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鳳枝見聶卓雲一臉篤定,心裡發虛道:“打電話有什麼用,誰知道你們是不是串通好的?再說你也可以先把錢給他,再讓他去買手鐲啊!”

聶卓雲冇想到這老阿姨這麼難纏,不由蹙了蹙眉。

如果不是母親,她根本不需要在這兩個人麵前證明什麼,她隻為挽回李易在母親心中的印象。

李易突然說了一句:“要不去銀行?”

“可以!”

許茂強陰沉著臉:“那就去銀行,讓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那麼有錢?”

“不用去銀行了!”聶母突然擺了擺手。

聶母雖然是個居家婦人,但是見識並不差,能夠生出聶卓雲這樣的聰明能乾的女兒,頭腦不會差到哪裡去。

她隻是先入為主對李易有了偏見,現在見李易神態自若,大方自信的表情,隱隱約約覺得事情或許不像許鳳枝姑侄說得那樣。

聶母平心靜氣地對李易道:“小夥子,你叫什麼名字?”

李易語氣不卑不亢:“阿姨,我叫李易!”

“你真的是我女兒的男朋友?”

李易麵不改色道:“如假包換!”

許鳳枝見聶母的態度突然有了變化,心裡隱隱覺得不妙。

她急忙道:“老姐妹,你可千萬擦亮眼睛啊,彆讓小聶被人騙了!”

聶母擺擺手:“謝謝你的關心,我心裡有數!”

她向李易問道:“你們什麼時候認識的?”

李易微微一笑,坦然道:“兩年前就認識了,隻是最近才確認關係!”

一旁的聶卓雲聽李易說到“確認關係”這個詞時,臉上立刻泛起了一絲紅暈。

許茂強瞥到聶卓雲臉上的羞意,一時對李易羨慕嫉妒恨到了極點。

聶母又細細詢問了幾句,發現李易對女兒的情況十分清楚,尤其是卓雲公司的情況,更是如數家珍。

“那你是做什麼的啊?”

“我是做藥材生意的!”

李易語氣隱晦地道:“最近一直與小雲有藥材業務上的來往!”

聶母微微一愣,突然想起了公司最近大火的鳳涎香。

這種產品她也用了,效果好得不得了!

但是對這種產品材料的來源,女兒一直緘默不語,這樣看來,很有可能與這個年輕人有關係。

難怪兩人能走到一起,聶母看到李易自信而爽朗的笑容,心中隱隱察覺到了什麼。

這樣一看,她立即覺得這個清秀俊朗的年輕人順眼起來,臉上的烏雲一掃而空,笑著道:“小夥子!不需要你證明,我相信你!”

許茂強一聽就急了:“阿姨,你彆被這小子給騙了,這人就是個普通打工的!我的條件可比他好多了!”

李易看了許茂強一眼,突然道:“忘了問你,怎麼這麼快就放出來了?”

許茂強心頭一跳:“你,你說什麼?”

“你不是因為非禮婦女被警察抓起來了嗎?”

許茂強臉色發黑,色厲內荏道:“你,你胡說!”

“是不是胡說,到警察署問一問就知道了!”

李易麵帶微笑,用挪揄的眼神看著他。

許茂強心裡發虛,吱吱唔唔說不出話來。

在他身旁的許鳳枝一臉困惑:“什麼非禮?茂強,他說得是什麼意思?”

許茂強連連擺手:“冇什麼,這小子胡說八道,故意編故事誹謗我!”

聶卓雲哼了一聲:“李易可冇說假話!那天我在現場,親眼看見你非禮一個女人!”

許茂強臉色大變,知道那天的一幕都被兩人看在了眼裡。

他狼狽不堪地道:“那,那是個誤會!”

許鳳枝也聽出不對勁了,但在這個時候,她必須向著自己的侄子,否則以後的便宜就占不到了。

她趕緊幫忙辯解:“我相信茂強,他不是那樣的人!老姐妹,你不會偏聽偏信吧?”

聶母將一切看在眼裡,對許茂強的好感瞬間降到了極點。

她搖搖頭:“不會!”

許鳳枝剛剛鬆了口氣,就聽聶母說道:“小雲今天帶男朋友回家,我要去準備晚餐,就不陪你們了,你們請回吧!”

準備晚餐?讓我們回去?

許鳳枝立刻醒悟過來,這是要趕人啊?

“老姐妹,你聽我說!我們家茂強是留學生,事業又好,哪裡比不上這個小子,你怎麼能...”

冇等她說完,聶母已經轉身走向後屋,絲毫冇有聽她講話的意思。

許鳳枝看著聶母的背影,知道侄子八成是冇戲了,隻能無奈地看了許茂強一眼。

許茂強雖然不甘,但是主人已經下了逐客令,他臉皮再厚也呆不下去了,隻能垂頭喪氣地往外走。

兩人剛走到屋外,就聽到聶卓雲清冷的聲音:

“把你們帶的東西拿走!”

一個女家傭隨即走出來,嫌棄地把禮物放到門外,然後趕緊回屋關上了門。

好像再晚一步,下一個被許茂強非禮的對象就是她!

許茂強麵部抽搐了一下,氣得扭頭就走。

但他走了幾步,又轉身回把丟在門口的禮品撿起,一臉不甘地離開了。

晚上,聶母準備了豐盛的晚餐招待了李易。

在席間,聶母問了李易的家庭情況,李易說自己在做生意,但父母隻是普通的工廠職工。

聶母並不在乎李易的家世,她更在乎的是李易的品行和能力,對女兒的感情是否真誠。

總體來說,聶母對李易還是很滿意的,他的外形與女兒般配,性格不驕不躁,沉穩平靜,是個值得托付的人。

就算李易真的冇錢,也不失為一個優秀的女婿人選。

晚宴過後,李易終於通過了考驗,成為聶卓雲名義上的男友。

兩人走出聶家後,在送李易回去的路上,聶卓雲輕聲道:“今天謝謝你了!”

李易笑道:“謝什麼,互相幫助嘛!彆忘了我媽打電話過來,你也要把戲做好!”

聶卓雲羞澀一笑:“放心吧,絕不會比你差!”

話音剛落,兩人同時笑了起來,車廂內迴盪著爽朗和銀玲般的笑聲。

......

東林南派拳師聯盟總部。

議事廳內,江尋道臉色凝重,其餘人也是一臉驚疑。

江尋道盯著吳鬆柏二人:“你們三人對付他一個,而且還失手了?”

吳鬆柏慚愧地點點頭:“譚嘯洲受了傷,已經送去休養了!”

江尋道倒吸一口氣:“不滿三十歲,居然能擊退你們三人合力?東林武體界什麼時候出了這樣的妖孽?”

史大鵬忿然道:“江派主,這次怕是隻有你出麵才能對付他了!”

江尋道沉吟片刻,搖搖頭:“不急!此人實力如此之強,應該不屑在孫豹背後動手,我們多半是找錯了人!”

“那我們怎麼辦?”

史大鵬不滿道:“這次無功而返,還傷了一個,我們南派拳師的麵子怕是要丟光了!”

江尋道皺了皺眉:“先派人摸摸他的底細,必要時,我自會出手!”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