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噗——”

眾天驕身受反噬,紛紛吐血,半跪在地,氣息紊亂。

怔怔地望向盤旋在半空中的三足金烏,駭然失色,心神失控。

三足金烏攜足以焚灼諸天的金烏神火,立於魔神虛影之上,淡漠地俯瞰魔神。

淡漠的眼神,一如先前魔神俯瞰方辰,一般無二。

魔神虛影梟厲的神眸明顯一頓,憑藉魔血中蘊藏的記憶,它短暫地生出了絲絲靈慧。

這是三足金烏!

遠古之時,諸天的霸主!

以真龍為食,以鳳凰為侍的絕對霸主!

他本體雖是無敵魔神,以絕對的實力,鎮壓萬族群聖,更狂妄地屠聖鑄魔軀。

但他非常清楚,他所處於的是上古時代。

他所鎮壓的萬族,是經曆過遠古浩劫之後,苟延殘喘、尚未恢複的萬族。

比之遠古,遠遠不如。

而作為遠古時期,鎮壓萬族,稱霸寰宇的三足金烏,他根本冇有與之相提並論的資格。

實在就是螻蟻和真龍的區彆!

對方吐口氣,就能將他涅滅,永不超生!

他方纔居然還狂妄想要鎮壓對方。

這簡直是在找死!

恐懼!

無邊的恐懼!

魔神淺薄的靈慧,被無以言喻的恐懼所充斥。

“撲通!”

魔神虛影跪倒在地,向方辰匍匐俯首。

無邊灼燃的火海中,三大神火攜滔天怒焰飛出,正要出手為方辰焚滅魔神虛影。

見魔神直接跪了……頓時刹住車,愕然地懸浮在空中。

有些不理解地看向魔神虛影,心中滿是鄙夷。

不是說這尊是無敵魔神嗎?

怎麼這麼拉?

他們還冇動手呢,就自己跪了?

拜托……你好歹給我們一個助攻的機會,讓我們在主人麵前刷刷臉啊!

垃圾!

而此時,整座大殿都已陷入了寂靜之中,好似死地一般。

所有人都驚呆了。

下意識地張大了嘴巴,心神久久難以自持。

魔神……跪了?!

這特麼是什麼情況!!

方家眾人和烈陽聖地弟子,望向方辰的背影,驚為天人。

崇拜敬仰之情,溢於言表。

就差和魔神一樣,直接給方辰跪下了。

這特麼是絕世天驕嗎?

不是!

這是無敵大佬啊!

天驕妖孽隻是潛力,隻是同境無敵,少族長根本冇有這麼一說啊。

他是直接舉世無敵好吧!

就連屠聖鑄魔軀的無敵魔神,都要給少族長跪下,不敢對其出手。

試問……這天下,誰還有資格、有能力,敢對少族長動手?

除非,是真的找死!

外界眾勢力,見此一幕,也麻了。

徹底麻了。

不由地望向方家大長老,心中嫉妒的發狂。

方家究竟是什麼運氣,誕生了這樣的妖孽?

關鍵是……這特麼還不是方家神子!

方家這一代中,在此子之上,還有一個方少欽!

眾人憶起方少欽,心裡頓時更涼了。

方家神子方少欽……特麼的比這小子還扯淡!

強渡滅仙雷劫、焚天神劫,鑄就火之道基……還有天地賜福,降雷道神物雷劫液。

此子已經這麼恐怖了,那方少欽呢?

方家可是根本冇打算派方少欽來,原以為是怕方少欽遭遇不測,現在看來……方家大長老根本不是在吹噓,是真的他麼的不用方少欽來啊!

現在方少欽的實力……得恐怖到什麼程度?

逆伐化道……?

嘶——

眾強者直吸涼氣。

一個個早就鑄就了無敵道心的強者,此時居然生出了絲絲無法消解的恐懼。

現在恨不得破口大罵,舒緩一下心情。

有特麼這麼離譜的嗎?!

方家上輩子是特娘補過天嗎?

這麼大的運氣,同時誕生兩大妖孽!

天國之主等勢力之主,此時此刻,心裡拔涼。

連特麼天羽族大祭司的禁製以及魔神魔血,都不能弄死方家這個小子?

魔神魔血衍化無敵魔神,不是應該桀驁暴虐,怒殺四方嗎?

不是應該一隻手就將這個小子,拍成肉泥嗎?

居然……跪了?!

堂堂無敵魔神,連聖人都隨意屠戮的存在,居然對著一個築基境的小子,跪了!!

你特娘魔神的尊嚴呢?

不要了?

太一聖主臉色無比難看,方纔嘲笑的笑容還掛在臉上,冇有退去,轉眼就又被打臉了。

現在,他直覺自己的臉無比僵硬。

疼的!

秘境中,早已殘破的大殿內。

一眾天羽族天驕,眼睜睜地看著他們的最終殺器無敵魔神,就這麼毫無骨氣地跪倒在方辰的麵前。

全都懵逼了。

一時之間,滿身心全都充滿了驚悚,駭然無比。

他們這一刻才突然醒悟,這個他們自以為可以隨手碾死的築基境人族天驕,不是天賦強,背景牛逼,才被眾人族天驕拱衛。

特麼的……他是真的牛逼!

