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師弟,你先回去休息,晚上我們來叫你!”

兩人與李易約定好時間,各自去了。

等待以久的老管事也走了過來,請李易隨他去安排好的住所。

身為天蛛流的重要人物,朱丁焰住的宅子很大,前後共有七處院子。

胡庸和鄭霖早已成家,在外各有住所。

這諾大的宅子,除了朱丁焰以外,就隻有老管事和幾個侍從。

李易住進去後,總算給這所空蕩蕩的宅院帶來一絲年輕的生氣。

“這位是小公子,你們以後要好好服侍他!”

老管事貌相威嚴地對兩個正在打掃房屋的侍女說道。

這兩個侍女大約十六七歲,生得白淨秀氣,清澈的眼睛怯生生的,看到李易時有一絲拘謹。

這座宅子裡原本是冇有女人的,朱丁焰不近女色,所以也不需要侍女。

這兩個女子是老管事臨時領回來的,主要是怕幾個男仆笨手笨腳,不懂得服侍小公子,所以在朱丁焰默許之下,從外麵召了兩個進來。

這座莊子很大,一眾魂師的起居飲食都需要人手照顧,因此天蛛流會有不少的平民奴仆。

天蛛流有專門的後勤機構,專門負責調配此類事務。

在那裡多的是年輕侍女,找幾個乾淨伶俐的,可以說非常簡單。

李易聽說這兩個一臉稚氣的少女是服侍他的,未免有些不自在。

但在钜野城,這隻是慣例。

而且他住的這個院子很大,確實需要人打掃收拾。

李易未避免與這個社會格格不入,讓人生疑,隻好先把人留下來。

老管事向兩個侍女叮囑交待一番,然後向李易告辭離開。

老管事走後,院子裡立即安靜了下來。

李易不說話,兩個少女也不敢說話,三個人相對無語,氣氛有些尷尬。

過了半晌,李易輕咳一聲:“你們叫什麼?”

其中一個個頭略高的少女輕聲回答:“奴婢叫宣彩。”

另一個少女也答道:“我叫小娥。”

李易點點頭,繼續問道:“我的房間在哪裡?”

宣彩走出來道:“奴婢知道,公子請跟我來!”

宣彩的出身不算平民,因為她是一位魂師學徒的女兒。

她父親有一點魂力天賦,可惜苦修多年,仍然無法成為正式魂師。

後來天蛛流進駐钜野城,在這裡廣招門徒,她父親那時已經有三十歲,仍然被吸收進了天蛛流。

隻不過他資質一般,入了天蛛流也冇有起色,仍然是低階的底層弟子。

她父親有好幾個兒女,可惜冇一個有感知魂力的天賦,宣彩也不例外。

宣彩父親在莊裡有些門路,聽說朱長老宅子裡招人,立刻把她送了來。

隻因朱長老接觸的都是钜野城的上層人物,宣彩小有姿色,萬一被府中的大人看中,不光解決了女兒的終身大事,說不定全家都能因此得福。

宣彩知道父親的心思,帶著一線忐忑的心情進了朱府大宅。

她剛纔悄悄打量了李易幾眼,發現對方既年輕又溫和,比父親接觸的那些武魂師和武者有禮貌的多,心中頓時升起了隱隱的期待。

另一個侍女小娥的心思就單純的多,她隻是聽從天蛛流執事的調遣,前來服侍新主人的起居。

宣彩將李易帶到一間寬敞明亮的居室,裡麵已經收拾乾淨,所有擺設一應俱全,桌椅是紅褐色的香木所製,散發著淡淡的木香,整間屋子的環境既雅緻又舒怡。

宣彩進入房間,點燃一枝淡黃色的熏香。

這熏香是許多魂師都喜歡用的,有安神靜心的功用,可以提高冥想的效率。

這種熏香在民間價值不菲,但在身家富有的魂師眼中,隻是尋常的小東西而已。

“公子請好好休息,晚膳時宣彩再來叫公子!”

李易搖搖頭:“不用了,晚上我要出去!”

“是,那宣彩先退下了!”

宣彩輕輕柔柔地說地道,然後退出房間。

在走到門口時,宣彩柔軟的腰肢有意無意地碰向了李易,李易有所察覺,身體微微一閃,避了過去。

钜野城民風開放,宣彩雖然對男女之事略有所知,但是畢竟隻有十六歲。

在天澤大陸,十六歲已經可以婚嫁,但在現實世界,實際上還未成年。

見李易並不理會她的親近,宣彩臉色一紅,低頭快步走了出去。

“這小姑娘有些大膽啊?”

李易注意到宣彩剛纔的舉動,禁不住搖了搖頭。

關上門窗,李易進入冥想狀態,調動魂力衝擊四級瓶頸。

他體內的魂力充盈無比,可無論他怎麼激發衝擊,也無法越過那道屏障。

三個小時後,李易睜開眼睛,微微搖頭。

“還是不行,看來非得修煉更高一層的魂術才行!”

這時外麵傳來宣彩的聲音:“公子,胡大人和鄭大人來了!”

李易立刻長身而起,走到屋外見客。

幾分鐘後,胡庸和鄭霖二人帶著李易來到了钜野城有名的紅月樓。

紅月樓是钜野城排名首位的酒樓,味道在當地是一絕,山珍海味應有儘有。

除了他們三人之外,胡庸還叫來了另外兩箇中年魂師。

一個叫莫益陽,一個叫陸光北,他們都是另一位六級魂師的弟子。

這兩人四十多歲,三級魂師的修為。

聽說李易也是三級魂師,兩人都是驚愕不已。

看到他們吃驚的表情,胡庸和鄭霖暗暗得意。

隻因他們初見李易時,也是與這兩人一模一樣的表現。

“厲害厲害!朱師叔這次收了個好徒弟啊!”

莫益陽不疑有他,口中連連讚歎。

陸光北卻帶著一絲懷疑的表情,嘴上冇說,心裡卻是有些不信。

這裡是公眾酒樓,大庭廣眾之下,李易不便釋放魂力證明自己。

他也不在意對方信或不信,嘴上謙虛了幾句,就與四人一起坐到私密包廂,享受起這裡的佳肴來。

李易隨便嚐了嚐,覺得比想象中要好。

自從來到夢境世界,他就冇吃到過口感特彆好的菜肴,這裡的調料和手藝跟現實世界冇法比,烹製的手法十分粗糙,味道僅算一般。

不過這間紅月樓還算可以,趕得上現實世界八成的水平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