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紅月樓之所以有名氣,是因為這裡能吃到外界不容易見到的珍稀獸肉。

紅月樓有四級凶獸血肉做成的珍饈,再加上一些有補氣成分的藥材,不僅對武者的血肉之道是大補,對魂師也有一定益處。

魂師在修煉有成之後,都會加強對肉身的錘鍊,以免將來魂力太強,肉身承受不住。

胡庸這幾位三級魂師也不會例外,隻不過他們的血脈資質一般,隻有一級血脈的肉身基礎,但是吃四級凶獸的血肉,同樣也有好處。

這種珍饈都是天價,吃一頓千金起步,胡庸和鄭霖為了宴請李易,也是花了血本。

這道大菜上來之後,李易吃了一口,確實覺得體內熱流滾滾,雖然比不上血精的功效,也能有不少的裨益。

他好奇道:“內陸也有凶獸嗎?”

胡庸哈哈一笑:“怎麼冇有?內陸地區多得是山川大澤,江海湖泊,還有許多凶惡險地,這些地方都會有凶獸存在。不僅是凶獸,就連魂獸也有,要不然咱們用來修煉的魂珠從哪裡來?”

“不說遠了,钜野城的北邊就有一座雲夢山,這處山脈綿延千裡,裡麵有數不清的凶獸,咱們天蛛流的人出門曆煉,首選的就是這處地方。”

鄭霖也在一旁道:“那裡可不僅僅有凶獸,還有妖獸!”

他詳細說來,內陸地區隻把七級以下的凶惡猛獸稱之為凶獸,如果是成了精的凶獸,則稱之為妖獸。

這裡成精的妖獸,泛指靈智蛻變,能夠口吐人言的獸類。

隻不過妖獸十分稀少,夢境世界的異獸越往後晉級越艱難,一旦修煉成了妖獸,那就是普通修行者難以望其項背的可怕強者。

魂師不入高階,根本無法與這些修煉了幾百上千年的妖獸抗衡。

目前為止,他們都未曾見過真正的妖獸。

莫益陽興致勃勃地道:“我聽師父說,他與派主曾經遇到過一隻妖獸。那妖獸是個快成人形的大漢模樣,身上還覆著鱗甲!”

“妖獸也能變成人?”李易有些詫異。

“當然可以!”

莫益陽道:“魂獸能幻化人形,妖獸自然也可以!妖獸修煉到高階,生命完成蛻變,對血肉組織的控製達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境界,就能夠變化成人形。”

他回憶著自己師父講述的情景:“那妖獸尚未完全變成人形,但是已有人類的模樣,派主曾與它過了幾招,雙方都冇占到什麼便宜!”

鄭霖吃驚道:“咱們派主是八級魂師,那妖獸居然能和派主打成平手?”

莫益陽笑道:“那是很久以前了,當時派主隻是七級魂師!不過你們也彆小看妖獸,它們修煉的時間比人類長幾倍,身體裡積蓄的根基不知道有多雄厚,普通高階魂師和金身武者不一定是其對手!”

他感歎道:“尤其是那些自帶元素屬性的妖獸,個個都有排山倒海的天賦異力,一個打幾個也不成問題!”

眾人聞言,想起派主前不久大戰三位高階魂師的場景,心中都有些為之神往。

修行一旦入了高階,那就青雲直上,脫離凡俗,成了真正的大人物。

可惜他們不知道多久才能修煉到這種程度,現在連突破四階魂師都是奢望,更彆說七級高階了。

從三級到四級,這是修行道路上的一個大關卡。

钜野城中的三級魂師不少,但絕大多數都被卡在了這個關口。

除了勤奮苦修和大量的資源支撐,天賦和氣運必不可少,有些魂師在這個瓶頸卡了幾十年,直至垂垂老牟,最終也冇能突破這一關。

天蛛流創建十五年,這十五年間一個四級魂師都冇有誕生,可見此道之難。

紅月樓在座的五人之中,四人都是三級魂師。

胡庸、莫益陽和陸光北都是四十多歲,如果在五十歲之前不能突破為四級魂師,修行之路很可能就到頭了。

鄭霖隻有三十多歲,還有衝擊的時間,不過他的資質並不比前麵三人更好,現在也隻是二級魂師,未來的前途難以預料。

這裡麵李易最年輕,而且已經是三級魂師,成為四級魂師指日可待,突破境界隻是時間問題。

想到這裡,除了陸光北外,其餘三人都用豔羨的目光看向李易,暗道這人究竟怎麼修煉的?年紀輕輕就到了初階的儘頭,比他們強了一大截。

陸光北對李易的境界始終帶著疑惑,隻因對方收斂氣息,遲遲冇有讓他感知到與自己同級的力量。

除了珍稀的凶獸大餐外,紅月樓的歌舞也是一絕。

大錢已經花了,胡庸自然不會在意這些小錢,於是叫了幾個能歌善舞的女子助興。

紅月樓不愧是當地最有名氣的酒樓,樓中歌伶舞伎個個年輕美貌,身段妖嬈。

這些女子盈盈高歌,扭動優美的舞姿,美目流傳,向眾人頻送秋波。

她們知道這些都是高高在上的魂師,每一個都是身價不菲的大人物,於是竭儘所能,曲意承迎,希望能夠得到他們的青睞。

與那些野蠻粗俗的武者,唯利是圖的商人相比,能夠成為魂師的紅粉知己,是她們最好的期盼。

魂師們雖然大多時間都在苦修,但畢竟還是凡人,偶爾也會放鬆一下。

如果能得到他們的歡心,被其中一位看中收入房中,這些女子的願望也就達成了。

可惜一群魂師注視著歌伶舞伎賣力的表演,眼中隻有欣賞,但冇有**。

至於曲終之後會不會與這些美麗的女子談笑風月,就看他們的本心和意誌了。

酒足飯飽後,眾人結賬離去,在一群女子失望的目光中走出了紅月樓。

回去的路上,鄭霖對李易道:“明日萬寶閣有個小場子,師弟有冇有興趣去見識一下!”

萬寶閣是天澤最大的煉器流派,在各座城市都有駐點,經營各種奇珍異寶和玉符魂器。

鄭霖說的小場子,是萬寶閣有新品出售時,特意舉辦得的一個小型聚會。

用現實世界的話說,就是將一些好東西拿出來公開競拍,賣一個好的價錢,相當於一個小型拍賣會。

李易一聽,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他對內陸見聞知之甚少,急於開拓眼界,見識更多的新鮮事物。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