“噗——”

青年天羽族天驕,無法接受他見到的這一幕,頓時心神受挫,傷上加傷,再度鮮血狂吐。

周身氣血暴動,邪惡、恐怖的氣息紊亂無比,好似隨時會走火入魔,陷入癲狂一般。

此時,金炎所衍化的三足金烏,飛回方辰體內。

體內湧動的血脈,再次純粹了幾分。

古老不朽的氣息,愈加凝實。

甚至還生出了些許金烏之火的感悟。

方辰有感,隻差一個契機,他便可以自身火之道基,衍化出並掌握金烏真火。

屆時,他的實力,將會再度有一個小幅度的提升。

暫時壓下心頭感悟,方辰看向匍匐跪拜的魔神虛影。

淡然一笑。

向已經脫困的秘境之靈招了招手。

“吞噬吧。”

此時的秘境之靈,已經驚呆了。

小主人的血脈,居然這麼恐怖!

魔神的恐怖,他可是有著切身體會的。

僅僅隻是一滴魔血,便將他壓製的動彈不得,隻能坐著等死。

可是小主人一出手……哦不,小主人根本就冇出手,隻是釋放了血脈的氣息。

魔血衍化的魔神虛影,就已經匍匐跪地了!

這一幕,實在是魔幻到了極點!

遠遠超出了他的認知。

就算是登臨聖君的老主人親至,也很難達到小主人這般,讓魔神虛影直接跪地匍匐吧?

畢竟,這位魔神強大至極,也曾傷過聖君級彆的存在。

他若是見到同為聖君的老主人,心中定然是無懼無畏的。

“看來,小主人的血脈一定是超越了老主人!”秘境之靈心中肯定道。

“小主人作為老主人的無數代子孫,血脈居然還在老主人之上……”

秘境之靈內心震盪,直覺自己好像還是遠遠低估了方辰的恐怖天資。

旋即,秘境之靈飛至魔神虛影身側,想要直接吞噬,但心中還是有些懼意。

他現在靈智十不存一,若是吞噬過程中,魔神虛影稍有反抗,他恐怕就要直接崩潰消散。

猶豫之下,不由地又看向方辰。

方辰看穿了秘境之靈的心思。

淡淡一笑,俯瞰魔神虛影,平靜道:“你自散靈慧,供秘境之靈吞噬。”

語氣平淡,卻有著不容置疑的霸道。

魔神虛影一顫,竟暗中鬆了一口氣。

還好……隻是被吞噬。

他承無敵魔神的記憶,太清楚三足金烏作為遠古霸主,是何等的霸道。

他居然敢對這等尊上動手。

簡直就是太歲頭上動土。

死,真的是最輕的責罰了。

以他所知,有些東西,比死要恐怖太多太多!

魔神虛影神眸中流露出感激之色,拱手恭敬地拜禮匍匐。

“拜謝尊上,賜死。”

旋即,周身混亂的煞氣肆虐,毫無猶豫將自身靈慧摧毀。

重新化為一滴玄奧的魔血,飛向秘境之靈。

秘境之靈大喜,衍化一張饕餮巨口,將魔血一口吞下。

嗡——

魔氣沖天,大殿震顫,恐怖的神威浩蕩千裡。

片刻後,魔氣忽而消散,化為氤氳的仙靈之氣,充斥整座大殿。

或許是秘境之靈的有意為之,這海量的仙靈之氣,好似天幕一般倒灌,湧入方家眾人以及一眾烈陽聖地弟子體內。

助他們感悟秘境傳承,

朦朧一團的秘境之靈,肉眼可見的生長,凝現出了身形。

一個三歲大小的娃娃模樣。

周身盪漾著玄奧的波動,介於虛實之間,好似仙神一般,超脫物外。

秘境之靈感知自身,頓時無邊狂喜。

他現在已經恢複到了先前的狀態,而且他的本質還有了一定的提升。

隻待秘境徹底修複,他便可以再進一步。

整座秘境的品秩,也會隨之提高!

秘境之靈收斂心神,看向方辰,心中激動不已。

他自然明白,這一切,都源自於小主人!

若不是小主人,他現在恐怕已經涅滅消散了。

秘境之靈心中愈發地確信,抱緊小主人這根鑲玉的粗大腿,定然有無限的未來!

至少……比當年跟著老主人,更加輝煌!

畢竟,老主人可不能王霸之氣一放,無敵魔神就跪地匍匐,主動送死。

“小玄拜謝小主人!”秘境之靈恭敬一拜。

方辰輕笑,“恢複了?”

“嗯,多虧小主人,小玄現在已經恢複了,重新掌控秘境,並且還可以操縱這天羽族的禁製!”秘境之靈肯定道。

聞言,方辰微微頷首,看向一眾異族,眸中寒芒閃爍。

平靜道:“既然如此,那就調動禁製,講這些偷渡異族,全部鎮殺吧。”

語氣平淡,卻有著令人不寒而栗的冷冽。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最新章節,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