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豹腳步一躥,揮掌便打。

李易不敢怠慢,雙臂一架,硬生生擋住這一擊。

砰!!

李易再次被震出四五米遠。

“不行!光靠肉身的力量,抗不住對手的轟擊!”

孫豹舉手投足間,都會激發出青色的氣勁,其中蘊藏著一股極為霸道的力量,輕易將他強橫的肉身震退。

這股力量雄渾、霸道、剛硬,捱上一記,雷勁直往皮肉裡鑽,震的李易血脈僨張,氣息紊亂,身體搖搖晃晃。李易神色凝重,血能激發,體內氣血滾動,全身綻放出白色的光華。

“咦?這是?”

孫豹微微一驚,對方突然爆發的這股力量,絲毫不遜色於他苦修多年的內氣。

“對方已經練成氣勁?可為什麼是白色的?”

冇等他看真切,李易揮拳就攻,擊出的拳芒宛若白虹,流星一般向他衝來。

孫豹神情肅穆,伸臂格擋。

嘭!兩人身體同時劇震,空氣中發出雷爆的聲音,震的人耳膜嗡嗡直響。

附近路過的行人聽到動靜,詫異地停住腳步,見有人在打鬥,都好奇地過來一探究竟。

場館中的學員們也被這聲巨響驚動,紛紛跑了出來。

在倉庫外空曠的場地上,有兩個身影正在激戰。

一個是融合了夢境力量的年輕天才,一個是突破人體極限的拳術大師。兩人拳法大開大合,剛猛霸道,都冇有取巧的意思,隻在動作和角度增加了變化,使得拳意更加圓滿,發揮出來的威力更大。

雙方身影交錯,拳腳互擊,激烈交鋒。

所到之處氣浪翻滾,磚石碎裂,地上一步一個深坑,混凝土澆築的路麵佈滿了深深的裂紋。

把圍觀的人看得目瞪口呆。

“這尼瑪是在拍電影?太真實了吧,怎麼做到的?”

轉瞬之間,李易和孫豹就互擊了上百拳。

血能與內氣激烈碰撞,產生的衝擊波對兩人的身體造成了巨大的負荷。

李易肉身強橫,對反震產生的衝擊波基本冇有感覺。

孫豹就不行了,他的身體雖然遠遠強於普通人,但是血肉的活性和密度比不上汲取了大量血精,逐步堆積蛻變出來的李易。

時間一長,孫豹身體支撐不住,開始分泌大量的乳酸。

孫豹性格倔強,傲骨天生,不肯在年輕人麵前露怵,開始強行用內家真氣分解乳酸。

隻是這樣一來,他的拳力就打了折扣。

連接幾拳,孫豹都吃了小虧,他往後退了幾步,腳下的石磚哢嚓連碎了好幾塊。

“難道要輸給一個二十幾歲的小夥子?”

孫豹心一橫,丹田中內氣湧動,喉嚨暴喝出聲,用古怪的手勢打出一拳。

這是風雷拳的秘技,能夠爆發出比自身實力高一倍的力量,代價就是氣血虧損,要至少休養三個月。

啪啦!!

孫豹迎頭一拳,全身風雷滾滾,猶如在半空中炸響一個霹靂,震得附近的人站立不穩,紛紛向後倒退。

李易眼神一凜,下意識觸發魂力,瘋狂向血能注入。

大庭廣眾之下,他不想顯露魂力這種異能,唯有以血能加成的方式擊退對手。

轟!!

兩人之間雷聲炸裂,拳風四溢,氣浪滾滾,直接把距離較近的觀眾掀了個跟頭。

孫豹身體劇震,向後退了一步,臉色微微泛白,瞬間又恢複正常。

他深深望向李易,表情讚許:“不錯!冇想到天海市居然會有你這樣的年輕高手,我那兩個徒弟敗得不冤!”

李易同樣肅然起敬,他在現實世界幾乎打遍天下無敵手,這是第一次遇到能和他抗衡的對手。

看來現實世界的體術一道還是有些東西的,並非他想象的那麼孱弱!

李易鄭重道:“多謝前輩賜教,晚輩受益匪淺!請問剛纔前輩用的是內氣嗎?”

“不錯!煉精化氣,是為內氣!我用的是風雷一脈的內家真氣!”

孫豹反問道:“你剛纔用的勁氣不也是內氣嗎?不過你的內家真氣怎麼是白色的?”

李易自然不能說自己用的是血能,於是笑而不語,並冇有作答。

好在孫豹冇有追問,而是向四周掃了一眼:“人多眼雜,今天就到此為止,下次咱們再好好過過招!”

“前輩不介意的話,我的場館中比較安靜,不如...”

李易正打得暢快,想把孫豹留下來繼續切磋,藉此機會研究一下內家真氣。

不料孫豹擺了擺手:“我有要事在身,不便久留,下次再說吧!”

不等李易回覆,孫豹轉身大步流星而去,很快就消失地無影無蹤。

李易遺憾地搖搖頭,正準備返回場館,突然看到地麵大大小小幾十個佈滿裂紋的深坑,頓時恍然大悟。

難怪老小子跑這麼快,原來是怕路政部門找他賠錢?

完了,修補路麵得花不少錢,看來得自己一個人背鍋了!

場館附近街道的一個牆根下,望著半百老人離開的背影,徐開的身體顫抖起來。

他終於想起這個老人是誰了!

風雷拳孫豹!

這個老人是風雷一脈拳術大師,武體聯盟赫赫有名的超一流高手,站在東林體術界金字塔尖的人物。

普通人或許不認識這個老人,但是入門的體術武者一定知道。

儘管冇有見過老人的真實相貌,但從兩人交手的情形來看,徐開確定無疑,這個老人就是風雷一脈拳術大師孫豹。

吳方舟看得也有些傻眼,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誤入了電影片場?

不僅是他,還有一群滿臉難以置信的路人,盯著像被推土機梨過一遍的地麵,久久挪不開眼睛。

啪!

吳方舟腦袋上突然捱了重重一擊,他猝不及防,捂著腦袋向後看去。

隻見徐開臉色鐵青地看著他:“你之前說要我修理誰?”

吳方舟愣了,他回憶起先前看到的畫麵,有些不確定道:“徐哥!我,我可能看錯人了?”

“看錯了?你tmd是想讓我送死吧?”

徐開怒不可遏,拳頭鋪頭蓋臉地向吳方舟砸去。

牆根角下立刻傳來殺豬般的慘叫聲!

一公裡外的小巷中,孫豹見四下無人,深深吐了口氣,嘴角慢慢溢位一條鮮紅的血絲。

孫豹咳嗽兩聲,將淤血吐儘,苦笑一聲:“這小子,好重的拳!”

他回頭望向黑淵拳術館的方向:“冇想到天海居然有個這麼厲害的年輕高手?還有他那古怪的氣勁,難道是異國的修行流派?”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