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易第一眼見到王重,就認出了這位臨淵城的副城主。

他正猜測對方的來意,突然聽到有人呼喚:“李易大人!”

李易轉身看去,是當初帶他去支援烈火部落大巫師蒙索托的戰士康托。

康托匆匆走了過來,恭敬道:“旭然善大巫師特地吩咐我在此等您!”

李易惦記著那顆二級魂珠,連忙問道:“旭然善大巫師呢?”

“大巫師在前麵議事,其他部落的巫師也在那裡!”

李易點點頭:“帶我過去!”

“大人請跟我來!”

康托正欲帶路,餘光掃到緊跟在李易身後的金小狸,心中微微詫異。

李易大人不是一直孤身一人嗎?哪裡來的小姑娘?

金小狸注意到康托在看自己,衝著他微微一笑,眼睛在他身上滴溜溜轉了一圈。

康托心中一緊,覺得這小姑孃的目光出奇的銳利,好像把他全身上下各個角落看了個遍,有種無所遁形的感覺。

康托一陣納悶,不敢再看這個小姑娘,趕緊往會場的方向走去。

在他轉身的那一刻,金小狸小聲嘀咕:“好窮,什麼都冇有!”

王重走後,眾人就明日出發的事宜又商量了一會兒,也準備散會。

旭然善正打算離開,抬眼瞥見遠處匆匆走來的康托。

在他身後,跟著四處打量的李易。

旭然善心中一喜,近日來烏泰部落一方的部落損失了不少人手,他這位領頭人頗感壓力。

如今李易這位強大的三級大巫師歸來,他的壓力必須會減輕不少。

禹牙術見旭然善麵露喜色,詫異道:“那是何人?”

旭然善略顯得意道:“那是李易大巫師!”

“大巫師?”

禹牙術微微一驚,遠處走來的人相貌年輕,似乎比自己的徒弟還要小些,難道也是二級巫師?

在巫師數量稀少的黑淵部落,二級巫師已經能夠稱之為大巫師。

禹牙術以為旭然善口中的大巫師,指的就是這個級彆。

旭然善故意不說明,而是朝著李易笑臉相向。

李易遠遠看見旭然善,同樣招了招手。

李易與禹牙術見過麵後,旭然善分彆對兩人做了下介紹。

聽說李易來自禾西部落,禹牙術搜腸刮肚,也冇在記憶中找到這個部落的名字。

見到禹牙術冥思苦想,旭然善心中暗暗好笑。

終於見到老傢夥犯難了,這老小子萬萬想不到,禾西部落不是什麼大族,而是一個連500人都不到的小部落。

畢玄泰聽說李易也是一位大巫師,心中同樣十分驚訝。

在發現對方比自己還要年輕時,立刻升起了攀比之心,開始偷偷感知李易身上的魂力。

李易感知到有魂力觸角在身體周圍輕輕一掃,立刻發覺了畢玄泰的舉動。

他淡淡一笑,故意裝作尚未覺察,身上的魂力隱晦不明,讓人看不出深淺。

畢玄泰查探一番,並未覺得李易的魂力有多少強,以為對方初入二級巫師不久,心中隱隱起了輕視之意。

“就這樣吧,我們各自回去等待!”

幾人淺談幾句,決定散會。

李易與旭然善一起走出會場,一直快到烏泰部落的營地時。

金小狸從角落裡冒了出來。

李易冇把金小狸帶進會場,金小狸膽子太肥,除了四級大巫師,誰都敢下手。

裡麵有一大堆巫師,搞不好就有被害者,萬一把她認出來,怕是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他隻想儘快拿到那枚二級魂珠,然後遠走高飛,去尋找地圖中的生命液。

所以進入會場前,特地把金小狸留在外麵,囑她不能亂跑,並讓康托幫忙看守。

金小狸倒也識趣,一直冇離開他的監控範圍,李易和旭然善出來後,她也隻是悄悄在暗處跟著,並冇有冒然出現。

“誰?”

旭然善察覺有人逼近後,立即出聲喝問。

這裡有兩位三級巫師,他倒不怕人偷襲,隻是擔心有外人闖入,做出對營地不利的事情。

“是我朋友!”李易立即解釋。

旭然善看清是個小姑娘,詫異地望了李易一眼。

李易巫師不是一向獨來獨往嗎,怎麼突然冒出個朋友?而且是個幼稚少女?

他仔細打量,莫名覺得這小姑娘有些熟悉。

李易怕旭然善認出金小狸,連忙岔開話題:“大巫師,你不是說要把二級魂珠給我嗎?”

“哦,對了!你跟我來!”

旭然善想起這事,收起了審視金小狸的目光,帶李易來到自己的住處。

然後喚來一名二級巫師,讓他取來魂珠,交給了李易。

李易接過巫師送上的小布囊,詫異道:“怎麼是兩顆?”

旭然善道:“近日我們獵殺了不少魂獸,大祭司有令,每人再加一顆做為獎勵!”

李易欣然收下,金小狸在一旁看得豔羨不已,盯著布囊的眼睛都快放出光了。

她有五顆一級魂珠,可惜二級的一顆也冇有。

見李易收好魂珠,旭然善道:“我已讓人為你安排住處,你休息一下,明天怕是有硬仗要打!”

他招呼一聲,外麵走來一人,依然是康托為他帶路。

三人行至一座木屋前,康托道:“李易巫師,這是您的居處,請好好休息!”

李易的住所是一座用青木和草藤搭建的房子,看上去和部落裡的那些草屋木屋冇什麼區彆。

雖然是在黑淵森林,但是營地中有的是力大如牛的血脈戰士和木係巫師,輕輕鬆鬆就能搭起一座座簡易的木屋。

除了巫師以外,大多數的血脈戰士仍然是露宿野外,他們肉身強大,氣血充沛,夜晚的低溫對他們造不成什麼影響。

為了避免毒蟲騷擾,有巫師日夜值守,施放法術對各種蟲蟻進行驅逐,讓戰士們得到充裕的休息。

多餘的木屋隻有一間,李易也不好意思讓金小狸留宿在外,於是喊她進屋。

哪知金小狸突然大叫:“壞人!”

李易莫名其妙:“你說什麼?”

“我師傅說了,誰讓我跟他睡覺,誰就是壞人!”

李易臉一黑:“誰說我要跟你睡覺了?我是讓你進屋休息,咱們各睡各的,誰都不碰誰!”

“騙人!”

金小狸叫道:“我師傅說了,男人想做壞事的時候,都是這麼騙女人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