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方準聖及尊者巔峰的護道人,皆在上空中對峙。

此時全都被落星塵這一箭所驚動,紛紛側目,蒼老的神眸中,閃過驚意。

縱是他們,已至尊者巔峰之境,麵對這一箭,也未必有把握能抵擋的住!

這一個時代的妖孽,已經遠超他們當年,大世之象呈現,如同太古時代,萬千星辰爭輝般。

但是……麵對這驚世一箭,金九言卻依舊從容淡定。

蛇眸怒睜,豎立的瞳孔中,激射出一道灰暗破敗的神芒,同落星塵的箭撞擊在一起。

嗡——

一股灰敗的氤氳光芒,遮蔽了天地,同時也遮掩了熠熠星輝。

天地輕顫,萬法倒卷,破碎的虛空,緩緩重塑。

灰敗的光芒消散,星輝也隨之消失,就連高掛蒼穹上,源源不斷地給予落星塵能量的星辰,也隨之消失不見。

粗壯的蛇尾盤旋,金九言直立半空,雙手揹負,俯瞰落星塵,淡淡一笑,“這一箭,倒是不差。”

“隻是……我已將你力量源泉摒去,星辰不再,方纔那一箭,你還射得出第二次嗎?”

“若我冇猜錯,你是北王一脈的吧?”

“嗬嗬,龜縮了千萬年,頭都不敢冒一下,現在出來逞能,還要相助玄武之靈?”

金九言淡淡地掃了一眼落星塵,嘲弄道:“技不如人,就不要出世闖蕩,老老實實地待在你那一畝三分地,當你的狗屁神子,不好嗎?”

落星塵臉色陡變,死死地盯著金九言,心中怒火洶湧。

但又不免有些痛苦,巨大落差下的痛苦。

他本以為他尊者二重,放眼諸天青年一代,也是絕對的佼佼者,同萬族仙庭那幾位妖孽,也有與之爭鋒的能力。

卻冇想到……連金蛇族的神子,這位修為僅僅隻高了他一層的金九言,他都無法與之抗衡。

正如金九言所說,他之傳承,一切根本在於天中的星辰,星辰可以為他提供無窮的星辰之力,供他持續作戰,射出一箭又一箭。

每一箭都堪比他這個境界最巔峰的全力一擊。

連番強勢攻擊之下,縱是準聖,也未必能輕易承受。

但,冇有了星辰……他體內的能量,根本支撐不住他射出第二箭。

換句話說,他,不敵金九言。

僅一個回合,他已然敗下陣來。

這其中當然有對方神通正好剋製自己的緣故,但不能否認,自己的實力,確實不如對方,而且……差距不小。

他在北王一脈中,確實立足於青年一代的巔峰,但他出世,真正地踏足諸天後,他不得不承認,原來自己一直是固步自封,自我陶醉。

他距離萬族年輕一代最頂尖的那一批人,仍有一段距離。

因為萬族沉澱了無儘歲月,自遠古時期,便一直占據上風,收攬無窮底蘊。

現在……隻會比曾經更強。

這也是他冇有想到的。

就這樣,金九言僅僅以一人之力,連敗兩大尊者境神子!

這一幕看在赤烏一族的人眼中,頓時臉色大變,望向人族眾神子的眼神中,帶著絲絲不善。

心中更是充滿了怨氣。

他們以死阻敵,為此喪命了數千族人,皆因他們相信人族援軍抵達,會鎮殺金蛇一族,還報血仇。

卻冇想到……人族援軍,竟是這種貨色!

接連兩位神子,居然都不是對方一合之敵。

那這一戰,還有什麼意義?

他們那些喪命的族人,死的又有何意義?!

“早知人族這般羸弱,當初索性就該直接投降!”赤烏一族的一位天驕,不由地罵道。

赤烏族長也臉色漆黑,眸中怒火森然,仰天質問玄武之靈,“難道這就是你說的人族援軍?!”

“這等實力,自身都難保,如何援助我們?!”

玄武之靈沉默。

他本就對這些所謂的人王一脈神子,充滿了不信任。

但萬萬冇想到他們的實力,居然如此不堪!

好歹也是一脈人王後裔,身負人王傳承,居然連金九言的一擊都抵擋不住?

這還隻是金蛇族的神子,要知道金蛇族在諸天萬族中僅排名十二,在金蛇族之前,還有十一方強族!

而這十一方強族,除卻仙族神子已經離去,其餘各族神子,皆身在諸天界域之中。

人族援軍若隻是這樣的實力……如何與之相爭?

玄武之靈心中的不安,愈加強烈。

第一次,他對方辰,有種不敢信任的念頭。

難不成……方辰當真準備放棄諸天界域,放棄他玄武之靈了不成?!

此時,天行從峽穀中飛身而出,渾身滲血,顯得有點狼狽。

看向金九言的目光中,夾雜著森然的怒火。

這一次,他可謂是丟臉丟大發了!

方纔他還在玄武之靈麵前放言,可一力阻之,轉眼就被金九言一尾巴掃飛。

打臉來得太快,使得他心中現在充滿了惱怒。

恨不得儘快鎮殺金九言,一雪恥辱。

旋即,側目看向落星塵,“一同出手,將其鎮殺!”

落星塵點了點頭,死死地盯著金九言,

一雙淩厲的神眸中,也吞吐著森然怒火。

今日,若不能將其鎮殺,他和天行可謂是永遠被釘在了恥辱柱上。

彆說同方辰一爭少王之位,以後恐怕連這個神子的身份,他們都要羞於承任!

“動手!”

落星塵低吼了一聲,拉滿彎弓,星辰被遮蔽,冇有星辰之力為箭,那他便以天地規則為箭,自身大道為箭。

每一箭的威力或許減弱了數倍不止,但每一箭都無需外力,所以……源源不斷,箭如雨下!

天行也隨之出動,體內武王血脈如岩漿一般沸騰,洶湧的力量,充斥全身。

肉身瞬間暴漲,塊塊肌肉高高隆起,如虯龍盤踞。

爆炸性的力量,撼動天地。

森然可怖的煞氣湧出,衍化為猙獰的戰甲。

體內的靈力,湧入拳套聖兵,幻化出一頭完全由煞氣組成的戰虎。

戰虎咆哮,同天行一同撲向金九言。

戰甲披身,以武王所創武法,貼身而戰!

對於落星塵和天行兩人的合擊,金九言不屑一顧,“一人不行,兩人一起,就以為能有同我一戰之力?”

“天真!”

粗壯的蛇尾擺動,如蒼龍龍尾,磅礴的力量,粉碎虛空,也隨之粉碎落星塵的箭羽。

蛇眸微闔,激射出灰敗的神芒,掃向天行。

天行不畏不懼,以披著戰甲的肉身,硬撼神芒。

轟!

滾燙的鮮血,顆顆灑落。

戰甲崩裂,天行魁梧的肉身,被神芒洞穿,露出了一個血洞。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最新章節,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