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丁焰上下打量李易:“你到魔蛛流拜師,應該是突破遇到瓶頸,想要修煉更高一層的魂術吧?”

李易被朱丁焰一語說中要害,知道這老者確實有兩把刷子,心中一喜:“是的,請前輩為我解惑!”

朱丁焰哈哈大笑:“你若入了我天蛛流,我自然會好好教你!”

李易連忙道:“前輩願意收我做徒弟嗎?”

朱丁焰帶著一絲笑意:“你這樣的徒弟誰不想收?就算是我那兩個不問世事的師兄,見了你也捨不得放過!”

李易立刻行了一禮:“請前輩收我入門!”

朱丁焰看著他,正色道:“你可想好了!入了我天蛛流,就要以我天蛛派主為尊,終身不得背叛!”

李易鄭重道:“我願加入前輩門下,終身為天蛛流的弟子!”

朱丁焰滿意地點點頭:“既然如此,我就收下你,從今天起,你就是我天蛛一脈的弟子!”

“多謝前輩!”

李易剛說完,魯四昭就在一旁提醒:“李老弟,你該叫師父了!”

李易連忙改口:“多謝師父!”

朱丁焰答應一聲,心中暗暗欣喜。

這個年輕人簡直是老天送給他的得意門生,隨便教一教,應該就能力壓兩位師兄教出來的那幾個真傳弟子了。

朱丁焰心中高興,臉上卻冇有表現出來,而是對李易道:“你已經是三級魂師,可以直接成為內門弟子,不用走外門那一套流程!稍後我們一起回去,由魯四昭給你辦好入派手續!”

李易連聲答應,魯四昭和秦毅也向他連連道喜,恭賀他成為天蛛流的真傳弟子。

魯四昭看著年紀輕輕,意氣風飛的李易,心中感慨不已。

他從十歲開始修行到現在已有四十載,也不過才成為三級魂師。

可人家二十多歲就做到了,而且直接成為內門弟子。

而他二十多歲的時候,還在魔蛛流外門日日勤修苦練,想著能夠拚出一個內門弟子的名額。

好不容易混到內門了,魔蛛流突生大變,他身為葛天蛛一脈的弟子,被迫跟著一起流落到了钜野城。

等到天蛛流在钜野城站穩腳跟,他也已近五旬,成為了天蛛流設在城中的一名執事。

當初天蛛流剛從黑芒城撤出時,魔蛛流派人追殺,葛天蛛一脈的弟子死傷了不少。

他有一位至交好友,到現在還少一條胳膊。

若無意外,這位好友隻能殘疾終身了,除非他成就金身,能夠斷肢重生。

可惜好友肉身基礎較差,無法魂武兼修,更彆說修成金身了。

隻因當時死傷了不少人,為了儘快恢複元氣,天蛛流有教無類,不管多大年紀的魂師學徒都收。

天蛛流創建的時間較短,再加上低階弟子良莠不齊,數量雖然很多,但是優秀的人才卻很少,幾次在與钜野城三年一度的競技中,都輸給了其餘兩大勢力。

李易的加入,無疑是給人才匱乏的天蛛流打了一劑強心針,以他的年齡和修為,在钜野城年輕一代的弟子中絕對能獨占鼇頭。

也難怪朱丁焰如此高興,撿到了李易這樣的天才弟子,誰能不開心?

魯四昭雖然感慨萬分,但是心胸豁達,並冇有生出妒意。

在他看來,李易天賦出眾,又是初來乍到,趕緊抓住機會結交纔是正道。

以後對方修為提升,成為流派中的重要人物,他也會跟著一起沾光。

想到此處,魯四昭對李易更加熱情,沿途介紹了不少流派中的情況給他知曉。

據魯四昭介紹,天蛛流有一位派主和四大長老。

這四位長老就是葛天蛛的三位親傳弟子,加上當初與他一起反出魔蛛流的六級魂師。

葛天蛛的大弟子和這位六級魂師一直在努力衝擊高階,好為天蛛流增加一位高階戰力。

黑芒城的魔蛛流內部雖然不合,但卻有著五大高階魂師,一直牢牢壓製著他們。

即使是钜野城的另外兩大勢力,也有數位七階魂師和金身境強者坐鎮。

天蛛流隻憑葛天蛛一人支撐,形勢上十分被動,兩人中如果有人突破成功,也能為葛天蛛分擔一部分壓力。

隻因在钜野城,三大勢力並不像表麵上那樣風平浪靜。

十五年前,葛天蛛憑藉八級魂師的強悍實力,硬生生在樊家和武刀流手裡搶下了一塊地盤。

這兩方勢力雖然不滿,但是懾於葛天蛛的強勢,一直隱忍不動。

他們表麵上虛於蛇委,內地裡暗流湧動,一直對天蛛流懷有敵意。

樊家和武刀流在钜野城根基紮實,中層實力遠遠強於天蛛流,再加上兩方首腦都在衝擊更高的境界,一旦成功,情況對天蛛流十分不利。

天蛛流要想維持現在的局麵,就必須要有新的強者出現。

否則群狼環伺,葛天蛛一拳難敵四手,成立不久的天蛛流遲早會被這些勢力蠶食瓜分。

魯四昭說了一下目前的形勢,然後繼續介紹。

天蛛流的編製,主要分為學徒,正式弟子,內門弟子,真傳弟子,長老,派主。

魂師學徒是最低的一級,也是現今天蛛流人數最多的一個層次。

魂師學徒突破為正式魂師,就成為了正式弟子。

正式弟子突破成為二級魂師,可為內門弟子。

內門弟子成為三級魂師後,可選擇繼續修行,或者成為執事。

內門弟子一旦成功晉升為四級魂師,就可成為真傳弟子,由派主親自教導,傳授魂術。

這些真傳弟子可選擇繼續修行,也可以選擇成為長老,掌管流派中的各類事務。

像朱丁焰就一人身兼多職,既是真傳弟子,又是負責傳授魂術的長老。

朱丁焰管理的事務多了,也就耽誤了修行,卡在四級魂師十多年,一直冇能再進一步。

朱丁焰帶李易來到城北附近的一座山莊,這座山莊外圍用青石築成城牆,裡麵房屋閣樓連成一片,延綿數裡,占地甚廣,住幾千人不成問題。

這裡就是天蛛流的總址,據魯四昭說,整個流派大約有一千三百人,下階弟子和魂師學徒占絕大部分,中階強者四人,高階強者隻有一人。

走到山莊大門,守在外麵的弟子遠遠見到朱丁焰,立刻挺胸直背,一臉肅然。

等朱丁焰從大門中間走過,幾個弟子都覺得有些奇怪。

這位長老平時總是凶霸霸的,怎麼今天不但冇拿眼瞪他們,反倒是一臉笑容,難道是遇到了什麼喜事?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