗎?”

鄭霖搖搖頭:“冇有,隻有一些頂尖大派纔有!咱們流派隻是中等流派,冇有能力培養煉器魂師!

在天澤大陸,成為煉器魂師的條件非常苛刻,最低也得是四級魂師,這種人不但需要天生契合火係元素,而且要有很高的煉器天賦。”

鄭霖歎道:“有元素屬性的人本身就不多,火係的巫師就更少了,而且還得是四級以上的魂師!可以想象,培養一個煉器魂師的難度有多大!”

李易心中暗想,我的元素屬性就是火係,但有冇有煉器天賦就不知道了!

據管事介紹,這件魂器的攻擊效果主要用於精神衝擊,形成強烈幻象,對敵人形成乾擾。

聽說不是直接增加攻擊力的魂器,一部分人選擇了放棄。

但仍有五人蔘與了競爭,經過競價,這件笛子魂器被人拍了下來,花費了三顆二級魂珠。

第二件拍品是薄薄的光滑如綢緞的青色小褂,是一件防護類的魂器,能夠把四級以下魂師的攻擊力削減三成,一級魂師和二級武者的攻擊基本無效。

這件拍品有更多的人蔘與競拍,最終被人用五枚二級魂珠拿下。

第三件是一張黃澄澄的符籙,激發後可以抵擋四級魂師或者五級血脈強者全力一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