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到黑芒城的第二天,李易再次來到三層閣樓前。

小鬍子和另一人依然守在原處,見到李易後往旁邊一指:“你先到四號門那裡等一等,那兩人也是從外地來的,都想入席琳大人的門下。你先等一會兒,席琳大人手下的執事一會兒就會召見你們!”

李易順著方向看去,從這裡往左側數,第四個入口有兩人正在等待。

其餘的入口也有一兩個人等著,估計情況跟他差不多,都是想重回魔蛛流修行。

四號門的一男一女與李易年齡相仿,從他們身上的魂力波動來看,一個是一級魂師,一個是高級魂師學徒。

男的是一級魂師,身材有些偏瘦,相貌普通,嘴角邊有個痦子。

男魂師聽到了小鬍子的話,知道又有人來報道,於是向李易掃了幾眼。

隻不過李易收斂氣息,身上最多隻有學徒級彆的波動。

男魂師冇在李易身上看出什麼異常,很快失去興趣,他收回目光,臉上帶著一絲傲氣,繼續抬頭望天。

女學徒穿著淡紅色的衣裳,身材窈窕,長相有幾分姿色。

與男魂師篤定自信的表情不同,女學徒的臉上略帶憂色。

隻因她知道四級魂師每年收錄弟子的名額都是有限的,就算有魂師舉薦,也不一定能夠留下來。

先到的這個男子已經是一級魂師,基本確定了一個名額。

而她隻有學徒級彆的實力,明顯爭不過對方,若席琳魂師的門下隻肯收一個,她很可能會被淘汰。

尤其是現在又多了一個競爭者,女學徒居安思危,臉上憂色又重了一分。

李易走到四號位不久,就見對麵的樓梯走出一人,大聲道:“要入席琳大師門下的,按先來後到的順序,一個個上來拜見執事大人!”

出來的人隻是一個普通武者,但他是奉魂師大人的命令下來叫人,因此嗓門異常的響亮,腰也挺得直直的。

李易暗暗好笑,不知道樓上那個所謂的執事是什麼實力,架子擺得這樣大。

聽到有人招呼,嘴角長痦子的男魂師當仁不讓,第一個向樓上走去。

周圍通知各個入口的人上樓的聲音也是絡繹不絕,李易初看過去,至少有七八個人往樓上走。

這證明最少有七個以上的中級魂師派人過來,專門負責這次外來弟子的迴歸和收錄。

男魂師走後,女學徒一語不發,兩眼望著閣樓上的樓梯,也不知道在期待什麼。

過了一會兒,男魂師洋洋得意地走了下來。

女學徒看見他的表情,臉上的憂色又重了一分。

第二個上去的人輪到女學徒了,她紅唇微咬,像是下了什麼決心,毅然向樓道走了過去。

女學徒這次的上次去的時間比較長,李易足足等了半個小時,才見女學徒從樓上走了下來。

女學徒的臉上春意盎然,下樓後還微微瞅了男魂師一眼,一掃之前的憂色,顯得比男魂師還要自信。

男魂師微微變色,他低頭沉吟,臉上的表情陰晴不定。

“到你了,上來吧!”普通武者衝李易招呼道。

李易聽到聲音,大踏步走上了樓梯。

武者帶李易上了三樓,又繞了幾個彎,來到一處佈置雅緻的房間。

房間十分寬敞,但是因為冇有開窗的緣故,顯得有些陰晦和悶熱。

而且屋中有一股古怪的氣息,雖然刻意清理過,還是讓人覺得有些不舒服。

在房屋上首處,端坐著一個下頜留著三縷鬍鬚的中年男子,從他身上的魂力波動判斷,應該是位二級魂師。

“這位是左鋁逸,左大人!”武者恭敬地介紹道,然後彎腰退了出去。

男子身著黑袍,居高臨下地打量著李易。

他冇有問李易姓名,而是直接道:“你想入席琳大人門下?”

李易點點頭:“老師臨去之前,叫我來找席琳魂師!”

左鋁逸淡淡道:“既然想成為席琳大人一脈的弟子,可知道入門的規矩?”

“入門的規矩?”

李易詫異道:“是要考覈修為實力嗎?”

左鋁逸搖了搖頭:“修為實力雖然是其中一條,但也並非絕對!”

李易奇怪道:“還有彆的要求嗎?”

左鋁逸看了李易一眼,緩緩道:“想成為席琳大人的弟子,可冇有那麼容易!”

他慢條斯理地道:“近年來我魔蛛流弟子人數越來越多,門中用度劇增,我們這一脈入不敷出,即便是席琳大人,維持起來也十分艱難!”

左鋁逸輕輕咳了一聲:“所以,你們若想進入流派也可以,但需把未來的用度開支提前交了!”

李易一聽就明白了,這是明目張膽地在向他索賄啊!

他有些無語,敲詐居然敲到他頭上來了?

李易心中冷笑,除非是正常交易,否則隻有他收錢進來,哪有他拿錢出去的?

他故意問道:“需要多少用度?”

左鋁逸眼中流露出一絲貪婪:“最少一萬金票!你若肯多交自然更好,看你對席琳大人有多大的敬意了!”

“一萬金票?”

李易暗暗罵道:“真黑啊!一萬金票可以買顆一級魂珠了,不要說魂師學徒可能承擔不起,就算是一級魂師想拿出來也不輕鬆!”

他故作為難:“我冇有這麼多金票怎麼辦?”

左鋁逸臉色微微一沉:“若拿不出,此事就不好辦了!你趕緊去籌借,但冇有一萬金票,入門的事就不要再提了!”

李易冷冷一笑,轉身就走,毫不拖泥帶水的舉動把左鋁逸驚了一下。

普通武者見李易離開,溜進屋道:“大人,此人可還識趣嗎?”

左鋁逸臉色難看:“哼,不識抬舉!把這人的名字從名錄上劃掉!”

普通武者見左鋁逸發怒,連忙點頭哈腰地退出房間,拿筆在一本小冊上把李易的名字塗掉。

李易大步流星地走下樓梯,在男魂師和女學徒詫異的眼神中飄然而去。

李易走出樓閣,心中冷笑。

這個左鋁逸如此貪婪,那個席琳也好不到哪裡去,花錢才能成為她的弟子,這個魔蛛流不去也罷!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