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哈哈!”

李易看著一臉自信的吳方舟,突然笑了起來。

吳方舟被笑得有些羞惱,正要開口譏諷。

李易突然停住笑聲,冷冷說了一句:“你不配!”

吳方舟愣住了,他覺得自己受到了極大的汙辱,一股怒火衝了上來,向李易猛撲過去。

砰砰砰!!

吳方舟拚命擊打,把自己的滿腔怒火都發泄了出來,直至手掌血肉模糊都渾不在意。

圍觀的學生和路人驚異地看著他,看著吳方舟瘋狂擊打著一根電線杆,打得血都飆出來了,旁人攔都攔不住。

在街道的另一頭,李易與蔣珞櫻已經坐上了車。

在開往場館的路上,蔣珞櫻忍不住問道:“怎麼做得到的?”

“秘密!”

李易神秘地說道,臉上掛著一絲高深莫測的笑容。

蔣珞櫻輕哼一聲,語氣十分不滿。

“等你什麼到了七段,我再教你!”

李易隻能用這個方法先忽悠一下,不然蔣珞櫻清冷的目光能把他身上的溫度降到冰點。

“七段嗎?”

蔣珞櫻輕輕昵喃,眼神變得嚮往起來。

“算了,還是去我家吧!”

車開到一半,李易讓司機改變了路線。

場館人多,想單獨教導蔣珞櫻好像做不到,老宅清靜,不會有江小雨這樣閒不住的人打擾。

整整指導了三個時辰,直至月亮高掛夜空,蔣珞櫻才滿意地離去。

她有了不少收穫,回去勤加練習,應該又有精進。

次日,蔣珞櫻回到學校上課,隱隱約約聽到了同學的議論聲。

“聽說吳方舟表白蔣珞櫻失敗,氣得跑去打電線杆,把手都打腫了?”

“何止啊,都打骨折了!兩隻手全是血,當時就送到醫院去了!”

“瘋了吧,不就是表白失敗嗎,乾嘛要自殘啊?”

“誰知道呢!聽說把電線杆都打彎了,電力局還要找他賠錢呢!”

“我說他今天怎麼冇有來上課呢,原來是這麼回事...”

聽到這些議論,蔣珞櫻紅潤的唇角掛上了一絲隱晦的笑意。

天海市某醫院。

一個麵容嚴肅,眼含怒色地中年男人斥道:“為了一個女學生,大庭廣眾之下出儘洋相,我怎麼會有你這樣的兒子?”

“是啊兒子!”

坐在病床邊的貴婦心疼道:“不答應就不答應唄,好女孩哪裡找不到,何必拿自己的身體出氣啊?”

吳方舟低著頭,兩隻手臂纏著厚厚的繃帶,心中鬱悶無比。

他也不明白是怎麼回事,明明打得是那個可惡的男人,誰知道打完一看,居然是根電線杆?

問題是手也打殘了,連骨頭渣都看到了,疼得他差點喊媽!

吳方舟可以想象,周圍那些人像看**一樣看他的表情。

一想到這,他就怒不可遏。

“不行,這個仇我一定要報,你給我等著!”

吳方舟一邊聽著父親的訓斥,一邊在心裡暗暗發誓。

......

夢境世界,李易重返黑淵森林。

黎山城外,浩浩蕩蕩的隊伍向黑淵森林出發。

這支隊伍走了半程,分為了三部分。

一部分作為主力,共兩千人,繼續筆直地向前挺進。

另外兩部分一左一右,各五百人,分彆向著黑淵森林左右兩翼進發。

三支隊伍全部由一級以上的巫師和血脈戰士組成,彙集了黎山城以及各大部落的精英,實力強大無比。

李易所在的這支隊伍在黑淵森林的左翼,作為三級大巫師,他不用身先士卒,隻需要在遇到強大的凶獸時出手,比如成群的三級凶獸或者四級凶獸。

在行進的過程中,李易注意到,在遠處有不少零星的隊伍也在向黑淵森林靠近。

他們三五成群,人數有多有少,多的有一百多人,少的隻有七八個。

這些人跟傳統的部落巫師和戰士不太一樣,有的是內陸魂師和武士的裝束,有的是散人巫師和普通戰士的裝扮。

隆多見李易朝那些零星的隊伍張望,笑著解釋道:“每次進行圍獵,許多外部勢力也會來湊熱鬨。以臨淵城為主,距離黑淵森林較近的城池,不少世家都會派出魂師和武士來獵殺凶獸,他們自行組隊,到裡麵獵取資源。在黎山城看來,這些人既然是來獵殺凶獸的,也算是友軍,所以聽之任之,並不乾涉他們!”

李易點點頭,看到遠處不少人正在小心翼翼地往這邊觀望。

他們跟在大部隊的附近,既不敢靠近也不敢逾越。

這些來自文明城市的人十分清楚,黑淵部落的人脾氣並不好,一旦發生衝突,把他們當作凶獸殺了也未可知。

遠處傳來巨大的號角聲,人群紛紛湧動起來,迅速進入黑淵森林,開始了獵殺凶獸的行動。

一聲聲獸吼不停傳出,黑淵森林中的野獸察覺到了人類的大舉進攻,開始了守衛地盤的殊殺搏鬥。

在進入黑淵森林外圍的第一層,人類幾乎冇有遇到有效的抵抗。第一層的野獸實力較弱,加上過於零散,基本上是一邊倒的屠殺。

人類的腳步不停挺進,大批的野獸倒在屠刀之下。

在部落大軍的身後,一批批普通戰士和黎山族人緊跟上來,把血淋的野獸屍體分割,拆解,運回黎山城。

到了第二層,部落大軍遇到了一些阻力,這裡是二級凶獸的領域,它們的實力比第一層的野獸強大得多。

這些凶獸有很多是群居生物,大批大批的湧出來,對部落的戰士造成了一定傷害。

巫師們開始出手,各種元素屬性的巫術在天空中爆出五顏六色的光芒,凶獸有的被燒死,有的被冰凍,有的被無處不在的植物緊緊纏繞,窒息致死。

儘管出手的隻是一級巫師,但是他們的力量更加全麵,既有精神穿刺,又有各種元素法術,發揮的戰鬥力往往是一級血脈戰士的三到五倍。

尤其是二級巫師,基本不懼群攻,出手就能對付十頭以上的凶獸,這也是巫師雖少,但能夠成為主要戰力的原因。

經曆了整整三天的掃蕩,數以萬計的野獸和凶獸被殺死,部落大軍的腳步也漸漸逼近了第三層。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