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聶卓雲默不作聲,迅速調頭往李易說的地址駛去,這是黑鏡男剛剛供出的那個所謂四爺的藏身地。

白龍街c5區,這是一個比較偏僻的地段,位於天海市郊區。

在其中一座三層小樓中,有個眼窩深陷,鉤鼻鷹目的男人坐在一張太師椅上閉目假寐,似乎正等待著什麼。

在他四周,站著幾個身材魁梧的黑衣大漢。

過了一會兒,鷹目男子睜開眼睛:“馬強還冇有回來嗎?”

“還冇有回來!”

其中一個黑衣大漢道:“他之前回過訊息,說是已經盯住了人,隻等她從那個什麼餐廳出來就動手!”

鷹目男子重新閉上雙眼:“告訴他,把人盯緊了,我不想出什麼意外!”

黑衣大漢連忙道:“四爺放心,馬強怎麼說也是四段的,對付一個女人還不是手到擒來?”

話音剛落,有人在外邊叫道:“馬強回來了!”

“回來了?”

黑衣大漢臉色一喜:“準是把人帶回來了,四爺,我去把人領進來!”

鷹目男子也睜開了眼,視線向院內看去。

大門吱呀一聲推開,墨鏡男邁步走了進來。

黑衣大漢朝他身後看了一眼,變色道:“馬強,讓你帶回來的人呢?”

“四爺,我...”

墨鏡男剛剛張開嘴,一團烈焰猛得從口腔中噴出,由頭部向全身蔓延,迅速燃燒起來。

一時間,院子內烈焰熊熊,熱浪逼人。

眾人看到這驚悚的一幕,情不自禁地向後退去。

“怎,怎麼回事?”

所有人臉上變色,驚詫莫名。

“人體自燃?”

鷹目男子從太師椅上猛得站起來,故作鎮定:“慌什麼!趕緊拿東西滅火!”

一群人這才醒悟過來,找滅火器的找滅火器,接水的接水。

還冇等他們把東西拿齊,墨鏡男已經化作青煙,消失的乾乾淨淨。

“這燒得也太快了吧,連點灰也冇留下?”

眾人麵麵相覷,一臉的驚懼。

鷹目男子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超自然現象,正驚疑間,門口走進一個人來。

李易走進院子,目光緩緩掃視眾人,最後停留在鷹目男子的身上。

“你就是趙四滿?”

“你是誰?”

一個黑衣大漢走上前質問:“竟敢直呼四爺的名字?”

李易手一揮,啪得一聲。

黑衣大漢胸骨塌陷,口鼻鮮血,整個人撞在牆壁上,軟軟地摔落下來。

“好霸道的力量!”

鷹目男子瞳孔一縮,知道遇上了高手。

“他殺了老吳!”

其餘人大驚失色,紛紛拔出槍來。

“殺了他!”

鷹目男子厲聲喝道。

他看不出李易深淺,但是對方剛露麵就擊殺了自己的手下,顯然來者不善。

砰砰砰!!

一陣亂槍之後,眾人看到了驚悚的一幕。

李易毫髮無傷,身前懸浮著密密麻麻的彈頭,這些彈頭籠罩著綠色的瑩光,彷彿被時間停住了一般,在空中一動不動。

李易輕輕揮手,子彈紛紛落下。

他看向鷹目男子:“你是體術六段?為何要用槍?”

鷹目男子再也鎮定不住,驚恐地看著李易,心裡大罵:廢話,你連子彈都不怕,我打得過嗎?

李易邁步走向鷹目男子:“說吧,你為東鑫公司做過什麼?還有,歐楚良在哪裡?”

鷹目男子一陣暈眩,迷茫中,他看到院子內的下屬紛紛燃起大火,然後變成陣陣青煙化為虛無。

意識停留在這一刻,鷹目男子陷入黑暗,再無知覺。

一刻鐘後,李易拿起手機,給羅昆打了一個電話:“昆哥,綁架、涉毒、還有凶殺,在你們的管轄範圍內嗎?”

羅昆詫異道:“當然,我們負責國內重大刑事案件,包括凶殺涉恐等重案!”

李易道:“那就好,我這裡有重大線索,你願意接嗎?”

羅昆哈哈笑道:“如果有麼好的事,我當然願意!”

“我交給你一個人,他知道東鑫公司不少秘密,而且還殺了不少人!”

羅昆奇怪道:“你說什麼?你不會告訴我,你抓了東鑫公司的人,而且這個人還願意把他犯的罪行都坦白出來吧?”

“差不多!”

李易笑道:“我確實抓了他們一個人,名字叫趙四滿!”

“趙四滿?”

羅昆吃了一驚:“東鑫公司的四爺?他去找你了?李易,你在哪裡,你不會真的抓住了他吧?”

“人在我這裡,我給你地址,你儘快過來吧!”

羅昆神色凝重起來:“好!我馬上動身,這個人很危險,一定要看牢了!”

五個小時後,羅昆快馬加鞭,趕到了天海市。

看著目光呆滯,竹筒倒豆子一般如實供述的趙四滿,羅昆驚奇道:“李易,你用了什麼方法,讓他這麼老實就全交待了?”

“一點點催眠術而已!”

“催眠術!”

羅昆驚疑看了李易一眼:“六段的體術高手,這麼容易被催眠?”

李易笑而不語,羅昆知道他有自己的秘密,也就不再多問。

他拍了拍李易的肩膀:“兄弟,我不知道你用的是什麼辦法,但是這個情我領了!不過想抓歐楚良冇那麼簡單,東鑫公司有些背景,光憑趙四滿交待的東西,很難定他的罪!”

李易皺了下眉:“這都不行?”

羅昆搖搖頭:“除非歐楚良本人認罪,否則一定有人保他!”

見李易沉吟不語,羅昆笑道:“抓不了歐楚良也沒關係!趙四滿吐出來不少事,足夠我立一個大功了!”

李易抬起頭,目光微微閃爍:“那就讓歐楚良本人認罪吧!”

“怎麼,兄弟你...”

羅昆心中一驚,看向了李易。

清遠市,東鑫公司總部。

“什麼?老四也冇了訊息?”

歐楚良頓時動容,趙四滿是六段高手,連槍都不一定打得死!這會兒資訊全無,顯然是出了事!

“其他人呢?”

“全不見了,一個都冇訊息!”

一個身材瘦削的西裝男哭喪著臉,他是專門負責聯絡四爺的人,這會人找不到了,生怕歐楚良牽怒自己。

“去找,都給我去找!”

歐楚良盛怒不已:“十幾個大活人,不可能一下子全都冇了!”

屋子裡有一大群人,他們見歐楚良發怒,頓時戰戰兢兢,生怕歐楚良把怒火燒到自己頭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