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佈完畢後,廣場上響起了震耳欲聾的大鼓聲,眾部落的戰士也齊聲呐喊,聲音一浪高過一浪,把地麵的塵土都震得飛揚起來。

除開黎山城以外,其他八大部落迅速進行了重組。

楚熊部落,烈火部落理所當然被編到了一隊,此外還有胡山部落和烏泰部落。

這一組是烏泰部落帶隊,烏泰部落是一個頂尖大部落,領頭的大巫師叫旭然善。

旭然善是一位六十多歲的三級大巫師,這老頭麵相和藹,不像大多數的巫師那樣神情陰鶩。

這位巫師也比較健談,分組之後,把各大部落二級以上的巫師都認識了一遍。

至於隊伍裡的一級巫師,則被他自動忽略了。

儘管有些已經是老熟人,但每次圍獵,總會多出一兩個新人,比如李易。

旭然善見到李易時也比較意外,如此年輕的大巫師他還是第一次見,聽隆多介紹李易有三級巫師的實力,表情更是吃驚。

荊天棘已經是黎山城的天才弟子了,冇想到還有比他修煉更快的?

旭然善初時還有些疑慮,但在感知到李易主動釋放的魂力氣息後,這個困惑馬上煙消雲散。

旭然善暗暗欣喜,多一位三級巫師,意味著他這支隊伍擁有更強大的戰力,同時也有了擴大戰果的保障。

每次圍獵,三支隊伍都會暗暗較勁,比誰獵殺的魂獸、凶獸更多,也比誰的傷亡率更低。

當然,黎山城那支隊伍他們是比不過,對方畢竟是主力,高手眾多,實力遠遠強於他們。

主要是餘下的兩支隊伍較勁,戰果更大的那支,在圍獵過後分配的資源更多,得到的魂珠和生命液也會更多。

對於表現特彆出色的巫師和血脈戰士,大祭司會給予豐厚的獎勵,甚至單獨給予指點。

這對年輕的巫師和血脈戰士來說極具吸引力,大祭司是黑淵森林西部的最強者,不但是四級巫師,血能也到了三級,是位魂武兼修的大高手。

單獨得到他的指點,不亞於親傳弟子的待遇,如果表現優秀,說不定有被大祭司收入麾下的可能。

在確定李易是貨真價實的大巫師後,旭然善的態度變得熱情起來,儘管他的年紀做李易的爺爺都冇問題,但是黑淵森林實力為尊,兩人儼然已是同輩論交。

除了隆多和坎那以外,其他的大巫師先是愕然,然後是吃驚,緊接著就接受了這個事實。

連旭然善都認同了對方的實力,他們還端著做什麼?

這位巫師如此年輕,以後必定會成為大祭司一樣的強者,還是趁早親近親近,為日後的相處打好關係。

眾人散會後,胡山部落的大巫師悄悄拉住隆多,小聲問道:“隆多,這位李易巫師你是在哪兒認識的?”

“剛纔不是說了嘛,他是從禾西部落來的!”

“那你知不知道,這位巫師娶妻生子了冇有?”

隆多皺眉:“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你打聽這個乾什麼,難道是有什麼想法?”

胡山大巫師笑道:“不瞞你說,我有個孫女,今年隻有14歲,長得膀大腰圓,身肥屁股大,特彆好生養,你看能不能幫忙說一說?”

“說說倒冇什麼...”

隆多猶豫道:“但我看他的品位,你的孫女好像不大合適啊?”

“有什麼不合適的?”

胡山大巫師道:“咱們胡山族的女子健康強壯,外族人想娶都娶不到,你先跟他提一下,看看他的意思...”

“那行,不成你可彆怨我!”

“自然不會...”

兩個巫師低語一番,隆多掛上個說媒的差事,愁眉苦臉地去了。

離出發還有三天,李易閒來無事,自己出了居所,往交易市場去了。

在市場上,他再次見到了散人巫師黎匡。

黎匡舉著一顆魂珠,大聲叫道:“一級魂珠,換三級幽角龍血,必須是新鮮血液,多少都行!”

有人道:“三級幽角龍血,還得是鮮血,這可不好找!”

黎匡又道:“血肉也行,不能低於50斤!”

可惜黎匡叫賣半天,始終無人拿得出幽角龍血。

過了一會兒,一個體格高大,身上散發著濃鬱血氣的男子走了過來,在他耳邊低語幾句。

黎匡臉色微變,收起收起交換來的幾株龍舌玉,與男子一起往城外方向去了。

李易心中微動,悄悄跟在了此人身後。

他很好奇,這人是如何查到魂獸行蹤,繼而捕獵到魂珠的!

魂珠對他有大用,若能知道其中的方法,後期修煉的資源就有著落了。

黎匡與男子並肩而行,快步離開市場,直接出了黎山城。

那男子孔武有力,身上有重重的煞氣,從他身上的血能波動來看,應該是一個二級血脈戰士。

兩人出了城門,往南走了二十多裡,眼看已經遠離了黎山城,黎匡突然站定,緩緩轉過了身體。

他麵朝一處小山坡,冷哼道:“冇想到我在黎山城混了這麼多年,還有人敢打我的主意?”

藏身在山坡後的李易稍顯意外,他的氣息已經控製得很好了,冇想到還是被黎匡發現了行蹤。

不愧是能捕獵魂獸的巫師,反追蹤的本事果然厲害。

李易不再隱藏,而是直接現出身形。

黎匡看到李易後微微一愣,顯然是對他年輕的外貌有些意外。

站在他身旁的血脈戰士氣呼呼道:“現在什麼人都敢追蹤咱們了,居然派個黃毛小子來打探我們的落腳點?”

黎匡微微搖頭,心中警惕起來,對方的氣息控製的極好,如果他不是土係巫師,能夠藉助大地的共鳴之力發現某些端倪,根本無法察覺對方的行蹤。

況且對方敢獨自追他們兄弟二人,顯然是有一定底氣的。

黎匡打量李易兩眼:“你是巫師?”

李易含笑點頭。

血脈戰士聞言哈哈大笑:“你要是巫師,我就是大祭司!黎山城什麼時候有了你這麼年輕的巫師?你唬誰呢?”

黎匡冷冷道:“你一直在跟著我們?”

李易耿直地答道道:“不錯!”

黎匡正待說話,血脈戰士已經按捺不住:“讓我看看你有幾斤幾兩,敢追蹤我們兄弟二人!”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