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老而滄桑的原始森林中,四周都是遮天蔽日的參天古樹,寬大的樹身七八個人都合抱不過來,樹皮又硬又厚,上麵佈滿長長裂紋,充滿古樸滄桑的感覺,也不道活了多少年。

李易戰戰兢兢地走在叢林中,瘦削單薄的身體在巨大的古樹陰影下顯得異常渺小。

這是他第七次出現在這座森林中了,第一次做這個夢時,他穿著一身睡衣,正懵懵懂懂地打量四周,一陣腥風颳過,巨大的黑影突然將他撲倒,緊接著身體產生劇烈的疼痛。

下一刻,他就從床上驚醒了過來。

第二天夜裡,當他剛剛進入夢鄉,熟悉的場景再次出現。

同樣的地方,同樣的襲擊。

這一次,他勉強看清了襲擊他的黑影。

那是一頭異常凶猛的野獸,體型比現實中的老虎大兩倍,滿口尖利的牙齒,血盆大口流著長長的涎水。

李易連呼叫都來不及,再次葬身在這頭野獸的利爪之下。

第三天,李易還是同樣的死法。

第四天,李易學乖了,他換了個方向跑,然後死在了一條巨蟒的絞殺中。

第五天,李易被一隻蜘蛛模樣的小怪物毒死了。

第六天,李易掉到河裡淹死了,冇辦法,他不會遊泳。

連續六天,李易做了同樣的一個夢。

同一個地方,不一樣的死法,而且無比真實。

醒來後,李易要麼渾身劇痛,要麼無法呼吸,和臨死前的感受一模一樣。

這種奇異的經曆,令李易感到既困惑又害怕。

最令人驚訝的是,他在夢裡抓起一隻樹枝反抗,醒來後手裡居然也有一根樹枝。

第七天夜裡,李易學乖了。

他穿著從戶外運動店買來的全套裝備,身上帶著指南針,手裡拿著軍用小刀,還有一根小電棍。

一切準備妥當後,李易才全副武裝的躺上了床,慢慢進入夢鄉。

當他再次睜開眼時,巨大的古樹環繞在四周,麵盆大小的枝葉隨風擺動,正在陰影中衝他獰笑。

李易一個激靈,趕緊朝上次淹死的地方跑去。

那條路上冇有野獸,隻要注意點不掉進河裡就行。

和他料想的一樣,睡前準備的東西居然一起帶到了夢境中,他現在穿著灰綠色的運動裝,看上去就像個在野外探險的驢友。

李易沿著記憶快速奔跑,冇一會兒功夫,頭頂傳來嗚嗚的怪叫聲。

他抬頭一看,有幾頭灰綠色的動物掛在樹上,渾身是毛,外形與野猴相似,但卻高大凶猛得多。

這些猴子似乎是把他當成入侵領地的同類了,吼叫幾聲,就往他身上猛撲。

李易嚇了一跳,趕緊逃跑。

但猴子的速度比他快得多,在樹上蕩了幾下就到了身前,衝上來就要嘶咬他。

李易迫不得已,拿出電棍嗞嗞迎了上去。

猴子渾身抽搐,當即倒下一頭。

其餘的驚了一下,隻在外圍嘶吼,冇敢上前繼續攻擊。

李易鬆了口氣,揮舞電棍且戰且退,終於跑到河邊。

這條河又長又寬,雖然水流湍急,但卻異常清澈,連裡麵遊動的魚類都清晰可見。

李易也冇什麼方向和目的,於是決定沿著河流走走看,反正森林裡他是不會再去了,死亡的感覺很不好受,他不想再嘗試一次。

正準備出發,身後突然傳來陣陣吼叫聲。

李易回頭一看,頓時大驚失色。

數不清的野猴從森林中竄出,它們一邊嘶吼,一邊向李易投來石塊、野果和任何爪子能撈到的東西。

雨點般的彈藥瞬間傾瀉過來。

尼瑪!!

還冇來得及罵出聲,李易腦門上就捱了一下。

腳下一個失足,跌入了湍急的河流之中。

咕咚!咕咚!

李易連喝了兩口水,意識在不甘中沉入黑暗。

又死了一次?

當李易睜開眼時,腦袋還暈暈沉沉的。

映入眼簾的並不是熟悉的臥室牆壁,而是有些破舊,還有些古香古色的木屋。

同時還有一雙明亮的大眼睛正盯著自己。

李易躺在一張木床上,身前還有一個膚色黝黑的小男孩,他一臉興奮,嘰嘰咕咕說著李易聽不懂的話,然後跑了出去。

過了一會兒,一個穿著粗麻布衣,滿頭白髮,似乎是古代裝束的老人走進了木屋。

在他身後,跟著剛纔那個一臉興奮的男孩。

老人帶著笑容,目光和藹地看著他,輕輕拍了拍男孩的頭。

我這次冇死?是被人救了?

李易看到老人和男孩,心裡明白過來。

老人站在床前,說了幾句話。

可惜李易一句都聽不懂,但他猜測對方應該是詢問他的身體和來曆。

“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李易開了口,雖然知道對方聽不懂,但他現在頭還暈暈的,不知道該怎麼表達。

老人果然冇聽懂,他向李易示以微笑,接著對小男孩說了幾句話,然後離開了木屋。

李易等腦子清醒一些後,試著下了床。

他走出木屋,入眼的是低矮的泥牆和極其簡陋的小院子。

在院子的四周,零零散散分佈著用蓬草和樹木搭建的房屋,透過泥牆可以看到一些穿著簡陋布衣的婦人和小孩,很像是一個古代的小村落。

李易深深呼吸了一口新鮮的空氣,和一臉好奇盯著他的小男孩試著溝通起來。

小男孩很機靈,憑藉語氣和手勢,大致讓李易知道了一些事。

李易是老人在河邊打魚的時候救起來的,這裡是個小村莊,旁邊就是巨大的原始森林。

由於語言不通,李易能打聽的資訊隻有這麼多了。

兩人正在試著溝通的時候,另一間飄著炊煙的木屋吱呀一聲打開了門,裡麵走出一個瘦削的女孩。

女孩看上去比小男孩大幾歲,手裡端著一個熱氣騰騰的湯碗。

女孩跟小男孩容貌相似,有著一雙明亮的大眼睛,膚色雖然有些黑,但穿著整齊,臉蛋也不像男孩那樣臟兮兮的。

李易猜測女孩和男孩應該是姐弟的關係。

女孩有些羞澀,她低著頭走到李易身前,把湯碗遞向他。

小男孩衝李易做出喝水的動作,示意他喝下去。

李易衝碗看了一眼,裡麵盛著黃泥巴水一樣的不明液體。

李易有些為難,但在小男孩極度熱情地催促下,他還是接過了湯碗。

接過碗後,李易嗅到了濃鬱的中藥味道,似乎是一種藥湯。

他不忍拒絕姐弟倆的好意,閉上眼睛灌了下去。

黃泥巴水進入腹中,立刻變成一股暖流向四處擴散。

李易感覺全身暖洋洋的,被河水浸濕的身子開始發熱,精神瞬間好了不少。

好東西!

李易大讚,這藥湯可比感冒藥強多了,效果立竿見影啊!

見李易臉色好了不少,男孩笑了起來,女孩也很快返回了木屋。

一直到老人回來,小女孩纔再度出現。

她已經準備好了晚上的食物,等著老人回來開飯。

幾碗米糊糊一樣的東西,不知名的獸肉,還有老人捕的魚,這是他們的晚餐。

味道很一般,但卻是純天然食品,或許是餓了的原因,李易吃得很香。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