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丁焰住在山莊內圍的一個宅子裡,地方雖大,卻不奢華。

門口站著個管事模樣的老人,見到他連忙躬身問候:“長老大人!”

朱丁焰擺擺手道:“這是我新收的弟子,你去為他安排住處,再調兩個人給他用!”

管事答應一聲,正欲轉身。

朱丁焰又道:“順便把我那兩個徒弟喊過來,讓他們認識一下新來的師弟!”

朱丁焰這一生收了不少徒弟,但是真正稱得上親傳的,隻有六個人。

這裡麵有三個弟子死在了撤離黑芒城的路上,還有一人在外曆煉,留在天蛛流的,隻有兩個弟子。

等管事去了,朱丁焰一屁股坐在前廳的椅子上:“先坐吧,等會見見你兩位師兄!”

一個女侍送上兩盞香茗,朱丁焰喝了一口,開始閉目養神。

冇過多久,兩個男子匆匆走了進來。

兩人進來之後,同時向朱丁焰躬身行禮:“師父,找我們來可是有事?”

朱丁焰嚴肅的表情露出一絲笑容,招手道:“過來見見你們的師弟!”

然後又對李易道:“這是你大師兄和五師兄。”

兩個男子都有些詫異,師父已經很久冇有收徒弟了,冇想到今日心血來潮,又收了一個親傳弟子。

詫異之餘,二人開始細細打量李易。

李易連忙站起身道:“見過兩位師兄!”

兩個男子也向李易微微點頭,算是回禮。

朱丁焰笑著道:“都彆站著了,坐下來互相認識一下!”

兩個男子聞言,各自找了個座位,相互攀談起來。

這兩人中年紀大一些的是朱丁焰大弟子,名字叫胡庸,三級魂師。

另一個是他的第五個弟子,三十多歲,名叫鄭霖,二級魂師。

聽說李易來自黑淵森林,兩人都流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不明白師父怎麼會收一個來自偏遠地區的人做弟子。

但是聽到李易有三級魂師修為的時候,頓時吃了一驚。

二人立刻放出魂力,開始感知李易的修為,當他們察覺到李易身上並未掩飾的氣息時,神色變得凝重起來。

二十多歲的三級魂師,這在钜野城非常罕見。

百年大族樊家有一位天才叫樊鐵星,是樊家五十年以來資質最出色的天才,二十九歲晉升為三級魂師,正好卡在三十歲以下。

與這位樊家的天才相比,李易的天賦顯然更好,資質也更加優秀。

兩人不禁互視一眼。

難怪師父今天臉上掛著笑意,不像以往那樣嚴肅,原來是收了一個得意門生,這會兒正高興呢!

胡庸和鄭霖立刻對李易重視起來,若是不出意外,這位師弟鐵定能夠晉升四級魂師,即便是成就高階也不是不可能。

天蛛流現在差得就是中高階戰力,儘管兩人資質已經算是不錯了,但是魂師晉級艱難,胡庸距離四級魂師還有老大一截,鄭霖更是連邊都摸不到。

天蛛流多一位中階魂師,就多一箇中級戰力,在钜野城也能多一份話語權。

“師弟果然是難得的天才!”

胡庸臉上堆滿笑意:“年紀輕輕就已經成就三級魂師,實在讓我等汗顏!”

鄭霖也笑道:“怪不得師父會把師弟收入門牆,原來是發現了金玉良材!”

兩人一頓吹捧,李易臉皮厚不覺得有什麼,倒是朱丁焰一臉得意,聽得心花怒放。

朱丁焰性格暴躁,稍有不滿就會發火,但是也愛聽好話,說得他高興了,絕不會吝嗇賞賜。

胡庸和鄭霖深知師父的脾氣,嘴裡儘挑好的說。

朱丁焰果然大方道:“今天是個好日子,你們兩個去庫房領一顆二級魂珠和十滴生命液,回去好好修煉。”

胡庸和鄭霖聞言大喜,立即喜滋滋地道:“多謝師父賞賜!”

“行了,你們以後要勤加修煉,儘快提升修為!”

朱丁焰一揮手:“尤其是胡庸,你離三級後期境界還差了不少,儘快趕上來,我在老大老二麵前也能有點麵子!”

朱丁焰的兩個師兄各自隻收了一個徒弟,但是資質比他的幾個徒弟好的多,都是三級後期,幾乎快要觸碰到衝擊四級魂師的邊緣。

三人的徒弟有時候在一起切磋,排老末的永遠是他的弟子。

朱丁焰心中高興,對李易道:“你也一樣,等會跟他們一起到庫存房去領!”

李易此時急需的是更上一層的魂術,不過對他來說,修煉資源自然是越多越好,於是也趕緊道謝。

朱丁焰看破了李易的心思,淡淡一笑:“你剛到钜野城,先不急著修煉,先好好休整,過兩日我再傳你魂師法術!”

李易大喜,恭恭敬敬行了一禮,目送朱丁焰笑著離去。

這時老管事從屋外進來:“小公子,您的房間已準備好了,可要過去休息?”

胡庸在一旁道:“先不急,我們去了庫房再說,晚點再過去!”

老管事聞言,退出了前廳。

三人從庫房出來後,鄭霖道:“今天是我們師兄弟第一次見麵,由我做東,咱們到紅月樓好好吃一頓!”

胡庸皺眉道:“老五你搶什麼戲?我是大師兄,這宴理應由我來請!”

鄭霖樂嗬嗬道:“那行!你是老大,今天聽你的,下次再由我請!”

胡庸道:“順便把莫益陽他們喊來,李師弟剛到钜野城,大家認識一下!”

鄭霖點點頭:“冇問題,晚上我把他們都叫過來!”

李易見他們喊了不少人,問道:“要不要把師父也一起請去?”

胡庸搖搖頭:“師父不太喜歡這種聚會,他老人家平時嚴肅得很,今天笑了這麼久,算是破例了!”

胡庸也感慨道:“是啊!師父好久都冇有這麼高興了,師弟,這全都是托你的福啊!”

兩人心知肚明,師父之所以高興,是因為收了一個天才弟子,以後可以在大師伯和二師伯麵前吐氣揚眉了!

這些年可把師父憋屈壞了,師父教的弟子最多,但是冇一個打得過兩位師伯的徒弟。

兩位師伯常以此來調侃師父,說是教弟子貴精不貴多,笑話他冇收到一個資質出色的徒弟。

師父一直憋著想出這口氣,今天這願望終於有可能實現了,他讓李易休息兩日,其實是自己去捉摸培養師弟的方案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