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清一聽,頓時恍然大悟。

她拍拍李易,眼中充滿理解:“我知道了,兒子,咱不自卑!雖然你們門不當,戶不對,但是咱們行得正,走得端,不比任何人差!你好好工作,爭取出人頭地,改變小聶家人對你的看法!

她悠悠道:“小聶這孩子我是真喜歡,你一定要努力,彆辜負了人家!”

王清說完,全家人都對李易投來鼓勵的眼神。

李易已經徹底無語了,這都哪跟哪兒啊?

買了隻手鐲而已,怎麼弄出這麼多事?

李易想了想,算了!誤會就誤會吧,總比被老媽一天到晚盯著要他去相親的好。

“我坦白,她就是我女朋友!”

王清一聽,終於放了心,喜笑顏開道:“我就知道是這樣!你這小子,跟你媽還藏著掖著!這麼好的女孩,你不好好珍惜,跑了怎麼辦?”

“知道了,我會注意的!”

李易心不在敷衍了一句,心想終於完事了,這下可以清靜了吧?

誰知道王清下一句就讓他差點摔倒:“好好對人家,差不多了就結婚!”

......

又過了半小時,李易終於從幾個長輩的盤問中解脫出來,走到陽台上透了個氣。

他拿出手機,正準備訂張返迴天海市的票,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接通一聽,裡麵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老李,你回來了怎麼不說一聲?要不是我媽在菜場看到你,我還不知道你回來了!”

“順子,不好意思,我就是回來給我媽過個生日,下午就回去了!”

“那可不行,好久冇見了,怎麼也得一起喝個酒再走!”

李易笑了笑:“那行,我再留一晚,咱們去哪,我請你!”

“好不容易回來一趟,怎麼能讓你請?來我的店吧,等會我把童軍也喊上!”

“你開店了?”

“是啊,剛開半年,離咱們紡織廠不遠,坐兩站就到了!地址等會兒我發給你!”

“好!我一定準時到!”

李易掛斷電話,嘴角抿起一絲微笑。

打電話的叫鄒順軍,兩人是初中和高中同學,隻不過鄒順軍學習成績不是很好,冇考上大學,所以跑到外麵打了幾年工。

由於居無定所,鄒順軍的聯絡方式也不固定,兩人有段時間斷了聯絡,冇想到鄒順軍回來了,還開了家飯店。

快到傍晚時,李易跟母親王清說了一聲,走出了家門。

鄒順軍給的地址在距離紡織廠兩站外的福居街,地段位於東西丙區之間,附近有幾家企業,還有一條商業街,給這裡的經濟帶來了活力。

鄒順軍的店在這條街的北邊,有兩層樓,估計是懶得想名字,所以這家飯店直接就叫順軍飯店。

李易走進飯店,裡麵已經有幾座客人了。

店裡的夥計剛想上來招呼,鄒順軍就從裡麵跑了出來:“老李,我一猜你就快到了,一出來果然看到了你!”

他樂嗬嗬地走過來,熱情洋溢地把李易往一個靠窗的位置帶。

李易看他戴著廚師帽,腰間還繫著白色圍布,詫異道:“你不是老闆嗎?還親自下廚?”

鄒順軍哈哈一笑:“平時用不上我,不過你來了,我得露兩手!菜差不多快好了,再有兩個就可以上桌了!”

李易好奇道:“你會做菜?”

鄒順軍得意道:“那當然,你以為我這飯館怎麼開起來的?我以前光會吃了,後來報了個廚師班學了學,冇想到居然有這方麵的天賦!我在外麵做了一年廚師,客人反應不錯,乾脆就回來自己乾了!”

這句話剛說完,門外又走進來一個年輕男人。

他一眼看到李易和皺順軍,馬上高興地走了過來。

來的人叫童亮,是另一個高中同學,平時跟他倆關係也不錯。

“你們先坐著,我還有兩菜,弄完馬上過來陪你們!”

鄒順軍叫夥計給兩人倒上茶,又匆匆去了後廚。

李易跟童亮相互寒暄了一會兒,熱氣騰騰的菜上桌了。

“來,兄弟們好久不見,先走一個!”

鄒順軍舉起酒杯,一口飲儘。

李易冇有猶豫,也喝乾了杯裡的酒。

鄒順軍眼睛一亮:“咦,有日子冇見,你酒量見長啊?”

李易笑著道:“混生活嘛,偶爾也喝點酒!”

李易以前的酒量一般,甚至可以說很差。

不過以他現在強橫的肉身,彆喝說一杯,就算是喝一桶也就仰仰脖子的事。

鄒順軍瞟了童亮一眼:“喂!小童,彆愣著,喝啊?”

童亮半舉酒杯,苦笑道:“老鄒,我的酒量你還不知道嗎?彆難為我了!”

“冇讓你喝完,多少也要喝點!”

鄒順軍也不催,就盯著童亮。

童亮冇辦法,皺著眉喝了三分之一。

鄒順軍勉強滿意,給李易滿上酒,然後說道:“老李,有件事我要跟你道個歉!”

李易詫異道:“什麼事?”

“覃霜知道你回來了,我不小心說漏了嘴!”鄒順軍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覃霜?”李易腦海中閃過一絲回憶。

覃霜是他的初戀,兩人是高中時期認識的,後來互生好感,高二時確定了戀愛關係。

可惜兩人冇能考上同一所大學,異地戀半年後,覃霜耐不住寂寞,和其他男生好上了。

覃霜提出分手後,李易非常失落,用了相當長的時間才重新振作精神,從失戀中的陰霾中走了出來。

兩年後,李易遇到了大學時期的女友,可惜也隻維持了一年,女友就出國了。

李易孑然一身,也熄了交女朋友的念頭。

“覃霜也回來了?”

童軍好奇地問道,他是知道李易跟覃霜這段舊情的,畢竟是同一所學校的高中同學。

鄒順軍點點頭:“回來了!她男朋友也是雲熙縣的,聽說家裡有點路子,把她男朋友弄到衙門的一個科室上班,所以她也跟著回來了!”

鄒順軍撓撓腦袋:“上午覃霜從我這路過,打聽了一下你的事,我不小心就把咱們今天聚餐的事說出來了!”

李易微微一笑:“冇事,說就說了吧!”

鄒順軍連忙道:“她可是說了,等會要來的!”

“沒關係,都是同學,來了正好,一起聚聚也熱鬨!”

李易笑著說道,一臉的雲淡風輕。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